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黨國末日的狼顧

◎ 金恆煒

末日的戲最有看頭,尤其看馬英九與馬英九們在王朝終結前獠牙的狼顧之相。中國黨自知在台灣沒有再起的可能,所以要把最後的權力用到極致而不願放手,就像狗啃骨頭般,啃到肉沒了還咬住不放。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馬英九盤踞在官邸死賴不搬,宣稱五二○的兩週之後才要空出宅第;這種死纏爛打,是前兩任總統卸任時不會、不敢做的;馬統卻敢!媒體揭露了,馬不得已才死心,但還是挺屍到最後一晚。

官邸還是小事體,不值得計較,然而以小窺大,其醜不可言宣。且舉六個例子以見「他馬的」如何巴住權力尾巴胡搞亂搞。

■ 第一例。馬英九下令現任駐美大使沈呂巡扣壓向美方遞交的新大使同意書。蔡總統六月要到巴拿馬出訪,而且順道訪美,駐美大使的重要不言可喻,所以四月就派高碩泰到華盛頓,且已通知美政府。沈呂巡其實四月已遞出辭呈,但馬硬是壓下不批,目的就是用沈卡高,完成阻礙蔡總統順利訪美的奸謀。其手段之下流,用心之險惡,令人髮指。這就是為什麼蔡總統非要把沈呂巡趕出雙橡園不可。

■ 第二例。WHA來函,馬統竟祕而不宣。如何應答,如何與會,全屬新政府權責,馬統竟利用國安會指使衛福部搶先回函,甚至國民黨黨團以少數意見私函給世衛祕書長的匪幹陳馮富珍。不只視新政府於無物,而且是攫取國柄。

■ 第三例。馬統們於下台三天前,下條子給壹電視、民視等,阻卻曹長青說話,否則以大刑伺候相恐嚇。流亡到美國的中國異議份子曹長青到台灣開會後,應邀參加台灣電視的談話節目,左右開弓,打得中國兩黨仆地不起。邪惡政權即使亡在眼前,三天後權力不在了,還不忘遂行白色恐怖的故伎。

■ 第四例。陳總統受邀參加五二○國宴,小小小的中監典獄長黃維賢竟斗膽拿法務部虎皮當恫喝陳總統的大旗。做惡到臨死前也不鬆手。

■ 第五例。執政黨立院總監柯建銘聲請限制馬英九出境,四月二十九日遭北院裁定所請不准;律師黃帝穎聲請北檢境管馬英九,檢察總長蔡碧玉竟然跳過檢察官,五月十九日自為裁定「不准」,前一天的十八日北檢更敢,透露消息給媒體,聲稱涉及馬英九的一四七案全部簽結。

■ 第六例。僅在總統府易手前一天,情勢丕變:高院撤消北院馬英九不受境管的裁定;北檢宣佈馬英九所涉二十四案重啟偵辦。然而不過三、兩天,北檢立還顏色,悍然坐視刑法第七條得偵查終結才能併案的條文,將馬統洩密三案中的兩個告訴案全併入自訴案。目的就是檢察官斂手,在武器不平等下,讓自訴人居於劣勢而舉證維艱。

馬統劣跡,罄竹難書,還不談追殺中研院院長翁啟惠,把黑手伸入中研院長遴選程序而意圖退回名單等等,也不論利用卸任前太平島、彭佳嶼和中共唱和。重點是,馬統果是兩蔣徒孫,即使死到臨頭,還玩「槍斃可也」的把戲。真是天可憐見。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6-05-24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