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朱立倫犯了天條

◎ 金恆煒

新北市市長朱立倫突然間成為藍矢之的,先是黨主席馬英九在中常會親自披掛,厲聲反駁朱立倫的「濫訴說」,依報導所稱,「場面相當罕見」。接著特偵組發言人陳宏達跳出來,指斥朱立倫是政客,不客氣地說:「政客想的是下一個選舉,政治家想的是國家未來。」檢察人員膽敢操弄政治語言攻訐民選市長,已自失專業立場;要說罕見,絕對比黨主席指責從政的市長同志還罕見。

朱立倫犯了什麼天條?竟然上從馬英九下到陳宏達用連環砲的接力方式,要把朱立倫當奸諛來誅殺?有媒體分析是出於藍營內部接班矛盾,當然不無可能。但問題是,離二○一六的大選還早得很,「笨蛋馬」現在忙著進「丟鞋俱樂部」都來不及,哪有餘裕管接班的事?更何況,選舉與特偵組何關?政客與否與特偵組何關?狗拿耗子一定內有玄機。

在市政會議討論政風問題,朱立倫批判檢調濫訴造成公務人員不敢勇於任事的惡劣後果;這是事實陳述,也是內部講話,為什麼會遭到五雷轟頂的撻伐?

古怪的是,批判檢調濫訴,與總統何干?真要站出來護衛檢調的,可以是法務部長,可以是司法院長,甚至可以是行政院長,但絕不可以是總統!但為什麼馬英九會感同身受地赤膊上陣?顯示馬英九才是檢調的主子,才是濫行起訴背後的指使人!同樣的,特偵組為什麼敢用人身攻擊的字眼回擊朱立倫?不是背後有馬撐腰,豈敢冒大不韙地當起打手?

朱立倫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地指控濫訴之弊,揭露了馬英九與特偵組醜陋而不能見光的狼狽為奸之陰私,難怪主子與鷹犬不顧憲政體制與司法分際地雙雙出手。

朱立倫在市府內部批判檢調,最多不過是茶壺內風波,之所以惹出偌大的風暴,是因為與在野黨口徑一致,不啻替民進黨的抨擊背書。民進黨彙整「本黨同志」遭受司法不公待遇的報告,用實例直指司法與執政當局合作,成為打壓異己的工具;現在朱立倫也出面批判檢調濫權,形同黨內同志推波助瀾,更證成在野黨沒有厚誣。在此內外交迫的嚴峻情勢下,馬英九與特偵組非大砲轟朱不可。朱立倫原本僅是實話實說,天可憐見,歪打正著,竟而逼出馬英九是下令檢調濫訴的元凶,而特偵組是東廠的本色。善哉善哉。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2-12-16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