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做個男子漢罷,戴立忍

◎ 金恆煒

以「未對戴立忍的政治背景做全面深入調查」,中國的電影公司突然且片面撤換「沒有別的愛」男主角戴立忍。老實說,沒啥奇怪。今年一月發生南韓歌星周子瑜事件,六月發生香港何韻詩事件,七月又有台灣戴立忍及日本水原希子事件,全屬中國國家資本主義下的共產痞子行徑,反映出的是共產中國「窮到只剩錢」的霸氣;套何韻詩的說法,「這不是最後一件」。

奇的是戴立忍的反應。洋洋灑灑三千字的懺悔書,只差沒有跪下來。馬上的聯想是「教父」電影中的一幕:影射法蘭克辛納屈的演員到飾演教父的馬龍白蘭度面前做哭哭啼啼狀,反覆的喃喃說:「我該怎麼辦?」聽得坐在椅子上的教父猛然站起來,打了他一個耳刮子,怒斥:「你到底有什麼問題?做個男子漢!」

戴立忍到底有什麼問題?識與不識戴立忍的,除了隔海唱紅的藍血之外,紛紛跳出來聲援,並且拿周子瑜事件相比。但是但是但是,周子瑜是在經紀公司主導、發佈下的道歉,戴立忍卻是自動自發。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周子瑜是二八小佳人,戴立忍則是年過半百的中年大叔,這是其一;周子瑜出道不久,閱歷不多,懷抱的是赤子之心,戴立忍可說涉世已深,點染亦深。周子瑜受到憐惜,戴立忍也應該?

屈從裹脅,戴立忍不惜祭出觸動靈魂深處的句子:「我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根不會斷、身上流的血脈也不會斷」,這是最不文明的血統論;「我參與公民運動是社會參與,並非起於政治行動,更無關於特定政黨的支持。」遠隔台灣海峽,如此降身辱志,出賣人格、放棄基本人權、踐踏民主,完全服膺中國「姓黨」的政治命令。唉,可憐又可恥。

戴立忍好像深諳「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中共天條,一五一十的細數自己牴觸中國的罪行:諸如拿拍攝的短片與某個公益基金的年輕人分享,然後懺悔說,事後才知道那個基金會與民進黨有關;執導高雄市形象廣告,拍了取材真實故事「不能沒有你」,因為事情就發生在高雄、台北二地,所以撇清表示除了申請高雄拍片中心的支援外,也申請台北影委會的支援,還拉出馬英九特地撥冗觀賞,做為無罪的旁證;至於看神韻舞蹈團的演出、聲援太陽花學運、參加反核四遊行、在自由廣場手舉支持香港普選的牌子、名列「時代力量」網推的不分區名單,全都是無心之失,要中國老大哥大發慈悲,手下留情;一句話:「下次不敢了。」

同為天涯淪落人的何韻詩表示:「為了一份工作,連基本尊嚴都放一邊,那到底這工作為了什麼?」做個男子漢罷,戴立忍。

現在新政府非出手不可。我們有文化部、有官股掌控的三台及公視等,對抗萬惡的共匪,讓台灣藝人有尊嚴的出場罷。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6-07-19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