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在民主的天秤上

◎ 金恆煒

台南市長賴清德悍然拒絕進入議會以抵制議長李全教;此一霹靂手段一定大出李全教意料之外。誠如李全教所說:「從來只有議會嗆市府,沒有過市府嗆議會!」賴市長為什麼敢梭哈如此大的「政治豪賭」?

這全拜李全教小人得意嘴臉之賜。市長移步無黨籍議員辦公室拜會,甫拿到議長權杖的李全教,一副黑道老大模樣,大剌剌的叼著菸,橫眉冷對,一點禮貌也不講。甚至揚言:「只要他肯聽我的話,未來賴清德可能前途無量。」又鐵嘴斷言:「台南市議會以後我說了算!」這種不可一世的狂妄,不要說賴市長吞不下,台南市民更要吐血。

要問的是,賴清德何許人?李全教又是何許人?賴清德以七十二%高得票率選上市長,李全教則無選不賄:○九年選區區黨中常委,因賄選而遭考紀會停權三個月;這回議員選舉,賄選事證明確,台南地檢署已提「當選無效」之訴;議長選舉更是選以賄成,司法也啟動偵查。連議員都靠賄選取得,李全教哪有資格、有臉坐在民意殿堂上發號施令?賴清德如果不大動作反戈一擊,台南市只有淪為黑金治市之一途。

然而李全教也不是孤鳥賄飛;議長賄選背後,據指控有黨主席岳父高育仁操盤、立院院長王金平暗助。賴市長對抗的不是一人,而是黑金一黨。新任黨主席朱立倫毫不避諱與李全教同台高唱:「你是我的兄弟!」現在兄弟有難,朱主席跨刀全力聲援外,還反控賴市長說:把民進黨內鬥的失敗,轉化成惡意抹黑。民進黨議員跑票是實,但重點不在是否惡鬥,而在賄買賄賣。更何況朱主席竟把李全教的賄選高中當國民黨「重新站起來」的賭注。可怕不可怕?!

國民黨的反擊,一是內政部長陳威仁祭出〈地制法〉,替李全教撐腰打賴。問題是〈地制法〉是行政法,違了又怎樣?議員謝龍介的提告,除援引〈地制法〉外,又提〈刑法〉。只要略知法律ABC的都曉得這是恫嚇而已,全然無效。問題的本質是,對賴市長而言,這是政治議題,對李議長而言,絕對是法律問題。

既云政治問題,涉及兩個層次:一個是合法性,一個是正當性。賴市長不入議會固然合法性不足,但李全教面臨「當選無效」,連議員資格都成問題,那麼誰的合法性不足?如果李全教的議員、議長身分是靠賄選羅致,有什麼正當性可言?相反的,賴清德不入議會就有十足的正當性。再就道德高度與社會觀感而言,賴清德都站在合乎民意的正確一方,李全教卻在被譴責、貶斥的地位!

最後談一談民主體制問題。賴清德拒入議會,會不會破壞民主體制?或許。但李全教的賄選則徹底崩壞民主基礎。再看太陽花佔領國會,癱瘓了行政與立法的國家機器運作。結果呢?開啟了台灣政治新局。賴神的拒入議會,難說不是台灣政治新局的另一波?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5-01-20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