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貼在額頭的那道符

◎ 金恆煒

「負面文宣」已成了連勝文選戰最大的罩門;這裡所謂的負面文宣,不是對手柯P陣營的指點江山,而是指連勝文連自家負面文宣都搞不定。

八月五日,連勝文接受媒體訪問,高度肯定總幹事蔡正元,還指稱用蔡正元「迎戰」柯文哲陣營的負面選戰。這一點也不教人奇怪。有趣的是,「迎戰說」剛剛出口,馬上遇到挑戰。台北市議員參選人王世堅高掛「Over my dad’s money」的競選招牌,一下打中連勝文七寸,連勝文如響斯應地說:「負面文宣到此為止。」前一刻要擊負面之鼓,後一刻又收負面之兵,到底連勝文有沒有選戰大策略?

當然有,只要看兩個人的上上下下,就知道連勝文不是沒有兵法:一個是蔡正元,一個是沈富雄。

蔡正元在初選時出馬,目的就是助連打敗黨內對手丁守中,蔡正元成功了,連勝文成功了。從蔡正元就可以看到沈富雄的功用。

可惜的是,沈富雄替代不了蔡正元的作用。沈富雄原本是衝著柯P而來,結果吸納的支持者竟然藍多於綠,這當然失去了參選的意義。只要看沈的退選聲明,什麼「難成鼎足之勢,且膝傷未癒」云云,真是張飛打岳飛。如果「鼎足」了(這可是《聯合報》大吹沈富雄法螺時的造勢用語,見本專欄〈沈富雄是什麼咖〉),膝傷還是問題嗎?其實既不是「難成鼎足」,也不是「膝傷」;老哥,選將下去,傷柯三分、傷連七分。沈富雄當然只有自絕於人民一途。

沈富雄非退不可,一如蔡正元非「負面」不可。就在日前,蔡正元在臉書上抹黑柯是「三假哲」,又加碼批柯是「三假哲伯格症」,是「亞斯伯格症」新病種,結果大受反彈,急忙刪文也來不及了;連勝文只好公開出面替蔡正元消毒。誰說負面文宣好打?

更值得關注的是,為什麼柯P說對說錯、說正說負,都沒有人在意,偏偏連勝文說什麼都錯?都成為所謂的「負面文宣」?即使推出強棒手蔡正元,依然自踢鐵板!連勝文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連勝文問題不大,只是區區他本人而已!不參選的連勝文,無論富可敵黨產,來得多麼不名譽;誰能奈連家何?無論如何卑賤地當「連爺爺」;誰能動連家一根寒毛?花花大少的徵逐酒色,到「花花公子」看兔女郎、喝數以萬元計的紅酒像喝可樂,紐約、台北都是天價豪宅;誰能把連家怎樣?連大少爺除了富三代、官三代外,完全沒有可稱道之事;誰能褒貶他?然而,一旦參選,連勝文從頭到腳都是負面,連家上下幾乎都是負面;連勝文就是集負面於一身,柯P陣營打連勝文何須採用「負面」手法?如實敘述,即成「負面」;「負面」就是貼在神豬額頭上的那道符。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4-08-12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