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台灣的民主怎麼了?!

◎ 金恆煒

延燒了三個月的「論文門」,會不會因為蔡英文翻箱倒櫃掏出「壓箱寶」的論文而偃旗息鼓?恐怕難難難。

小小論文問題,蔡英文的回應像擠牙膏,一次擠一點,終於釀成森林大火而不可收拾;民調顯示,有五成的民眾傾向不相信。連論文危機都處理成零零落落,蔡英文的執政能力難怪備受質疑。

更可議的是,蔡英文最後為自己辯護的論說,其中有一句最叫人拍案。蔡英文說:「三十五年前的教育部,不是民進黨的教育部,更不是蔡英文的教育部。」那是誰的教育部呢?當然是蔣經國的教育部、是李煥的教育部;蔡英文拉中國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替她背書的「嚴謹審查過程」說法,不過是黨國徒孫後台叫好,民進黨人能拿來說嘴?天才。

再說,三十五年前的一九八四,民進黨還沒有成立,「不是民進黨的」云云,理直氣壯卻「無知」得可怕,虧她還是民進黨內的唯一強人!重點是,三十五年前的蔡英文正是「威權時期選擇服從」的典範,難怪蔣經國任命的大法官要出手聲援。蔡英文在美國、在英國都沒名列馬英九、胡志強等特務學生「黑名單」,可見「服從」之一斑;拿郝龍斌的話當反證,不僅不能證成,恐適得其反。

從「民主」角度看蔡英文,就像陳菊批柯文哲的話:「在踏進台北市之前,跟台灣民主發展沒有任何關係。」這個斷語折射到蔡英文身上嘛也通。蔡英文在踏進民進黨政府之前,跟台灣民主發展何嘗有任何關係?陳菊當然為台灣民主坐過苦牢,問題是,為什麼能用「民主」貶抑柯文哲卻無視另一人?權力果真令人目盲嗎?

沒有為台灣民主打拚過也就罷了,至少不能對台灣或台灣民主「無知」;這一點柯文哲與蔡英文有得拚。柯文哲崇拜毛澤東,要以老毛為師;老毛讀《三國誌》起家,結合馬列與中國帝王術,遂打造自家成一代魔王;柯文哲竟尊為偶像!最近柯文哲抨擊時代力量等小黨犯的錯誤是「統獨軸上的競爭」,表示:「我們需要的是明治維新,不是義和團。」什麼跟什麼呀。

台灣的民主發展是從《自由中國》提倡言論自由、雷震們籌組反對黨起步,目的在打倒「一黨專政、一人獨裁」,到彭明敏、謝聰敏、魏廷朝〈台灣人民自救宣言〉,則為台灣擘劃「公投正名制憲入聯」的藍圖;從此一歷史軸線來看,台灣民主即是為台灣獨立催生。香港人追求的何嘗不在此?「反送中」是起步,若運動不「被夭折」,「獨立自主」勢必成為香港民主的動力與目標。其次,柯文哲強調明治維新而反對義和團。明治維新在文化思想上是「脫亞入歐」:脫離中國文化邁向西方文明,政治上是尊王攘夷,導致軍國主義。如果柯文哲服膺明治維新,那就與他倡言的「兩岸一家親」完全背反扞格。「兩岸一家親」是習大大文攻武嚇台灣的用語,也是赤媒蔡旺旺收買柯文哲的第一說,目的在使台灣中國化,柯文哲胡扯亂扯:「兩岸一家親不涉及政治」!我的媽,真敢說。至於把明治維新與義和團做「非此即彼」的對立,不知邏輯何在?民主化、多元化的台灣如何會成就「義和團」? 在「習主席萬歲!」三呼下,義和團才有存在的溫床。

台灣民主的空氣看來稀薄;蔡英文、柯文哲固無論了,連赤包、草包都有粉絲!台灣還要加油。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9-09-26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