回首頁
回首頁
 

 

與其拘馬到立院 不如上街拘馬

◎ 金恆煒

實在懷疑最大在野黨的民進黨有沒有大戰略?一方面磨刀霍霍要在五二○發動大遊行呼喊馬英九下台,另一方面卻在立院提案要馬英九到立院做國情報告。下台了的馬英九如何能應邀到院報告?同樣地,既邀馬英九到立院,如何又要「他,馬的」下台?與其把馬拘到立院,不如五二○上街拘馬。

中國國民黨在立院是多數黨,豈容在野黨予取予求?馬拍板定案同意到立院,是為了紓解日益升高的民怨,在野黨要求答詢,一定破功。在野黨憑空搭舞台讓馬搖擺,不如好好思考如何挾強大民意辦好五二○大遊行。五二○遊行即使不能逼馬下台,但絕對是給馬當頭一擊,為爾後四年定調。

大選之後三個月,馬英九施政滿意度暴跌到十八%,老實說一點也不奇怪,奇怪的是,馬團隊還老神在在,反指做民調的新台灣智庫與民進黨關係匪淺,質疑此一民調不具公信力。隔不到一週,與國民黨/馬英九關係匪淺的TVBS也做了民調,結果馬英九滿意度只有二成二;TVBS的說法是「民調急速狂跌」。這就是事實。

選後不過三個月,民調如此,我們不得不懷疑一月十四日大選的公正性,其中的歪哥已有許多人提出;不然,為什麼拿到五成選票的馬英九還未到五二○,就落到此一慘狀?

馬英九已成人民公敵,不只民進黨,不只民間各團體,不只社會各行業…,甚至一貫挺馬如阿土伯都公開懺悔,自認「罪有應得」,連出任過馬市府職位的鄭村棋也出面砲打馬英九,揚言五二○不分藍綠上街嗆馬。

五二○示威行動具非常特殊的景觀與意義,很可能開啟台灣民主的新頁。問題是,反馬人士或民進黨,尤其民進黨,有大戰略與大戰術嗎?

五二○揭竿而起的群眾非常雜遝,各有不同訴求,要達成什麼目的及完成什麼政治效應,也各有懷抱。這麼龐雜的隊伍,需要強有力的組織才能功不唐捐。民進黨不出面整合,民間也應有人登高一呼,成立一個能指揮及應變的總司令,使五二○的用腳投票成乾坤一擊,否則有負社會資源與人民意願不說,也讓馬拍手暗笑!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

——原載:《自由時報》 2012年4月22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