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侯友宜所謂的「初心」是什麼

金恆煒

侯友宜以高人氣代表中國國民黨披掛爭取新北市市長寶座,宣佈出征的第一場造勢,他提出四字訣「不忘初心」。要問的是,他的「初心」是什麼?不旋踵間出現了兩個質疑:一個是鄭南榕事件的質疑;一個是盧修一事件的質疑。是不是還有更多的「初心」未爆彈出現?可能。問題在,侯友宜如何回應攻其罩門的挑戰?看侯友宜左支右絀地躲在新鑄的盾後,反而透露了「觀過知其不仁」的窘態。

先看鄭南榕的質疑。侯友宜宣佈競選後接受《自由時報》專訪,回答了鄭南榕事件;侯友宜明知這是閃躲不了的質問,他也預備了八個字作答:「不完全成功的救援」。馬上被鄭南榕遺孀葉菊蘭打臉,認為是對家屬的二度傷害,而鄭南榕基金會董事長許景河痛斥侯友宜把強制拘提掰成救人,是「經典詭辯」

第二個質疑,來自盧修一。一九八七—八九年間,侯友宜就是逮捕所謂「非法入境」台灣鄉親的國民黨爪牙;盧修一為了保護黑名單人士蔡正隆與羅益世二人,被侯友宜饗以催淚瓦斯並噴辣椒水。侯友宜接受記者追問,遲疑了數秒的回應,依然經典。他說當年黑名單中的彭明敏都出來選總統了,「每個時代應該往前看」,又說,如果用這樣方式清算當年奉公守法的基層同仁也算轉型正義的話,「有這個必要嗎?」

黑名單通緝廿年的彭明敏決定返台,提出了「七條件」,其中一條就是要求執法者道歉。那麼,侯友宜有對鄭南榕、盧修一們道歉嗎?沒有!反而用「救援」做詖辭,「救援」?難不成反要「感謝」侯大隊長?至於「清算」云云的反戈一擊,錯的難道是質疑的鄭南榕、盧修一們,該道歉的也是鄭南榕、盧修一們?

彭明敏能夠回台選總統,是侯友宜的功勞?打破黑名單的是他?更可恥的是,侯友宜把鷹犬行為合理化成「奉公守法」,試問侯友宜奉的是什麼公、守的是什麼法?為了掩蓋自己的劣行惡跡,還牽拖了一干「基層同仁」來賠葬,真虧他說得出口。「往前看」就是不認錯的飾詞,也可見侯友宜完全無視「轉型正義」的真諦在還原真相:沒有真相、沒有正義;沒有真相、沒有轉型。

侯友宜把自己幹過傷天害理的「初心」輕輕放過,那些、這些白色恐怖遺緒的鷹爪行為渾然與他無關,宛如審判耶穌的羅馬帝國猶太第五任總督波拉多所說的話。波拉多受不了群眾的壓力,把耶穌鞭打了,交給人釘十字架。波拉多於是說,不把耶穌釘十字架,反要生亂,於是「拿水在眾人面前洗手,說『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擔罷。』」

至少波拉多知道耶穌是義人,也知道釘耶穌在十字架不是「救援」,即使當場「洗手」,依然躲不過後人的「清算」。侯友宜二、三十年後為市長大位才洗手,不免太晚了罷!?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8-04-19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