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新時代登場

◎ 金恆煒

一個政治新頁的開展,當然不可能旦夕功成,勢必有漫長的蘊積,然後才能噴薄而出蔚成新國。新時代的登場,也必須有獨特的事件做為標誌;放在此一架構下,李登輝的「台灣/日本同國」說與宋楚瑜的「反省」說,才具有深刻的歷史意義。

先看時間點。李登輝文章在日本《Voice》上的披露,與宋楚瑜競選的第二波影片文宣「刮鬍子」,同時都在八月中旬登場。李文著重在台灣未來,文題是〈日台合作的新帷幕〉;宋則為二○一六年大選造勢,目的在贏得年輕選票,所以不惜「清理」白色恐怖的過去,從而「自省」、「道歉」。李是為台灣未來,宋只為一己選情,兩人的格局不能道里計。

李登輝揭示:七十年前台灣與日本同國,台灣沒有對日抗戰。當然是百分之百合乎事實的史實。馬英九們看得怒急攻心,可以想像。但最可訾議的是,做過民進黨立委的郭正亮竟也與國民黨一鼻孔出氣,寫文章痛責說,不能縱容李登輝「媚日史觀」。其主要的論點是「李登輝兄弟的日本認同經驗,並不能代表當時多數台灣人的主流價值」云云。完全胡扯。

「皇民化」是不是主流?根本不是問題。只問一句:滿清入主中國兩百六十八年,那麼「清國奴」是不是主流?不僅所有漢人全是「清國奴」,且無漢不奸,皆是「漢奸」及其後代。如果可以拿「皇民」污衊台灣人,那就可以拿「清國奴」污衊中國人。固然有人懷抱「明遺民」,甚至打著「反清復明」之旗,或有「生降死不降,男降女不降」等阿Q心態的,但主流就是奉滿清為正朔,清史還列入正史中。

李登輝戳破所謂黨國法統及所編織的台灣歸屬的謊言,馬統們氣急敗壞,難怪不知所云。重點是,李登輝此文,不僅宣告台灣與中國的不相隸屬,重要的是,把台灣包在中國所炮製出的虛妄之連續,斷裂了。

至於宋楚瑜在道歉文中,承認「現在做什麼都補救不了的傷痛年代」,承認台灣人「受盡屈辱和暴力」。換言之,宋楚瑜終於承認一九四九年後兩蔣的暴政是真實的,所以當蔣經國爪牙的宋,才要「自省」,才要「道歉」。宋楚瑜批判蔣政權的不義的同時,形同不齒自己為虎作倀的角色,那麼還要不要說自己是三民主義信徒?是蔣經國傳人?李登輝指宋「變東變西」,還是言輕了,宋很可能是「騙東騙西」。

重點是,為什麼在此時此刻李登輝會打斷「台灣」、「中國」的連續體而進行「斷裂」工程?宋楚瑜從政一生,為什麼今天才要「清理」兩蔣?因為時候到了,從太陽花到反黑箱課綱,「黨國」的喪鐘已敲響,台灣將進入嶄新的歷史進程。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5-08-25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