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向權門投靠的陰險

◎ 金恆煒

謝長廷投奔中國,當然不能空手,必須身到、心到,而且伴手禮不可少。在過去封建中國,四夷來朝,必須上貢;謝長廷禮數果然周到。

選在中共十八大召開之前,台灣「天王」惠然來奔,這是何等的大禮!恐怕毛鄧在地下都要笑出聲來,說:「孺子可教也。」不止如此,謝長廷還要到廈門祭祖,拜的是死人,樂的是活人。祭祖的象徵意義,就是承接中共拋出的,用「中華民族」當「一中屋頂」。謝長廷橫跨海峽,恭敬奉上「屋頂」,中共不窩心也難。

然而這樣明顯的賣身投靠,謝長廷也怕招人物議,於是祭出大帽子以杜人悠悠之口,謝長廷說:「政治不能超越人性。」只要批他用「血統」來符應紅藍的統戰,就是沒有人性。要問的是,到底祭祖是交心還是孝心?如果是孝心,為什麼到臨行一刻,才匆匆忙忙、急急迫迫地提在行程上?可見交心才是重點。問題是,這到底是謝福至心靈?還是「高人」(不問系出何地)指點?反正這絕對是無上交心大法。

至於說,「政治不能超越人性」,好聽是好聽,好用是好用,全用不到謝長廷之訪中上。為什麼?因為中國是全球所剩無幾的把政治放在人性之上的國家,謝長廷到「政治超越人性」的中國去燒香,不知道人性何在?不過,看到謝長廷祭祖時哭說:「沒有祖先就沒有我」,也看到謝長廷說:「到廈門像去兄弟家一樣。」就可以了然了。他其實還是一再交心,表達出沒有中國就沒有為兄為弟的心聲。這能不驚天地泣鬼神?

謝長廷到底是政治玩家,知道只投奔、只表演,即使入門、入心、入腦,還不夠,必須見諸實質。謝長廷要比國民黨更進一步,不以「存異求同」為滿足,還要加以深化地加碼到「超越差異」!如此大膽激進,連廈門大學台灣學專家余克禮都要潑冷水澆一澆謝氏的一頭熱,告訴他說,中台之間的差異,需要時間慢慢來。

統成這樣的謝長廷,在二○○七年四月反擊外界對他的批判,說自己:「一覺醒來,成為統派!」老實說,統派就統派,至少要有格調一點,不要像魯迅所說的:「我見這富家兒的鷹犬,更深知明季的向權門投靠之輩是怎樣陰險了。」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2-10-07

按:魯迅這段話,見《准風月談》〈後記〉;富家兒指的是邵洵美。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