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每支矢都回到自己嘴巴

◎ 金恆煒

民進黨中常委謝長廷訪問中國,引發了黨內大老、也引起綠營內一貫支持者的憤怒、抨擊與撻伐。當然,謝長廷號稱「智廣」,也有人譏之為「奸巧」,總之絕非省油的燈。面對尖銳且言之有據的質疑,謝長廷本人以及謝長廷們火力全開的反擊,不但見招拆招的防守,甚至也趁隙反戈,完全符合「進攻是最好的防守策略」。所以最值得觀察的,就是透過謝營防衛機制所發動的攻守,來看謝長廷的本質。

謝營的主要攻擊點,從遠到近,從現在上推開始(不過一個月而已),基本上有三根箭:一個是「叛徒」問題;一個是「誰反台獨」問題;一個是「誰最與中共相合」的問題。分疏之前,先下一斷語。這三項帽子,最合頭的(借余光中當年打統派的用語),不是別人而是謝長廷自己。其實用「鏡像理論」一映照,也不奇怪,謝營之攻人之處,目的在掩蓋自己之要害。

先論「叛徒」問題。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在「綠逗」座談會中,毫不客氣的指出,謝的「憲法各表」明顯牴觸民進黨黨綱;「憲法一中」比「憲法各表」更嚴重,因涉及領土,故而反對民進黨挖空心思討好中國,強調國家主權不能喊價。這裡涉及的是,謝有沒有牴觸黨綱以及謝有沒有出賣台灣主權?同為中常委的游錫 指謝違反黨綱,想不到謝營對實質問題避而不答,只拿陳師孟所說的「奴才」回嗆,說陳是「叛徒」,故而沒有資格將砲口對內。

以事實論事實。陳師孟沒有做「叛徒」的可能;陳既沒有如謝長廷所拉攏、所請益之前主席許信良般的前科,也沒有如許、謝,向一心「吞掉」台灣的中共磕頭,更沒有拋棄黨綱的言行,反而提出黨綱以正是非。陳如何是叛徒?再說,陳也沒當叛徒的資格。陳既在王定宇事件時已退黨,既非黨員,如何當「叛徒」?有而且只有中常委如許、謝,才有當叛徒的資格。套陳師孟自己的話,真說叛徒,他是中國國民黨的叛徒!至於說「做了綠營支持者難過的事」,罪魁禍首卻是謝長廷;二○○八年輸了兩百一十萬票,現在又跑到中國當「奴才」。更何況公開表示退出政壇又食言,這是自叛叛人。故而誰是叛徒?昭然若揭。

再論「誰反台獨」?謝長廷「一直修理台獨」已是定論。有趣的是,「謝長廷們」如老包,反而指控批謝的本人「反台獨」,而且把我的「夫人」拉出來陪斬;既造謠又無知,已被我用事實擊個粉碎。重點是,「反台獨」既可殺人,謝不就給一刀斃了命!

最後引謝的說法,他說「共產黨與台獨基本派有一點一樣,就是不承認中華民國憲法。」這個違反邏輯的論述,不值識者一笑。為了抹黑台派而用抹紅的手法,不正是證明與中共合拍是可議、可恥之事?謝砍人不成反自殘。

謝長廷用「叛徒」、用「反台獨」、用「與共產黨一樣」射人,每支矢卻全回到自己嘴巴!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2-11-06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