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侯友宜的鐵布衫

金恆煒

「當初為何提拔侯友宜為警政署長?」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質疑蘇貞昌,不能說「是手下就好人,作對就壞人」。蘇貞昌接受記者做出回應,承認「侯是好署長,但不一定是適當的市長」。侯友宜出任行政院長蘇貞昌的警政署長,這個事實可不可能被挪用為他的金鐘罩、鐵布衫?文大宿舍案遭北市都發局判定違法之後,侯友宜頓從號稱的鐵漢落實為包租大戶;已沒口水可噴了,除了拿「明明不是這樣解釋,變成扭曲解釋」以解圍外,別無說詞,只能用民進黨反將民進黨:「若對手指稱貪污犯,那還會提拔我當署長?」「貪污犯」云云,不知出處何在?「若」字是假設辭,是他自問自答,不過藉此提問來反戈一擊,不但攻敵之必備,還能矯飾一己破產的人格。

「提拔當署長」果有證據力?說笑了。警察屬公務人員,警政署長是事務官,非政務官;警政署長既非政務官,閣揆如之何替他背書?民進黨打破中國國民黨五十多年的政權壟斷而執政,但公務人員幾乎全是國民黨積留下來的,老實說沒什麼可選擇,僅能在黨國的池塘裡摸魚摸蝦;侯友宜的任用必須放在這個脈絡來看,才能獲得確解。所以侯友宜之「為何提拔」?當不了他的擋箭牌。

退一萬步說,即使政務官罷,比如前總統李登輝破格拔用軍頭郝柏村為行政院長,兩人從「肝膽相照」演變為「肝膽俱裂」;李登輝做不了郝軍頭的信任保證。同樣,前總統陳水扁任用也是軍旅出身的唐飛為閣揆,也幾乎鬧到凶終隙末的結果,陳水扁做不了唐飛的信任保證。李登輝不能做郝柏村的保證書,陳水扁不能做唐飛的保證書,蘇貞昌豈能當侯友宜的保證書?

台北市開了鍘,侯陣營計將安出?老K市議員王鴻薇說柯文哲借刀殺人,用抹黑手段把學生當犧牲品。馬英九跟班羅智成更栽贓侯陣營說,這是柯P的投名狀。問題是,宣佈侯友宜違法,出自台北市政府,與民進黨毫無關涉;台北市是無黨籍的柯文哲當家,而且柯文哲與民進黨候選人姚文智爭市長寶座,與民進黨間有緊張關係,柯文哲哪有理由打擊侯友宜為蘇貞昌張目?何況民進黨決定不與柯文哲合作時,親柯人士還鐵齒威脅說,柯P本來可以跨河救蘇貞昌,現在綠白分道揚鑣,蘇沒救了。柯文哲要看蘇貞昌倒,如何可能為蘇鬥侯?

侯陣營如此急不擇言,只代表一件事:侯友宜沒有武器了;什麼娘家啦、太太啦、女兒啦等等等等,不過是「鐵漢」的障眼法。現在真相了了,只剩拉蘇貞昌、柯文哲當稻草人亂打一氣之一途。但有用嗎?

侯友宜早就設計以「解約」來斷尾求生,無效啦。包租之家的扒糞不但會扒下去,本來用來制敵的學生住宿權,反而可能成為侯友宜的未爆彈。看倌們繼續看下去。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8-07-05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