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21小時「美麗」戰爭的「完勝」

◎ 金恆煒

這是一場美麗的戰爭,也是美麗的勝利;華航空服員從罷工到結束,區區二十一小時,即以「完勝」收場;不只一路受到幾乎全民的支持,罷工的訴求也全部達成。

漂亮的勞工戰?當然!這裡所說的美麗、漂亮,並非僅指罷工隊伍的「顏值最高」,而是指全然符合克勞維茨(Vom Kriege)在《戰爭論》中揭示出的「運用現成手段的藝術」一語。簡單的說,這次罷工有四「對」:在對的時間、對的形勢,與對的敵人(對象)打了一場對的戰爭。

對的時間:罷工正值新舊政府交接期,新政府已到位,華航的高層還掌握在舊政府手中,中樞青黃不接。所以形同空虛的華航當局VS.團結的空服員工會。如何可能不輸?

對的形勢:好在是民進黨執政,也好在桃園市長是鄭文燦不是吳志揚,不然市長一旦堅持「強勢仲裁」,工會就沒有戲唱了。其次,華航資方寸步不讓,工會卑微提出只要收回桃園改回松山報到的一條成命,就不採取罷工;但高層悍然拒絕,反以「召回六百名前空服員」做對治之資,甚至請出所謂「老梅花」當後盾。這些吃香喝辣的藍色大肥貓,還活在「梅花」時代,如何可能不輸。

對的敵人:為什麼華航藍色高層寸步不讓?不能不懷疑包藏政治禍心。地方與中央選舉大輸之後,國民黨已反擊無力了,華航罷工可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反正下台已定,反正人事改組在即,罷工於我何有哉?完全不在意勞資協議,每當出現進度,資方代表的副總楊辰就跳出來攪局搞破壞,而且勞工董事也是國民黨中常委李昭平,全不站在勞工這邊。擺爛就是罷工之母;罷工迫在眉睫,哪有開心開趴的餘裕與心境?送董事長?席開六桌?吃好吃滿?其中無詐?而且只見提油救火,忙不迭深夜宣布桃園、松山全部停飛,就是給罷工者顏色看;玉石俱毀,在所不惜。最可訾的是總經理張有恒,擺明「早就辭」了,視新政府如空氣,既不接受協調指揮,也不接交通部長賀陳旦與新董座何煖軒的電話、簡訊,一副坐山觀虎鬥,事不關己狀。國民黨藉罷工打擊新政府的用心昭然:比如立委許毓仁稱此事件是「航空界的太陽花」,要新政府「好好處理」;文傳會主委周志偉轟「新政府要負最大責任」;中常委李德樵譙「貪婪空服員」。國民黨如此用心,同樣肚腸,渾不知民心向背,如何可能不輸?

對的戰爭:國民黨一貫支持資本家、打壓勞工,激起罷工的惡法〈勞基法〉84-1修正案,即是國民黨傑作。空服員罷工,與總統出訪當天撞期,蔡英文不以為忤,反刻意挺身空援:「如果不是忍無可忍」云云。蔡英文一句話,國民黨如何可能不輸?

不過,小心。華航引信拆除了,但勞資事件卻是未爆彈;國民黨盤算的,或許不是一場戰役的輸贏,而是打一場戰爭。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6-06-28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