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要迫害台灣總統到幾時!

◎ 金恆煒

發現陳水扁總統中風,拜一連串機緣巧合之賜。本來安排十一日到北監探望總統,但當天總統到署桃檢查,客社社長張葉森打電話來,表示探望時間改成機動,很可能會延到下週去。想不到十一日下午陳總統又被送回北監,我們就決定十二日上午去拜會。為什麼這麼快就檢查完畢?北監的不人道與可惡全都顯露。早早就把陳總統挖出來,六點上路;清晨六時耶,每次都這樣!陳總統六十歲了,為何要如此折磨?狼心狗肺,令人髮指!

果然,十二日我們見到總統,總統第一句話就是,你們今天來正好,說自己排不出尿。十一日晚上醫生來導尿,十二日上午喝了一千五百西西的水還是尿不出。總統說,難道要天天派醫生替他導尿?每天繫上尿袋?總統又說,有醫生偷偷跟他講,原本要求總統留下檢查,上面不准。為什麼?張社長說,有人講是為了陳雲林來。總統生氣的回應,怎麼可以這樣草菅人命!

總統臉色發黑,我在電視上見到,曾問過醫療小組,醫生回答,可能是曬太陽的關係。但是,在我眼中,這不是日光浴後健康的古銅色,而是印堂發黑的病容。更叫人吃驚的是,陳總統說話結結巴巴,沒一句順暢。隔著玻璃後面的陳總統,像是我不認識的另一個人。過去「一般見」也好,「特見」也好,陳總統總是神采奕奕,從來不談私事,無論是纏身的官司還是個人的冤獄。這次不同,陳總統從頭到尾幾乎為他健康哀鳴。

最讓我震撼的,是他的結巴。我因為病了一場,很長時間沒有見總統,他結結巴巴的說話,我完全不能接受。下午見蘇治芬縣長,正事表過,我特別告訴她見到總統的經過,她說,她父親(蘇東啟先生)在政治獄中,也有類似口吃情形,出獄檢查,才知是小中風,後來又發生大中風而死。我太太想起做過市議員的田欣兄,他一度口吃,後來查出是小中風,影響了語言區。那麼,總統是不是小中風?醫療小組成員常常見到總統,可能習焉不察而沒有注意到。

當晚我打電話給陳昭姿、郭正典與張葉森醫生,提出我的耽憂。十三日總統再度檢查排尿,也做了腦部核磁共振。晚上昭姿打電話告知,總統果然是小中風。天可憐見,若不是我久不見總統才發現有異;若非遇到蘇縣長,就沒對照架構;若非過去有田欣之例,或許會等閒視之;更重要的是,總統排尿出問題,否則哪有機運再入院,當然也不會有機會進行核磁共振檢查了。

十一日陳總統被草率送回,北監也好,法務部也好,一派事不關己的說「沒事」。隔天急送扁到署桃,北監秘書楊方彥先否認扁有小中風,到了十五日副典獄長蘇振清終於承認,推說三年前就發現了,還賴到扁任市長時;一再更正不說,連大腦「皮質」都說成「皮下組織」的北監,哪有資格談病因?血債血還。說「槍已上膛」要陳總統「死得很難看」的馬英九,要怎麼還我們健健康康的陳總統!要如何還台灣人民公道?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員)

2012-09-18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