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月存四十八萬而已,是小款待誌!

◎ 金恆煒

今年四月的「購屋痛苦指數」指出,要不吃不喝,三十年才能在台北買三房住宅。這是由兩個「不可能」組成:第一個不可能是「不吃不喝」;第二個不可能就是在台北買屋。然而,此一具有嘲諷性的「痛苦」,全被馬英九一人打破了。馬英九的月薪四十七萬六千一百六十九元,但平均每月存款超過四十八萬元;這不僅表示「不吃不喝」還有賺,而且表示買屋沒啥「痛苦」可言。

當然,人不可能不吃不喝,連神仙鬼魅都要靠拜拜,都要尚饗,何況人?那麼馬英九靠什麼吃喝拉撒?靠什麼解決柴米油鹽醬醋茶?靠什麼大宴賓客?靠什麼養家活口?當然自有妙計。簡單一點說,使的是「挖西牆補東牆」的乾坤大挪移之術。西牆是什麼?就是國務機要費,東牆是什麼?自是自家花用。馬英九把國務機要費從原來的三千萬高調到四千萬,為啥?而且每年花光光,幾乎沒有孑遺!可見馬英九不是「不吃不喝」,而是「大吃大喝」,只是錢不由己出,用的是台灣人民的納稅錢。那麼每月存款比月薪高,有何奇怪?不高,才「奇怪耶你」。

有媒體採訪某理財專家,他批判馬英九的理財方式是不良示範,認為應當買股票、海外基金,甚至投入國外市場等。問題是,誰說馬英九沒有偷偷的幹?大選前至少有兩位有名有姓的電子新貴各給馬英九五億,其他的捐輸還不知道有多少。偌大的白花花鈔票哪去了?恐怕要等到政黨輪替後,「特偵組」也用「押人取供」的方式,馬英九的庫房才能大白,到那時嘲笑馬英九的那位理財專家,才知道不會理財的可能是自己。馬英九理財的精刮厲害,不可小覷,否則大吃大喝哪還只能月存四十八萬!?

至於那位「他,馬的」發言人說什麼馬英九「生活簡單,清廉自持」,那麼一年四千萬的特別費怎麼花的?自己一毛不拔全用公帑,當然是不折不扣的貪腐!這筆帳待算。

有句土話:「吃自己的,眼淚都吃出來,吃別人的,汗水都吃出來。」馬英九「無血無淚」也不吃自己的,卻揮汗大啖人民的血汗錢;月存四十八萬還可能是客氣的申報呢。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員)

2012-09-29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