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誰是性騷擾的幫凶?

◎ 金恆煒

台北市政府的顧問原來可以「藉勢藉端」地「顧」到性上面去!許博允的性騷擾案,固然比不上當過立委的大學教授馮滬祥性侵那麼惡劣,但醜聞則一。

現在,許案的原委已然浮現,不只是台北市政府性騷擾防治委員會判定許博允性騷擾案成立,北檢也將許的性騷擾由他字案轉簽偵字案偵辦。許博允繼續頑抗,召開記者會質疑決議文,有趣的是,他還放言要幫助市府「除奸除弊」、幫市府「清理門戶」。難道不知道「奸」、「弊」是誰?不知道所要清理的「門戶」是誰?根據報導,醜聞爆發後,在臉書上按讚的網友,也遭到許博允控告,人數竟高達二十人。國民黨用官司箝人之口,想不到許博允也會!

反正許博允躲不開司法這一關,到時候真相了了,什麼手段都無路用。問題是,為什麼區區顧問可以為所欲為?拉著女團員,又是吃飯又是續攤、上夜店,誰令致之!市長郝龍斌有沒有包庇?要不要負責?北市府難道成了罪惡淵藪?

性騷擾事件發生在去年八月廿七日,北藝大林姓教授憤而向文化局抗議,結果市府高層、文化局與市交不但沒有為兩位女聲樂家討公道,還由團長黃維明夫人帶著許博允到處擺平,企圖用專業當威脅,要知情者閉口。若不是九月十九日《壹週刊》爆出內幕,市府不得已下才趕快處理,這樁醜聞恐怕不是壓掉而是吃掉。北市府、北市交不是許博允的幫凶是什麼?難怪許博允膽大包天。

北市府壓案在前,調查結果出爐之後,明明已定奪,市長郝龍斌還要硬挺許博允,等於在受害人傷口上撒鹽,同時也犧牲了正義公平。文化局副局長林慧芬原本允諾專簽給市長,由市長決定解除許的顧問職,到傍晚又改口,當然出於郝龍斌的偏袒。郝說,此案在申訴階段,也進入司法程序,將等最後結果出爐再決定。

要質問的有二:第一,難道市府成立的委員會是騙人用的?難道三個月的調查也是騙人的?那麼成立委員會幹啥?那麼一再宣導性騷擾防治幹啥?其次,既然最後結果不知,為什麼認定黃維明知悉性騷擾事件而未有效糾正補救?而且罰鍰市交?對許,案子未到最後,為何對黃就已結案?這樣兩套標準,擺明了就是視性騷擾防治法如無物,與加害人站在一國,置被害人於不問。

有這樣的市長,就會有這樣的顧問;市府顧問可惡,市長更可惡。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3-1-6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