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特偵組是馬腳?

◎ 金恆煒

中鋼有沒有捲入林益世案?中鋼董事長鄒若齊擋得住擋不住林益世的魔掌?坊間固然多方質疑,但絕對比不上前中鋼董事長林文淵的剖析。林文淵說,中鋼最賺錢的前五年,全在他任內,「現在第一季還在虧損。」民進黨執政,中鋼日進斗金,馬英九執政,中鋼虧損連連,重點在吳敦義拔擢了政治性很強的鄒若齊回鍋,中鋼不務正業的淪為政治樁腳。這種中鋼模式與特偵組有沒有不同?林文淵簡略敘述他被特偵組「特務」的過程,真是驚心動魄。

林文淵是前朝官員,在特偵組誅殺之列,並不出人意外;只是特偵組敢如此赤裸的幹,叫人瞠目。林文淵說:「二○○八年下來後,我被特偵組、北檢、高檢叫去問,起碼十次以上,本來都以證人身分,後來改列被告,…,於是我問特偵組為什麼?…他們居然說媒體爆料太多,他們壓力很大,所以改列被告。」壓力從哪兒來?為什麼可以指使特偵組把無辜者列為被告?只要與林益世案一對比,分別也就出來了。

林案發生後,檢察總長黃世銘首次在記者面前公開說明,他表示:「檢察官不能僅依媒體爆料辦事,動輒發動約談搜索。」原來對綠營及綠朝官員是一個樣,對藍營與藍營官員是另一個樣。重點可能在爆料媒體的顏色罷?《壹週刊》爆出林益世案,特偵組以他字案分案,《壹週刊》再爆吳敦義,特偵組卻定調說:「難以認定有犯罪嫌疑,裁定沒有分案必要。」原來不只是藍綠有別,對林益世與吳敦義也有分別心。等到吳敦義與阿嬌的料都爆到不行了,特偵組主任陳宏達又站出來指斥外界「不要下指導棋及以言論打擊辦案士氣,請給檢察官獨立辦案空間。」只要比對林文淵的待遇,就知道特偵組不只選擇性辦案,還多套標準。

再引一個例子,讓大家看看特偵組的嘴臉。被特偵組偵辦的南科減振案「苦主」謝清志博士,歷經五年的折磨,最後一審、二審都無罪,檢察官上訴到高等法院,一審駁回,檢察官束手宣佈不上訴,謝清志無罪確定。謝特別發文表示〈沒有喜悅、也無意外,但感謝您〉,文中說:「有一件事至今令我殊難釋懷。當時承辦本案的檢察長朱朝亮曾說:『檢察官辦案不一定要當事人被判有罪,但至少要讓他們得到教訓。』」可不可怕!

為什麼不能教訓吳敦義?不能教訓阿嬌?為什麼辦綠時就可以任憑外界下指導棋?特偵組信用破產不正是由於他們辦案的政治化嗎?林益世案不難辦,吳敦義涉不涉案也不難辦,就像林文淵所說,特偵組辦不辦而已!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原載:《自由時報》 2012年7月24日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