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九趴馬統,豈能久乎!

◎ 金恆煒

馬英九召開國際記者會,只能用一句話就能說中他的心理:「我們再扯些謊,就可以打道回府了。」三十分鐘的扯謊,迷惑不了抗議的學生,也欺騙不了人民,限制提問下的答問,更矇騙不了國際媒體。

別的不說,媒體詢問,張慶忠三十秒過程中,將服貿協議送立法院院會存查,對嗎?能否接受?馬英九的回應,竟然是立法院內運作,基於國會自主原則,「不便置喙」;言下是,總統的手不能伸進立法院。真的嗎?

就在一週前的中山會報,討論服貿戰略,立院大黨鞭林鴻池不斷解釋立院可能的議事攻防,但黨主席馬英九臉色鐵青,指著林鴻池,強調服貿必須通過,「只看結果,〔服貿不過〕,唯你是問!」馬英九不只沒有尊敬國會自主,完全視國會自主如無物,大黨鞭不過是麾下嘍囉,國會使命不達,「提頭來見」。那麼馬英九豈可能管不了區區立委張慶忠?可以不必替張慶忠的三十秒負責?騙人不打草稿。

這方能解釋,馬英九為什麼非改黨章不可,非巴著黨主席位置不放不可。對無能無識無權威的馬統而言,有而且只有黨主席權位才能「吃透」立法院,也才能強渡服貿。

就此方能透視立法院長王金平悍拒馬英九電召到府與會的重要意義。王金平不甩馬英九的當下,宛如發出斬斷黨國凌駕憲政的惡靈之鍊的先聲。

王金平發表聲明,等於公開賞馬英九難堪至極的耳光,又響又脆。王金平形同指控馬英九濫用憲法第四十四條;其中有對有不對。對的是,馬要解決的學運風暴,確實不符「院與院間之爭執」的憲法規定;不對的是,並非王所說是「立法院內部朝野黨團之爭議」,三一八學運是公民與總統的鬥爭。

馬英九在總統府召開會議,明的是用總統身分,背後隱藏的是黨主席的權秉,是用黨的機制來部勒王立法院長;至於祭出森嚴憲法條文,不過是馬一貫的謊言,目的在粉飾以黨指揮最高行政機關與最高立法機關的醜行而已。有趣的是,王金平在九月風暴後,一再信誓旦旦地以「永遠黨員」自居,這回卻不買黨主席的帳,報了一箭之讎外,也破了「以黨領政」的革命政黨的命脈。

學生佔領國會議場,馬英九陷於學運火海之中,王金平又在馬英九頭上澆灌汽油。馬英九窮途末路了,外則政權重創,內則黨權陵夷;九趴馬統,豈能久乎?台灣人民奮起罷。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4-03-24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