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從「公算」看馬朱的「蟲蟲危機」

◎ 金恆煒

中國國民黨內部的鬥爭,雖然可能「其血玄黃」,但絕對搆不上「龍戰於野」或龍爭虎鬥;馬英九只有九趴,朱立倫在新北市長選戰不過險勝,兩人最多是「蟲蟲危機」而已。

最新的發展是,馬英九破例不參加朱市長的天燈會,朱主席也馬上還以顏色,放馬英九鴿子,拒絕從不缺席的總統府黨政會報。朱馬毫不避諱的公開角力,製造「東風吹、戰鼓擂,現在國民黨內究竟誰怕誰?」的衝突局面。有趣的是,黨部召開「立法行政部門議事研討會」,朱立倫又在門口親迎馬英九進場,看起來「你儂我儂」,一派溫良恭讓狀。對照魯迅諷刺蔣介石、汪精衛兩派鬥爭的詩句:「強盜裝正經」、「各自想拳經」,國民黨的不長進如故。

馬朱言笑晏晏,代不代表朱立倫所說「聚集一堂很開心」?問題不在「一堂」而在「兩處」。總統府是馬英九的地盤,朱立倫一旦列席,就成為麾下;相反的,馬英九紆尊降貴參加「立法行政部門議事研討會」,堂堂朱主席高踞主位,馬英九與王金平一右一左,陪坐於旁;座位權力學從不缺席。

那麼,朱馬鬥或說馬朱鬥,誰佔上風,誰贏誰輸?不言而喻了。再用殷海光的理論:「我們對尚未實現的事件作論斷,只有依據公算。」「公算」就是「或然率」(probability)。以現有的知識與因素,比較雙方的強弱之勢;雖不中亦不遠。

馬英九貴為總統,朱立倫是黨主席,依權力位置,當然馬在朱上;但馬英九已成為全民所棄破鞋子,黨、政的天秤畸輕畸重,已然易勢,朱遠在馬上;這是其一。就權力關係而言,朱立倫的新北市長與黨主席都經過選舉,有民意基礎,非馬所能置喙;這是其二。馬唯一能節制朱的,就是用行政資源加以部勒。問題是,朱是黨主席,手握立委選舉的大權,黨籍立委已公開揚言「不在乎馬的在乎」,行政院只能俯首;這是其三。更何況,立法院長王金平無論取不取大位,當然都站在馬的對立面;這是其四。

朱馬鬥的勝負,公算即決;這就可以解釋親馬人士為什麼拋出周美青參選的訊息了。幾乎同日同時,因不名譽下台的前行政院發言人胡幼偉及吃黨飯的黨報總經理吳駿竟不約而同的打出周美青牌。明顯的是,九趴職業學生的枕邊人哪有票?不要忘記馬英九特別費與周美青脫不了關係,更何況各種弊案傳言的二億、九億等了。周美青嚇不了什麼人,但可以影響國民黨的總統初選。正值朱立倫岳父高育仁趴趴走的當下,「項莊舞劍」唬得了唬不了朱立倫?且看下回分解。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5-03-03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