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嗚乎哀哉監察院

◎ 金恆煒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宣佈拒絕接受監察院的約詢,台大醫師柯文哲面對監院的糾彈,則以「一日一問」做為反擊。柯文哲公開挑戰望之儼然的公權力機構,蘇貞昌則是用「不合作運動」的精神與力道,反擊監院的邪惡與不正義;形同為監院敲起喪鐘。

蘇貞昌指控「主事監委頻頻對外放話」,譴責「國家殿堂竟成媒體秀場,監院自失立場」,因此決定「不配合作秀」。柯文哲透過媒體認為監委主動請纓調查,用媒體公審方式修理他,目的在邀功於當局。

老實說,監院的作為,比特偵組辦扁案時透過媒體搞鬥爭,惡質還是小焉者;嚴重的是,從司法院到監察院,在馬英九的操弄下,全淪為「警總」,才是可惡。以宇昌案為例,檢調已簽結,監院卻不甘心,繼續政治追殺蔡英文。蘇貞昌在信中逼問:「宇昌案既經司法八個月偵查,監察院接下來的責任應是追究當時掌權者如何下令追訴?閣員為何、如何變造文件?官員為何、如何聯手抹黑?」每一問都像利刃一般,剖開通體發臭的死體,流出不可忍受的政治髒水。

監院變成打手院不稀奇,不過二○○八年政黨輪替後,赤裸裸變本加厲:遠如馬以工追殺前朝新聞局長謝志偉(結果公懲會還謝清白);近如葉耀鵬不查馬英九、吳敦義、劉憶如炮製冤案,卻對付受害者蔡英文;再如尹祚芊追殺台大醫生柯文哲(是醫生耶!)只因為柯為陳總統保外就醫提供醫學專業而已。所以「伐異濫權」(蘇用語)的,不只是葉耀鵬而已,而是監院集體的自我作踐。

在給監院的信函中,蘇貞昌表示:「本人決定不配合作秀,如因此有所得罪,要糾舉、要彈劾,悉聽尊便。」連監院糾彈的鍘刀都視若無物,表面上就是蔑視、就是輕侮,實質上即是不承認其存在的合法性與合理性。公認為十九世紀葡萄牙偉大作家以賽.德凱洛茲(Eça de Queiroz)一再強調:「如果我們對一個制度或機構,嗤之以鼻的訕笑,那個機構就會轟然瓦解,化為碎片。」德凱洛茲這句話雖然具有言語的力量,但也不免一廂情願;但是蘇貞昌與柯文哲很可能證成他的先見之明。

接受司法或準司法機構的調查與約詢,原是公民的權利也是義務,更是司法或準司法機構得以權威存在的必要條件。現在,蘇貞昌的「不配合」與柯文哲的火力全開,已然崩垮監院大廈。可笑的是國民黨發言人竟抨擊蘇主席所說是傷害監院威信。蘇貞昌的「不配合」,豈僅傷害威信?而是替監院奏哀樂,就等著最後「尚饗」了。

(作者金恆煒,當代雜誌總編輯)

2012-08-28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