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軍方黑手哪裡逃?

◎ 金恆煒

老實說,洪仲丘凌虐致死案的偵結,不用陰謀論,就解釋不通。

這樁天人共憤、心狠手辣的慘案,最後軍檢定調,由禁閉室區區中士陳毅勳一人扛罪,認定「一人所為,無長官授意」。那就排除了「集體犯罪」的可能,所以得出副旅長何江忠、上士范佐憲、連長徐信正等三被告「不是重罪」的判定。結論自也清楚:有重罪的僅陳毅勳一人,該死的也僅陳毅勳一人。

既然如此,為何陳毅勳可以交保?而且交保金比「沒有重罪」的何江忠等人還低?這個偵結的結果,訊息很清楚:你,陳毅勳別怕!即使定罪了,仍然可以交保、可以回營,而且保釋金低低低;安心罷!

更值得觀察的是,陳毅勳審訊中只回答一個問題,整個過程都行使緘默權。據報導,其中原因之一是因為「法官早有心證」。法官有心證;沒有判決出來,誰知道?為何陳毅勳知道?更何況,二次律見,陳毅勳情緒激動,喃喃自語:「為什麼要我一人全扛?」為何他知道要他一人全扛?既然如此,難道不應當更努力脫罪?連何江忠都全推給徐信正,陳毅勳不會?

陳毅勳即使確實操死洪仲丘,但非法關洪禁閉的始作俑者,不是陳毅勳,而是副旅長何江忠;搞定體檢表的,也不是陳,而是在士官長陳以人的安排下;無視命令,違法送洪入禁閉室的,不是陳,而是中尉郭毓龍;跑公文的,不是陳而是科長石少校;有動機對付洪仲丘的,不是陳,而是徐信正、范佐憲。要問的是,為何能全推給一人?

而且,媒體傳言,軍方早在洪案爆發前,以七年、兩千萬安家費,封陳毅勳之口。事後來看,不見得是流言?軍方自不能做此承諾;那麼是誰?

玄機多極了,不能細數。到底整個軍方是黑手?還是在軍方之內有一龐大的組織是黑手?可能這才是洪案關鍵!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時報 2013-08-04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