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好個西門大官人韓國瑜

◎ 金恆煒

現在政治人物的不堪,已到了不忍卒睹、不忍卒聽的地步。像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活到六十多歲所謂「耳順」之年,竟比雌黃小兒的大腦還不如;說「不如」還是客氣話呢。

韓國瑜「吃喝嫖賭」過一生,這是他的志工隊長周拱照在造勢場合當著韓面公然宣揚於眾的話。吃喝玩樂到六十,難怪開口就是黃腔,就是胡說八道,只能用八個字形容:頹敗心靈、幼稚腦袋。

為了拉青年票,韓國瑜設了「青年政策論壇」,要與青年人座談,強調不投票給他沒有關係,但拜託要看完他的「完整政策」。韓國瑜出口成髒、信口雌黃,哪需「完整」?蛋殼打開是臭的,需要把整只雞蛋吞下去才能判斷?

在號稱「傾聽之旅」的雲林,青年人提問:當選後是否會與中國簽「和平協議」?另位青年更替他焦急,要韓應明確說「不」,才能破除「芒果乾」。據報導,韓國瑜不敢正面回應,一味避談「主權」問題,卻天外飛來一筆,致詞時說:「清朝時有人貪污被抓,被問犯案動機,竟然回答『我要反清復明、我要推翻清朝滿洲皇帝』。之後又有一個人去玩女人、嫖妓被抓,又被問犯案動機,沒想到他回答『我要多生孩子、我要反清復明!』」在場的立委參選人據說皆尷尬不已。「年代」主播張雅琴在節目中痛罵:一天到晚在那邊講嫖妓、玩女人,「你到底多想那個sex呀!真受不了!」老實說,這是韓國瑜人格特質的反映,正像《金瓶梅》中的西門慶那廝,韓國瑜堪稱今之西門大官人!

韓國瑜好色成性倒罷了,亂掰中國歷史,比中學生程度還差。中學生大都知道清朝「文字獄」很厲害,為官貪污固然所在多有,但誰敢說「反清復明」、誰敢說「推翻滿洲皇帝」?那是「大逆罪」,恐怕不只滿門抄斬而已。滿洲建國一百四十五年了,龔自珍詩:「避席畏聞文字獄」,文字都能賈禍,何況造反?至於嫖妓,大清廢官妓,「文武官宿娼者杖八十」,但私娼盛行,《清稗類鈔》說:「咸豐時妓風大熾,…士大夫相習成風,恬不為怪…」到了晚清,「官僚狎女娼特盛」,甚至有《清代聲色志》問世,何關反清?諷刺、隱喻一旦涉及史實,不容扯淡,那不僅是假新聞,而是有意詐欺。

韓國瑜把杯觥交錯與酒肉朋友「喝酒、打屁」的黃腔黃調、胡亂扯淡拿到檯面上搬演,一貫「群居終日、言不及義」,現在突然要在大庭廣眾下即席發言,不失言、不亂開支票也難。韓國瑜人格卑下、知識全無倒也罷了,最慘的是替他擦屁股的國政顧問團總召張善政之流,不成為「張善後」也難;令人噴飯的「善後」之言是:「至少韓國瑜有很多想法」。「至少」二字吃緊!坐實韓「失言」、「亂開支票」是真,但用「有想法」遮其醜。

「張善後」身居總召,當韓的擋箭牌,至少是「必要之惡」。但竟也有台師大國文系教授林保淳要引經據典替韓國瑜平反,林保淳說,韓某說出不少讓人腦洞大開的構想,看似荒誕,但其中自有真意;他的例證是莊子的自評:「以謬悠之說,荒唐之言,無端崖之辭,時恣縱而不儻,不以觭見之也」。這話見於〈天下篇〉,其實是莊子〈自序〉。這位國文系老師也真敢,強姦莊子的哲思來硬拗韓某的無知與無識,糟蹋自己吃飯的傢伙保此酒囊飯袋。

佛頭著的糞,不只韓國瑜也包括了林保淳。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9-10-31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