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兩條盲腸跑得快

◎ 金恆煒

監察院是什麼東東?省政府是什麼西西?說起來都不是東西,都是盲腸。人只有一條盲腸,出問題都得動手術,兩條盲腸作亂,受得了嗎?

先說大結構,再說小節目,就可以知道監院淪落為「奸院」,省政府變成「郭冠英府」,不是無端而至。

一九五七年《自由中國》推出「今日的問題」,第七篇就是〈小地盤、大機構〉,社論中一針見血地指出:「今天的中央政府,相對於實際統轄的地區和實際應做的工作而言,其機構不僅過於龐大,而且也過於龐雜。龐大、龐雜,不僅是人力物力的浪費,也妨害行政效率,而且也破壞中央與地方的權限。」重點是:「現在中央政府所實際統治的省分只有一個,而其行政部門不僅仍保持大陸時期統轄三十五行省、十二直轄市的規模,而且還有增加…。」

不只還有增加而已,愈晚近部會愈多,多到納稅人吃不消的地步了。所以,台灣首要面對的是憲政體制的結構問題。這個兩蔣挾持到台灣的中央政府,已成為台灣二千三百萬人不堪負荷的夢魘,一天不改,台灣一天不能進步,台灣產生九趴馬統,經濟力量退到民不聊生地步,推其根源,就出在此憲政體制大雜院的害人不淺。

先看看監院前院長王建煊怎麼說的,他說,監察院實際是一截盲腸,為何割不掉?因為要修憲,為何不能修?萬一修憲改變國體,中華民國的名字不見了,那就茲事體大。原來是為了維持已經被國際社會丟到垃圾桶的中華民國,非得忍受「大機構、小地盤」的各種盲腸?台灣人民何辜!

何況,監察院與省政府早就名存實亡了。只要覆按所謂《中華民國憲法》第九章,馬上知道幾乎所有關於監院的條文,全部被廢,如「監委之選舉」、「正副院長的選舉」、「言論免責權」、「不得逮捕的特權」,已剝除殆盡,這哪是監院?省政府也一樣,已遭凍結,只留下省政府的空殼子,養了一群米蟲,監委都批判:「台灣省政府已經無政可施、無公可辦。」其實監院批省府,不過龜笑鱉沒尾。

連被提名當院長的張博雅,在立院投票中,只要再少一票,就被刷下、汰除,難怪媒體都不得不問張博雅:監院是否該廢除?張的回答妙極了,她說:「衛兵打瞌睡,要把衛兵廢掉嗎?」那麼,「無政可施、無公可辦」的盲腸院中人,除坐領高薪、打瞌睡外,看看還能幹什麼?

省政府的大事只有一樁,就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地任用行政院解職的「高級外省人」郭冠英,讓他在省府過水三個多月,享受優厚的退休金;雖然天理不容,卻是省府存在的唯一功能。至於,監院的「樁腳」與「家奴」們成為政治打手,雖然天理不容,卻也是其存在的必然。問題是,台灣的憲政體制,豈只割兩條盲腸就能得救?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4-08-05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