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老K搶什麼

◎ 金恆煒

朝廷愈小,資源愈少,政治鬥爭也越熾,中國南明是一個例子;無論福王、魯王、唐王等都是同樣貨色。由古看今,敗亡中的中國國民黨現在也在搶食「多乎哉不多也」的最後權力「大」餅。朱立倫為什麼挑王如玄當副手?為什麼悍不畏黃復興的反彈而欽點王金平為不分區第一名?放在此一情境,許多謎團都可廓清。

從馬英九以下,國民黨內高層要拚搏的不是二○一六年大選,而是算計「後馬」的權力分配。目前的權力架構,呈現兩大一小:馬英九與朱立倫是兩大,王金平是一小。馬英九自己不能赤膊上陣,副總統吳敦義又登了不檯盤,所以代理人王如玄乃出線。被棄的藍委羅淑蕾反彈說:沒有爭議的黃敏惠不挑,怎麼挑這樣的王如玄?其實說怪不怪。

王如玄不折不扣是馬英九的鐵桿衛兵,二○○八年就被馬提拔為勞委會主委;與其說是因為頂著「人權」律師的光環,不如說「他馬的」看中王如玄中國人民大學的法學博士學位。人民大學號稱「第二黨校」,誠如王丹所質疑的:「生活在自由台灣的聰明人,為何偏偏到蔑視法治的國家攻讀博士學位?」殊不知君之所惡正是馬之最愛;王如玄到「蔑視法治」的共產黨校,可能是取得馬之信任的終南捷徑。更且,中國過去是"Law Without Lawyer",現在則是"Law without Justice",王如玄如何可能維權?倒買倒賣軍宅、偷買農地想蓋豪宅,以至花二千萬聘八十律師告關廠勞工,才是她的當行本色。

身負馬王鬥助攻角色的王如玄,一旦躍身副總統候選人,記者問王金平會不會尷尬?王金平為之辯解說,她是律師身分,幫前法務部長黃世銘辯護,是律師本分。這是矯飾。王如玄是律師,但更重要的是為馬英九服務的律師。黃世銘案有三個律師,其中王清峰當過法務部長、王如玄是勞委會主委,這個陣仗哪是一般律師?

再說王如玄夫婿黃東焄原是小小檢察官,今年九月二日竟蒙馬英九不次拔擢為司法院政風處長;且不論政風之敏感位置,重點是,王如玄又在十一月十八日馬上出任朱之副手搭檔;旦夕之間兩夫妻雙雙雞犬昇天,很難不令人質疑是「享以高官、報以忠誠」的政治計算。

更有趣的觀察點是,朱立倫一月搶下黨主席後,即任命王如玄與廖正井處理黨產。廖正井是朱黃袍加身的推手,那麼王如玄是哪根蔥?黨產是國民黨滅黨之後的僅存孑遺,稱王稱霸端賴於此;馬朱都不會坐視。難不成又是更高層次的交換,馬同意朱拉下他力挺的洪秀柱自代,王如玄遂成馬的分身,掌握芝麻開門的鑰匙?

老子云:「玄之又玄,眾妙之門。」朱馬共享黨天下的局勢已開展。如玄如玄,正是揭開內幕的眾妙之門。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5-12-01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