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連莫言也比長仔敢言

◎ 金恆煒

我在北社舉辦的袁紅冰新書發表會中說:「最可憐的是,謝長廷被統戰了,還夸夸自讚,說他沒有被統戰。」只要看看謝「被」安排會見的紅朝高幹,哪一個不是對台統戰的要員?戴秉國是中共中央領導對台小組的秘書長,王毅與陳雲林都屬「國台辦」,至於辛旗更有趣,據稱他是「軍方鷹派的危險人物」,以少將掛名在「軍中智庫」中國文化促進會任副會長,也擔任全國台灣研究會、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等理事,最重要的是,他從事對台灣統戰的宣傳工作,甚至為中共撰寫對台文告,〈一個中國原則台灣問題白皮書〉很可能出於他的手筆;總之,他是胡錦濤極為倚重的對台智囊。謝長廷除了見到對台統戰的砲手外,見過其他的人嗎?沒有!更不必說人權律師、異議份子了。

依旺中記者的透露,謝長廷們接受「軍中智庫」邀宴,渾不知此會的敏感性質,更不知辛旗為何許人。辛旗的演講極為凶狠,而且他還到過台灣多次。謝長廷連辛旗都不知道,難怪墜入統戰陷阱都甘之如飴!

然而,讓謝長廷難堪的還有,謝前腳離開中國,諾貝爾文學獎就落在莫言頭上。莫言一直站在「權力那邊」,有人認為他是「官方走狗」,在毛澤東發表惡名昭彰的〈延安文藝座談會〉七十週年時,莫言夥同百位作家共同抄寫演講內容,極為人所不齒。這個「紅色作家」在得獎的記者會中,回應記者問及被關在牢中的諾貝爾獎「同志」劉曉波時,也不得不呼喊釋放劉曉波。連組織部培養的黨喉舌作家在國際舞台上也非得說些符合普世價值的話,那麼謝長廷去中國,只向中共磕頭,全不提台灣價值的,也不為政治犯呼求,還要為中共「民主集中制」塗脂抹粉,說什麼中國可以建立「社會主義的民主制」!連御用作家都敢捋一下虎鬚,謝長廷呢?他見了「同志」許信良後表示,與中共官方不要談敏感的政治問題,先講文化、歷史、血統、文明、共享價值等。問題是,文化、文明、價值等,中共有嗎?大約血統、歷史(中國歷史罷?)才是謝的「投身契」;這就解釋了謝祭祖飆淚的真諦。

莫言得獎公佈之後,又來了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他在法蘭克福書展中榮膺德國書商和平獎。接受記者訪問,廖除痛斥莫言為親共的「國家詩人」外,更形容中國是「滅絕人性的紅色帝國」,並指中國是「必須分裂的巨大垃圾堆」。這些話像不像故意打了謝長廷耳光?剛好相反,謝長廷是要向「滅絕人性的血色帝國」示好,要把台灣往「巨大垃圾堆」送去。

現在只剩許信良可以與謝長廷相濡以沫了;許信良說:「同志們,我們在此分手!」於前,謝長廷說:「再見,朋友們!」在後,兩人是不是接力賽?許信良已然出局,謝長廷呢?是到了該說:「再見,謝仔!」的時刻了。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2-10-16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