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旺中「嘿嘿嘿」

◎ 金恆煒

旺中集團動用自家平面與電子媒體,集中火力攻擊反旺中的學者黃國昌等,弔詭的是,發動戰火猛攻的第一天,其實就註定以敗軍收場。原因很簡單,幾乎沒有一家媒體—即使同為藍調統媒—跟進質疑黃博士,同業以不合作的方式來抵制旺中的私刑。相反的,旺中惡形惡狀地拿公器做栽贓抹黑之用,引發了清議的反噬,讓澄社提出的「拒絕中時」運動晚發性地獲得大成功。

在天下皆曰可殺的巨大壓力下,旺中有滅頂之虞,只好草草收起騰騰殺氣,高高掛起免戰牌,下台階的橋段,據報導出自前社長王健壯在《中時》的文章。看到旺中拿王健壯文章來紓困,真為旺中悲。難道已到無人為之說話的絕境?竟而乞靈炮製「嘿嘿嘿」造假的新聞人來解圍?

王健壯的文章,氣很健壯但於理全站不住。題目就有偷樑轉柱之嫌;什麼「媒體不應也不必與學者為敵」,對不起,不能用全稱的「媒體」來偷渡特稱的旺中集團,同樣的,也不能把黃國昌視為「所有學者」的統稱,而一視同仁;有的學者如黃國昌是為公益、公義挺身,媒體自不能「聞異聲則揪而鬥之」(王健壯語),但御用學者或如石世豪般跪在貪腐林益世前的學者,誅奸諛於當下,何嘗不是媒體責任?

標題的謬誤,正彰顯王健壯立論的失據。王健壯不支持反旺中學者的理據是反問:「台灣現有各項傳播法令,有哪一樣可禁止旺中案?」問題是,沒有人禁止旺中案,而是反對旺中案;其次,王健壯認為旺中案「應受法律保護」,這也不是問題,有人祭出法律扼殺旺中案?沒有。學者反對的是媒體壟斷與媒體怪獸。

更重要的是所謂「合乎法律要件」,只是媒體合併的充分條件,而非必要條件。不然,為什麼NCC通過旺中案,還要提出「三大停止條件與廿五項附加條件」?

與旺中口徑一致,王健壯也拿「憲法範疇的財產權」做為反對NCC行政處分的理由。然而,電視頻道並非私有財產,而是「稀少性」的「公共財」,NCC之有權處分在此。NCC組織法的宗旨之一是「…確保通訊傳播市場公平有效競爭,保障消費者及尊重弱勢權益…」,NCC同意旺中案,之所以引發學者異議以及外界揶揄,也是著眼在正義公平上。

旺中當然要停火,不然會烈火焚身;但是學者必須繼續抗爭,不能坐視旺中擇人而噬。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原載:《自由時報》 2012年8月5日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