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管爺們的「聖戰」?

金恆煒

新任教育部長吳茂崑上任第一件也是最重要的歷史性決斷,就是快刀斬亂麻,以「違反正當程序」砍掉台大校長遴委會的管中閔聘任案。台大如何因應?藍丁丁、紅丁丁的大咖小咖絡繹不絕地傾巢而出,一方面痛斥民進黨,比如馬英九說「比北洋軍閥不如」、王健壯說「比國民黨還可惡」;當事人管中閔拾龍應台的牙慧表示,這一天「將載入史冊」云云;而檄文的共同點,即龍應台或王健壯鳴鼓的「起而抵抗」,甚至連「聖戰」二字都出籠了。

我們或可同意「載入史冊」四字,這一天有可能是解構黨國台大的契機。口說無憑,且看台大哲學系事件時的總教官張德溥的自供,他說當年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王昇銜命正面宣示:「我是替蔣經國來收復台灣大學失土!」自茲而後,台大即被收編入黨國附隨組織,直到現在。重點是,斷絕管案能不能斬斷台大盤根錯節的黨國餘蔭?

至於把民進黨比成北洋軍閥、國民黨?笑話大了。一九四六年,國民黨特務暗殺李公樸、聞一多,當時出現了十分諷刺的對聯:「天下是老子打來,誰教你開口民主、閉口民主?江山由本黨坐定,且看我一槍殺人、兩槍殺人!」國民黨絕對比北洋軍閥凶殘百倍,蔣經國之惡也不亞於蔣介石。

現在回到本題,台大能不能抵死不從?「聖戰」到底?台大下一步要怎麼走?至少有三途。

依目前發展,遴選會已決意不解散、不重選,也就是「不戰、不退、不進、不和」 ,誓死與教育部周旋到底。老實說,此路不通。原因很簡單,台大去年預算超過六十七億,明年度預算大約九月要送出。台大左手焦土、右手乞錢,套句老話:「不知其可也」。所以遴選會的「拖」字訣,全不管用。

台大的第二條路,黨國結構的挺管派全員退出台大,自立門戶,這是有先例的。一九○八年九月,胡適就讀的中國公學鬧出大風潮,大多數學生退學出來,另組中國新公學,於是租校舍、埋鍋煮飯、聘教員、排功課,正式上課,胡適且權充英文教員。這段歷史詳略,請見胡適《四十自述》。現在台大這群壯士又掛黃絲帶、又到處串聯「起義」,又念「新五四」的失效魔咒,爺兒們不如揭竿而起,讓世人刮目相看。問題是,他們有此膽識、能耐與本錢嗎?而且成立大學,依然要向政府立案,依然受大學法部勒。老實說真要硬幹,還有投共一途:到中國成立中國台灣大學,既投中國統戰之所好,又兵不血刃完成聖戰。

上上之選的是回歸民主法治的第三條路:走司法途徑。無論遴選委員會或管爺提出,不管民事、行政訴訟、監院請願或有辦法打憲法官司,一旦上了公堂,所有的黑盒子勢必打開,過去秘而不宣的伎倆、堂奧全攤在陽光之下,那麼誰是誰非、誰糟蹋台大自治誰不是?一目瞭然。怕就怕不告,一句話忠告爺兒們:不告的是龜兒子!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8-05-03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