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破繭/檢行動宣言

◎ 金恆煒

我們在這裡鄭重而且莊嚴的宣告:破繭/檢行動開始了;這是人民用自己的力量,向濫用司法權的檢察官投出戰書,也可以說是人民對濫權的檢察官做出反制。我們的目的是,打破司法其外、政治其內的檢察官「濫訴」之繭,完成司法的「去政治化」工程,還正義於人民。

檢察官濫訴是一個問題,但檢察官辦案有顏色,或為政治服務而濫訴,則是更嚴重的問題。無論是濫訴,還是更可惡、更可怕的政治濫訴,都是遂行司法恐怖主義;尤其是政治濫訴,很難不讓人質疑,這是中國國民黨在白色恐怖不再之後的黨國幽靈化身,不僅擊碎我們的法治,也掏空了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代價則是基本人權的摧殘與法治國的崩垮。

根據去年(二○一二年)十二月七日 《自由時報》,名列〈民進黨近年司法案件判決無罪確定一覽表〉中的,竟高達十四人之多,包括彭百顯、許添財、邱義仁、高英茂、謝清志、石守謙、呂秀蓮、游錫堃、許陽明、陳哲男、周禮良、黃偉哲、吳乃仁、吳明敏等;除了一、二位「判決無罪」尚待定讞外,其他全是「判決無罪確定」。事實上,人數遠不僅止於此,如更早的高植澎案以及晚近的吳澧培案、蘇治芬案,還有許多纏訟中的案件,都不在此表內;檢察官濫訴的數字,已到令人咋舌的地步。如果無辜而被起訴的民進黨公職人員只有區區二、三人,我們可以委之於個案,但數以十計,就成為統計學上的意義,從而呈現司法政治化的本質。我們不得不斷言:這是有預謀的藉法網炮製貪腐的政治設計。

司法是維護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檢察官則是司法的前鋒衛士,所以檢察官的濫權,是司法災難的發端,也足以崩壞司法大廈。我們當然知道今天的法律條文,是保護檢察官濫訴的多,保護被冤枉、被迫害人民的少,我們當然也知道,用司法程序去對抗檢察官,是以人民之短去攻檢察官之長,這是武器不對等的戰爭,這是艱難而漫長的戰線。但是我們不怕;台灣司法已到了非改不可的臨界點,要改造請從破繭/檢行動開始。

我們今天高舉正義之劍,不是為了鬥爭,而是為了改變:這個繭一定要破,這個檢一定要破。我們在此誓師。

(執筆人金恒煒,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時報 2013-03-04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