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龍應台要不要臉?

◎ 金恆煒

被立委段宜康封為「最不要臉的政務官」,文化局長龍應台口稱「反對」,並憤而退下質詢台;可見龍應台很要臉。

要臉的龍應台,通得過通不過事實的檢驗呢?過去龍應台寫文章獻給「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說:「六四平不平反是一個良心的測謊器、道德的試金石,更是兩岸政治和解路上的一塊怵目的絆腳石」,現在碰到六四大屠殺二十三週年,龍應台在立院備詢,卻不敢發一言,高舉的良心、道德全不見,更不必說絆腳石之類的威脅話了。

良心、道德閃一邊外,龍應台不愧作家,還有一套橫柴入灶的話語。在回應立委邱志偉的質疑:「是不是換了位置,一定要換腦袋?」龍應台果然潑辣,接口說:「是的,一定要換。」而且還表示,已非作家的她,「儘量不把個人的立場,置於國家機器中。」真是理直氣壯。

問題之一是,「換位置就換腦袋」不僅是罵人的話,而且帶著強烈污辱性;原來比較粗魯的說法是,「換了屁股就換腦袋」,把屁股與腦袋等而視之,當然極盡輕侮之能事。更何況,在「文明」(龍應台的批判武器之一)尺度下,踢爆一個政客的虛偽,就是挖出她/他過去的言行以對照今天的嘴臉,從而坐實其誠信破產。那麼龍應台為什麼敢硬碰硬?

龍應台其實玩了政治小魔術,把罵人的話轉化為捧人的,然後杜絕了對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將軍。這種顛倒黑白的手法,早為殷海光識破,他指出,這是偷天換日的方式,把某一名詞的真實意涵加以轉換,然後導出剛好相反的內容;殷先生稱之為「近代巧妙的理論魔術」。龍應台把壞話變好話,顯是天生好手。

問題之二是,龍應台把作家的龍應台與做官的龍應台打成兩橛,過去是「個人立場」,今天是「國家機器」的小螺絲釘,所以文化部長的她不能替作家的她負責。如果真要這樣一刀切,也行。她必須誠實地在每本「大著」的封面上打上聲明:「本書僅代表個人意見,一旦做官全部不算。」或者也可以加警示:「本書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不過還有一點。若而此說成立,龍應台過去的政治批判全部作廢。因為她口誅筆伐的那些政客們又不代表個人,反正國家機器就是不要良心。批什麼批呢?

還有個好玩的問題。龍應台努力變成國家機器,還能當作家嗎?最後會不會像中國寓言「邯鄲學步」中的那個燕人,有天打包回府,連原來如何走路都忘了,只好在地上爬?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原載:《自由時報》 2012年6月10日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