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要忍容邱太三尸位素餐到幾時?

◎ 金恆煒

邱太三當法務部長到今天一個多月了,什麼事也沒做,什麼改革也沒有。說他尸位素餐有錯嗎?完全沒有冤枉他。我們真的凍未條了!

司法改革是新政府第一緊要的政治工程,也是台灣人民排名第一的改革項目;不然為什麼蔡英文總統五二○講話提出司法改革的承諾時,贏得最多最大最響掌聲?這是民心思變、民心思治的充分顯現;台灣司法改革不能等了。邱太三高坐部長的寶座,難道只混吃等死?難道要等到十月司法國是會議才「步亦步,趨亦趨」的跟在後面?那要法務部長幹嘛。

法務部長要在司法國是會議召開之前,先為總統的「司改」清理戰場;把所有違反正義的髒東西、壞東西先清理掉。台灣司法的弊病,一句話:「政治的司法」說盡了。注意,這句話可是蔡英文說的;她選前見司改團體時,首先點出的政策,即從「政治的司法」走向「人民的司法」。台灣司法的痼疾所在,不必法律人也不必政治人,人人洞如觀火;不止不止,台灣司法不僅是「政治的司法」,而且內化成為政治的司法結構;蔡英文之所以敢冒大不韙說:法律走到極限而動不了,政治人物就要介入。原因在此。

那麼回到邱太三。邱太三上任之前之後,一而再,再而三的表達要去除「害群之馬」,說了一個月以上的「害群」云云,全屬含混的空洞名詞,沒有告訴我們一件「害群」個案,也沒有著手清除一隻「害蟲」。尤其沒有把「害群之馬」放在「政治的司法」脈絡中去檢驗、去處理。邱太三知不知道呢?邱太三說:「未來不會使司法成為政治工具」,又分析說:「七成以上的司法官不是藍,但絕對不喜歡綠。」既然承認過去「司法成為政治工具」,為什麼現在不辣手除毒?明知七成以上,難道不知是結構問題?為何不做?是束手無策,還是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

根據最新的民調,民眾不信任檢察官公信力的高達七十六.五%。政治化的檢察官多得很,隨手拈出:比如越方如跑到日本找辜仲諒做偽證,並以檢察權要脅;比如林嚞慧恐嚇證人杜麗萍;比如起訴謝清志的朱朝亮曾說:「檢察官辦案不一定是要當事人被判有罪,但至少要讓他們得到教訓!」再比如蔡碧玉五二○前以檢察長自為判定,匆匆把馬英九諸案簽結。邱太三有拿出任何辦法嗎?面對惡名昭彰如同東廠的特偵組,邱太三有遂行轉型正義嗎?

邱太三不痛不癢、不威不嚴的發公開信給檢察官,有屁用!反遭檢察官們打臉。更有檢察官自吹自擂,丑表功定罪率九成六云云,胡說瞎掰,只要把誅殺前朝官員的案子單獨計算,恐怕比一成少很多。邱太三搬出「檢察官不自清就被別人清」的大帽子嚇誰?激濁揚清,才是邱太三的責任。

用邱太三的說法回敬邱太三:不清政治化的檢察官,別人就清法務部長!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6-06-21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