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笨蛋馬與御用余,點糞成金!

◎ 金恆煒

馬英九這個大笨蛋,真是笨到無以復加,只說他「笨蛋」絕對到不了位,用「笨蛋加三級」還不夠。看他把自己的「笨蛋」炒得熱火朝天欲罷不能,便思過半了。

政治人物如何處理危機,就見到笨與不笨的真章。面對負面新聞報導甚或醜聞,很簡單,三兩下清潔溜溜,絕不容延燒。十七日《經濟學人》打出「笨蛋馬英九」原形,馬立刻下令駐英代表抗議,一躍而成藍調統媒頭版頭題的新聞。可憐,外交部動用國家機器力量,一定威迫兼利誘,非要《經濟學人》表態不可,老實說,《經濟學人》只用e-mail回應,完全是便宜的政治解決,只是愈描愈黑,即使最後勉強刊出駐英代表的投書,也僅放在網站上草草應付,更叫人看破手腳;反而助長「笨蛋」之火繼續燒下去。

這還不夠。「笨蛋馬英九」又玩了「唱雙簧」的「拙」劣把戲,把舞台搭到高雄,請出「御用詩人」余光中出馬,玩起一搭一唱的把式;以為憑口水就能夠把負面字眼硬拗成正面意義。余光中把「笨蛋」換裝成「大巧」,就像把大糞變成黃金,污辱了所有人智商,也把自己的專業踩在腳底。「馬笨蛋」遇到「御用余」,不只有平添笑料,同時笨氣十足、臭氣十足。

說余光中是御用,不是始於今日,也不是因為今天才現形。這話出於《自由中國》創辦人雷震之口。在歷盡蔣家黑牢迫害之後的一九七三年八月十一日的信中,雷震告訴做過他編輯的作家聶華苓說:「余光中現已接近官方,不像個詩人了。」雷震三十八年前對余光中的月旦,可以媲美《經濟學人》之於馬英九;一個是「笨蛋」、一個是「御用」,全都一槌定音,如假包換。

當然,余光中最歷史的一筆,就是一九七七年抨擊鄉土文學論戰的文章〈狼來了〉;余強調「說真話的時候已經到了」,也不諱言給對手「戴帽子」。在肅殺的戒嚴時期,徐復觀指出,余光中的這頂帽子恐怕不是普通帽子,而是「血滴子」,帽子一旦拋出,會使人頭落地。如此「御用」的詩人,最後自己卻跑去投共,與狼共舞,看來是「說真話」的主子換成狼國了,然後踩著人民屍骨享受官方鋪張下的吟詠之樂。這當然是御用的好處,不然誰願意玷污桂冠、糟蹋專業?

不覺想起郭沫若來。郭沫若贏得「四大不要臉」之首,他的才情、學問遠勝過余光中不知多少倍;但一個把遭鞭屍的史魔捧成「不鏽的鋼」,一個把國際認證的「笨蛋」捧成「大巧若拙」,可說前後輝映。問題是,中國已把郭列入「不要臉」之列,台灣呢?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2-11-25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