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馬以「地區論」取代「兩國論」

◎ 金恆煒

金恆煒按:
此文刊於二○○八十月號香港《開放》。馬甫上任即提出地區論,開了投共第一槍,即使藍調統媒都有疑慮,時任政大教授的蘇永欽起而為之解套。
蘇永欽是蘇起兄弟,真學術水準如此!蘇氏兄弟與馬英九同喝黨國奶水長大,最後蘇永欽賺到了大法官及司法院副院長位置,天可憐見。
此文可以與另一拙作〈「和」就是「降」〉參看。


● 馬英九在墨西哥提出兩岸「地區與地區」的論述,取代李登輝陳水扁的兩國主權論,嚇壞了台灣人,連統媒也說馬沒有牌可打了。

有關台灣「國家定位」的「兩岸」問題,從李登輝、陳水扁到馬英九,經過了三個階段:李登輝九九年七月提出「國與國的特殊關係」,是為「兩國論」;陳水扁○二年八月更進一步把「特殊」去掉,定位「一邊一國」;馬英九甫上任的○八年九月三日,接受墨西哥《太陽報》訪問,改弦更張,推翻掉陳水扁的「一邊一國」,更有趣的是取消了李登輝的「國與國」,只剩「『特別的』關係」。前陸委會主委、駐美代表的吳釗燮抨擊是「主權大倒退」,退回到蔣介石「動員戡亂時期之前」,曾任美國FAPA會長的立委蔡同榮則使用「叛國」的強烈字眼。

王丹和《中國時報》的批評

馬英九此一最緊要也最具關鍵性宣示只有《自由時報》放在頭版頭題,藍調或稱統派媒體卻刻意輕忽,《中國時報》放在十四版下欄,配上北京記者的採訪,「大陸學者普遍認為『積極、善意』」,《聯合報》放在六版,認為是馬英九上任後,最具體的論述。

先還原馬的說法。馬表示「海峽雙方的關係應該不是兩個中國,而是在海峽兩岸的雙方處於一種特別的關係」,同時強調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這點非常重要」,並且引「我們的」與「他們的」憲法當佐證,表示不可能取得包括墨西哥在內的「雙重承認」。接著總統府發言人進一步說明,所謂「特別關係」是根據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一條的規定,「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可見馬英九「特別的」提法,重點在「地區對地區」。流亡美國的「六四民運」領袖王丹隔日(四日)立即做出回應,在《自由時報》上發表〈追隨港澳--邁向統一〉,認為馬英九的「重大調整......隱約看出統一的輪廓」,「『特殊關係』......是可以找到與中共現有憲政體制的空間」,「香港與澳門適用的就是特別行政區的方式,其實也是港澳與大陸之間的『特別關係』的表現。」結論強調:「放棄兩國論,是朝統一的方向邁出重要一步,這點不容置疑。」

與吳釗燮一樣,王丹看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不僅如此,一向親馬的媒體《中國時報》也發現大事不好了,十一日的社論〈馬英九太早丟掉太多牌〉,為台灣捏一把冷汗:「馬英九總統和國民黨政府反對台獨的立場,已經讓台灣在兩岸博奕裡,手上先就少了『台獨』和『一中一台』的牌可以打......剩下的牌裡,又主動丟棄了『雙重承認』、『兩個中國』、『國與國』」,終而慨乎言之:「現在除了『一個中國』和『統一』,台灣還有甚麼牌可以打?」

馬智囊蘇永欽為「地區論」解套

從而可見台灣「主流價值」在李扁相繼執政二十年之後,已然成形,即使以「中國」為報名的藍媒也在此社論強調「主權不能擱置」,「一廂情願的善意、一步步狀似無害的退讓,可能逐漸侵(原文如此)蝕到台灣國家利益,甚至累積成難以扭轉的危機」云云;證實馬英九的「地區論」嚇壞台灣人,即使支持馬英九的媒體也怕到用社論來耳提面命,更不必說民進黨綠營用「馬區長」來嘲諷了。

