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斬斷肉票外交

◎ 金恆煒

三月十五日,馬英九在瓜地馬拉晚宴上擁華航諸美載歌載舞;三月十七日晚上,中國刻意在「馬照跑、舞照跳」的當下,悍然宣佈與甘比亞建交。想起當年馬君武嘲弄張學良在日本關東軍入侵的瀋陽時之擁妹快活:「趙四風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最當行;溫柔鄉是英雄冢,哪管東師入瀋陽」;今天馬統是「溫柔鄉是拍馬冢,哪管中國挖牆腳。」

中國與甘比亞建交,是一刀雙殺的統戰絕活:先斬斷馬英九自誇的「活路外交」,同時刀指蔡英文,警告意味十足。中國對老馬固是毫不留情,刀起頭落,反正「走狗烹、良弓藏」;把馬統八年「九二共識」所綁住的「活路外交」,一刀砍斷,榨乾他最後的剩餘價值,目的只在殺馬英九給小英看。用馬英九項上的人頭,要蔡英文「想想」此一血淋淋的前車之鑑。(難怪馬統嗆聲綠營是「傷口上灑鹽」)中國對老馬是趕盡殺絕,對小英則是又拉又打。五二○後的險阻,在此顯現。

重點是,台灣必須掙脫「綁架外交」的阿基里斯腳踝;台灣的許多邦交國視台灣為肉票,不是予取予求,就是拿中國做勒索的籌碼,於是在馬英九「活路外交」之下,這些台灣邦交國又轉而成中國對付台灣的肉票:中國與甘比亞建交,就是血淋淋的殺馬儆蔡的例子。

台灣如何從惡性的肉票政治中脫身?已有人提出「零邦交國」想法。台灣如果一個邦交國都闕如,有什麼問題?老實說,沒有。台灣目前,可憐,只有區區二十二個邦交國。請問,這些邦交國對台灣進入國際或提升台灣國際地位有助益嗎?沒有。這些國家對中國的「一中原則」有對抗力嗎?對加入聯合國有幫助嗎?沒有。

台灣已公認是「現狀獨立」的國家。台灣優勢的取得,不只出於「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普世價值,更重要的是在地緣政治上的戰略地位;美日諸國都需要台灣矗立於中國之外的存在。美國立法通過台灣參加國際民航組織及國際刑警組織,與邦交國多少,毫無關係。故而中共威脅台灣要謹守「一中」,否則「地動天搖」,只印證毛澤東所說:「所有反動派都是紙老虎」而已。

五二○之後,新政府要好好「想想」如何砍斷綁票政治之鍊,那就是不讓台灣的外交成邦交國的人質,從而使中國不能把台灣邦交國當對付台灣的人質。引一個中國的歷史故事,做為綁票政治學的教材。三國時曹操命大將夏侯淳守濮陽,呂布攻濮陽,派人佯裝投降,趁機拿下夏侯淳當人質。夏侯淳的部下韓浩帶兵,警告綁架者:「我受命討賊,難道會為一個將軍之故而放你們逃生?」綁架者只好棄械投降:捨人質反而救了人質。曹操事後下令說:「自今已後有持質(人質)者,皆當並擊,勿顧質。」且定為「萬世法」,「由是劫質者遂絕」。

所以邦交國有則有之,不然一個都沒有,又有何患?斬斷肉票外交,不被中國脅迫,才是外交活路。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6-03-22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