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林益世隔監向馬英九嗆聲

◎ 金恆煒

貪腐犯林益世從土城看守所提訊到特偵組,得知老母沈若蘭、嬌妻彭愛佳都名列被告,竟而向檢方嗆聲:「有必要這樣趕盡殺絕嗎?」聽起來是針對特偵組而怒,但不能不懷疑是隔牢向馬英九喊話。

特偵組查弊到寸草不留、到水落石出,毋寧是當然的,被告林益世有什麼戈可以反?更何況人在屋簷下,小命全控在檢方手上,被告還敢大小聲?那麼林益世所威脅的自不是特偵組,那麼是誰?合理懷疑是大老闆馬英九。林益世言下是,如果真要置他家四口於死地,那麼他也可以和盤托出犯罪始末,反正捨得一身剮,絕對有把國民黨拖下水的力道。

林益世的保命籌碼至少有二:一是,不管他到底做了多少件貪贓枉法的買賣,招供得愈多,愈彰顯國民黨的不堪;第二,有沒有共犯集團?扯出愈多人,國民黨的受創也愈重,甚至有滅黨之虞。更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贓款有沒有上貢到馬英九、吳敦義、陳冲、吳伯雄這些不次拔擢以及林案爆發後還替他美言的最高層級?馬英九說林益世貪瀆案是危機也是轉機;老實說,轉也不轉全在林益世招供與否上。

林益世與彭愛佳兩家兩代都屬於國民黨鐵衛軍,利害與黨國共,當然洞燭黨國權力結構與運作方式,也當然深悉特偵組是什麼碗糕。要對治特偵組,毋寧對治國民黨、馬英九,這才是保命保家的根本。

林益世之於馬英九,正如同特偵組之於馬英九,彼此間形成複雜的權力網絡與關係。特偵組辦林益世案,之所以備受質疑,原因在此;事實上也證實懷疑有理。林案發展到現在,要問的是,陳啟祥在週刊爆料後,為什麼特偵組遲遲不約談林益世,讓林益世有燒美金滅證的餘裕?這是坐失先機於前;到林家大搜索,卻查不出沉在池中的一千八百萬台幣現金?這是辦事不力於後。林益世母親拖著皮箱到特偵組去,特偵組竟想閉門不納;亮出濕漉漉的美元那一刻,特偵組難道不覺得當場被打了耳光?特偵組如此優遇林益世,真有破案的決心?

林益世藉端藉勢的無所不貪,不正是挾國民黨/馬英九的虎威而無所不為,那麼特偵組會不會屈於國民黨/馬英九的淫威而當為不為?林益世、馬英九、特偵組的三角習題難解難分,才是林案的本質,也是能不能讓林案大白於天下的癥結所在。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原載:《自由時報》 2012年7月8日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