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蔡英文急什麼?!

◎ 金恆煒

民進黨急什麼?為什麼把總統初選時程大幅度提前?其中沒有鬼嗎?沒有政治算計嗎?政治上任何不尋常舉措的背後,時常潛藏了不可告人的機關。

首先是時機問題。民進黨目前最重要的仗是立委補選;在戰況如此激烈的急迫時刻,進行與戰情毫無關係的重大宣示,很難不讓人有藉亂偷吃步的質疑。其次是利益衝突問題。總統初選草稿出於黨中央之研議,而蔡英文志在大位,又是公開的秘密;黨主席親自出馬通過形同自肥、自利的政策,難怪外界譏之為「量身打造」。第三是合法與觀感問題。此一草稿經過最高權力機制中常會議決通過,合法性固然沒有疑義,但套句台北市長柯文哲說法:「法律上一切合法,但社會觀感不好。」第四,壓縮時間,「有意排除其他黨內競爭者」之嫌。比如前主席蘇貞昌就質疑:「為什麼要這麼趕?」

再看看蔡英文的回應。第一時間,蔡英文提出的理由是「選舉儘早佈局是黨內多數意見」。或許,但沒有拿出任何憑證;即使如此,許多人認為這是民進黨派系再一次利益共同體的大集結,是操弄黨意、背離民意,缺乏正當性。爭議性如此大的議題,當然會追著蔡英文跑。到苗栗替立委候選人吳宜臻輔選,記者繼續逼問,蔡英文拿「九合一」當盾牌說:去年年底選舉選得不錯,就是提早佈局。「九合一」是選民剿滅中國黨,即使綠營都認為「民進黨沒贏」;既然如此,與「提早佈局」何關?蔡主席最難回答的是利益迴避問題。蔡英文是學法的,當然了解這是公平正義的ABC。如果黨主席要通過總統初選草案,唯一的先決條件就是自己不選,只做Kingmaker、抬轎者;但蔡英文既要選又要訂規則,明顯是球員兼裁判。難怪蔡英文不得不向蘇貞昌三次表示:「真的很抱歉。」

最新的政治人物聲望民調,蔡英文遠不及黨內同志陳菊、賴清德,而且在朱立倫之下。朱立倫是中國黨內的新共主,無論主動、被動,極有可能是二○一六年大選的藍營候選人。何況蔡英文在新北市已是朱立倫手下敗將,現在的民調又不及,憑什麼保證二○一六年不輸?

昨(二)日,蔡英文與青年世代開會,高揚的主張赫然是:「開放中常會提案,是民進黨實現新政治的第一哩路」,「民進黨必須走出去,也要打開門讓社會走進來,將人民的期待轉化為推動台灣新政治的動能,讓台灣更好。」冠冕堂皇的話語,難道不怕自掌閉門當皇帝的「總統初選草稿」的嘴?

沒人可以阻止蔡英文參選,但一定得透過真正公平、公開且透明化的遴選方式,讓必贏的披掛上陣。重點是,不能為一人一黨之私,害了台灣。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5-02-03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