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老酒裝老瓶,司法改個鳥?

◎ 金恆煒

司法院正副院長賴浩敏、蘇永欽終於點頭,願意鞠躬下台了,大家也終於鬆了一口氣。但是,慢著,總統府馬上指派的替代人選,院長由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謝文定出任,副院長由司法院秘書長林錦芳出任;大家不只不會眼睛一亮,最大的觀點可能是:怎麼又是老酒倒進老瓶子裡!

依總統府發言人的說法,司法改革為司法院下一階段的重大任務,而謝文定出身司法實務,其資歷將有助於內部溝通。至於林錦芳,聽起來是為了「彰顯性別平權的決心」,與司法改革不見得有必然關係。

謝文定也好,林錦芳也好,皆司法系統的老官僚,他們能衝決司法羅網嗎?難怪有法律背景的民進黨區域立委吳秉叡、不分區立委顧立雄都不看好,都認為此一任命是保守有餘、開創不足,言下自是有所質疑。時代力量的立委黃國昌更不客氣的表示:「無法接受」,尤其批判林錦芳在秘書長任內為推動觀審制引用不實民調,「公然欺騙立院,公然欺騙整個社會」。

老實說,從蔡英文上任以來政策、用人的保守性來看,提名謝文定與林錦芳,一點也不教人奇怪。問題是,人民用選票把國民黨轟下台去,讓民進黨全面執政,是要民進黨延續黨國香火?還是要徹底清除兩蔣打造的「法」統?答案太明確了。

先提一個常識性的結論:沉浸於黨國醬缸愈久的,其病愈深,整治也愈難;這就是沉痾,是惡性腫瘤,非一刀割去不可。要進行台灣維新,只有「打掉─重練」一途。台灣司法的兩蔣幽靈,是代有傳人,馬英九的特偵組就是百煉成精的一例,至於王清峰、羅瑩雪、黃世銘、越方如或像違憲違法的蔡守訓之流,盤根錯節盤踞在既有的體制內,如何改革?

司法改革是從專制走向民主的最重要工程,是基礎工程,這一步不到位,改革就是玩假的。立法院的「促轉條例」,諸如「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平復司法不公,還原歷史真相」,甚至「處理不當黨產」,哪一樣與司法無關!「促轉條例」是清除黨國過去之惡,司法改革則是重建未來正義守護神的開端。

司法改革可以有兩個進路:一個是穿著衣服改衣服。蔡英文用謝文定著重「內部溝通」,看來是要採取「小腳放大」的模式;另一個才是人民期待的:打破黨國司法結構,另外建構嶄新體制。難不難?當然難!不然還需要總統領軍?但不是沒有途徑,比如陪審團制,或採檢察官、法官選舉制。「非不能也,是不為也。」端看有沒有魄力、勇氣與遠見。

司法改革,是深層結構的轉變,不達到「典範轉移」不為功。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6-07-12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