在「四面楚歌」之下,難怪馬英九的智囊蘇永欽只能利用《聯合報》突圍,為馬英九的「地區論」找理論基礎。九月十五日蘇永欽發表題為〈執政時不敢動,你現在盧甚麼?〉的標題,採取了「只攻一點不及其餘」的戰術,就是「縮小打擊面」針對吳釗燮一人而不論王丹與《中時》等,也就是「技術性」的把問題鎖在「藍綠」之爭上,以此取得「利基」。蘇是政大法律系教授,弟弟蘇起即炮製「九二共識」者,現為國安會主委。蘇永欽妻在馬勝選後,由大法官轉到最高行政法院當院長,虛位待蘇,一般推側蘇將出任司法院長。因此蘇永欽為馬「地區」開脫,自不叫人驚詫。

蘇永欽的立論不過是總統府發言人的「申論」,依然在「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上打轉轉,好像有了此一修正案,就能夠造成蘇所謂的「國家狀態」。在文章中蘇永欽表示〈兩岸條例〉對「大陸地區」所下的定義始終是「指台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法律教授」蘇永欽振振有辭的說:「區分台灣地區人民和大陸地區的人民,不是中華民國的國籍,而是地區的戶籍」。果然〈兩岸條例〉第二條第四項規定「大陸地區,指在大陸地區設有戶籍之人民」。讀者看到這裡一定「噴飯」,誰會天真到以此憲法、此條文,就可以囊括所謂的「大陸地區」,甚而包含蒙古人民共和國國民的「戶籍」在內!

蘇永欽的錯誤很膚淺,以毫無根據的意見創造出事實。美國總統林肯在擔任訴訟律師期間有生動的故事,完全可以挑戰蘇永欽的說法。據說林肯在法庭這樣反詰證人:

「一匹馬有幾條腿?」「四條」,證人回應。

「沒錯」,林肯說。「現在,如果把尾巴也叫一條腿,那麼,一匹馬有幾條腿?」

「五條」,證人回答。「錯」林肯說,「把尾巴叫腿並不能真的成為一條腿。」

同樣,把無中生有當成現實存在,並不代表真正如此,即使祭出森嚴憲法也一樣,不過是把尾巴當成腿。馬英九們與中國國民黨自願及不自願的「御用學者」們才敢弄虛做假,夸夸其談而自以為得售。

一九五○年三月十三日,蔣介石在「陽明山莊」訓話,題目是〈復職的使命與目的〉,最吃緊的一句話赫然是:「我們中華民國到去年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經滅亡了!我們今天已成亡國之民......」中華民國云亡,《中華民國憲法》還能存在?最多不過是墓誌銘;在墓誌銘上「踵事增華」,徒惹人笑。真要堅持憲法,只有回到「動員戡亂」的「漢賊不兩立」時代。蘇永欽批判民進黨執政時不敢動,故意用閩南語「盧」(意指硬掰)來笑謔。民進黨不是不動,「公投」的目的,就是要完成「國體」改造,但是國民黨利用立院多數,閹割「公投法」,成為「不能公投」的「鳥籠公投法」,民進黨「非不為也,是不能也」!

港人勸台灣 香港學不得

九月十日,陸委會主委賴幸媛到香港參加〔台港澳交流與發展〕研討會,賴希望台港能互免簽證,增進三方實質關係。與會的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鄭宇碩與澳門中西創新學院客座教授譚志強發表聯名報告,大潑冷水。他們認為任何台灣人士都絕不能對目前港澳特區政府存太多幻想,因為天天要「仰首北望」;台灣執政當局要與港澳維持什麼樣的關係,最好還是等執政黨搞清楚究竟是「大陸政策」還是「中國政策」,才可能有進一步討論空間。

話說得很白,也點得很清楚,馬英九葫蘆裡賣甚麼藥,恐怕沒有人不知道。問題是,民主化的台灣,豈容馬一人「隻手遮天」?《遠見》最新民調,馬的滿意度再度下挫到百分之二十四點九,《聯合報》在小評論中都準備棄馬另立「明主」了。馬不得人心的最大原因,出於人民對台灣前途的焦慮與恐懼,不然,扁執政時碰到金融危機,支持度也沒有如此不堪。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3-1-17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