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替植物人馬統政府送終

◎ 金恆煒

這個政府,這個馬統政府,快要斷氣了;葉克膜也救不了牠,奄奄一息地躺在急診室中。儘管身體插著各種管子,不過就是植物人苟延殘喘地等著壽終正寢。人民準備好壽衣、壽具,殯儀館打掃待用,輓聯也作了,甚至連鞭炮也買好了!等著拆馬統政府之後,唸祭文、尚饗了。

不要看植物人政府仍然等因奉此的朝九晚五,好官我自為之,不把民意放在心中、看在眼中;其實馬統政府的大廈已撐不住了。從中堂到外牆,全支離裂解之中。

號稱五院,行政院早成路人甲院,台灣之頹敗,莫過於今天。司法院是第一個被馬統肢解的,在王清峰、曾勇夫、特偵組、蔡守訓等的操弄下,自掘了司法之墳。立法院正面臨罷免風暴,這個熱鬧之冪剛拉開。監察院是自判死刑。管後院的王建煊公開宣佈要拆監院,自然惹惱了寄食監院的監委們,他們聯合起來反戈一擊,要王建煊自我了斷;院長視監委如寇讎,監委視院長為草芥,你非議我、我非議你,在兩非之下,廢五權、去監院已重新成為主流憲政議題。這可是具有正面意義與價值。有趣的是,數學上負負得正的定理,竟而在內訌的監院中證成。

媒體說,監院是馬統政府後院,如今後院失火了,那麼,國防當然是保家衛國的城牆,台灣的國防堡壘,早被馬統拆卸;軍購不要,開門揖共匪,台灣像不設防的國家,等著被中共武嚇、接收。更慘的是,連軍隊、軍方都成為人民公敵,沒有人信任國防部、沒有人信任軍隊;旦夕間,兩位國防部長相繼下台,號稱文人部長竟不名譽地摘冠,只做了六天!重要的是,人民奪取了軍方的軍審權;老軍頭郝柏村說,沒有軍審法,就沒了軍心。現狀是,軍力沒了、軍魂沒了、軍心沒了,國防部還剩下什麼呢?除了內鬥,還能做什麼呢?

在馬統的磕頭賣台政策之下,國防空洞化、虛無化、無力化,同時相應的是外交休兵,台灣外交全面失守。馬統上任五年來,至少已知有五個邦交國決定棄台投中,中國雖沒有趁機挖台灣牆角,但已完全扼住台灣的外交咽喉了!只要中國高興,隨時可以從台灣的腳下抽走外交地毯,使台灣徹底成為國際孤兒。台灣的外交部不成為休克部也難。

做為馬統政府中堂的內政部,卻是「昨天拆大埔、今天拆政府」的抗爭對象;被拆的是大埔的住戶,激怒的是全民。馬統們違憲、違法,胡作非為地摧殘憲法賦予人民的基本權力,終而開啟另一波公民抗爭。內政部被攻佔、前後門被堵住,長達二十小時之久;人民的怒火還在燃燒中。

不容「Ma the bumbler」搞砸、搞垮台灣。從「破檢」行動到反核四到反服貿到爭軍中人權到大埔的拆政府,公民運動一波波風起雲湧,人民已等不了馬統拔管了;哪天匯集成台灣茉莉花,那天就是馬統送終日。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時報 2013-08-20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