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陳水扁進立院

◎ 金恆煒

陳水扁進立院!有沒有搞錯?天方夜譚嗎?

陳水扁雖然還是民進黨員,但也是「一邊一國行動黨」的成員;說「精神領袖」也好,說「園丁」也好。由「一邊一國」推舉為不分區第六名,只要政黨票達標,陳水扁自可以進立院當立委。不過,慢著,中間卡著「中選會」。陳水扁不必掐指就算好了,他說:「中選會沒辦法解決阿扁參選問題」,「中選會所說的都是法律問題」,「同不同意」是蔡英文總統點不點頭的「政治問題」。

果不其然,蔡英文不點頭,中選會乃祭出〈選罷法〉第二十六條剝奪了陳水扁參選資格。不過,再慢點,看看新北議員蔡錦賢的案例。一樣違反第二十六條,無論馬政府或蔡政府的「中選會」,通通放行蔡錦賢。監察院不服,調查後固然糾正了內政部,但也認為「〈選罷法〉規定不明確,才讓蔡錦賢鑽了法律漏洞。」蔡案的各方攻防涉及法條太詰屈聱牙,不再徵引。重點是,蔡案與扁案都是判刑確定,不同的是,蔡案「尚未執行」,扁案「保外就醫」,就法律漏洞而言,沒有二致;中選會既同意蔡「得登記為候選人」於前,自當同意扁「得登記為候選人」於後,才合乎法律的一致性。蔡政府到現在還欺負扁,用選票還公道才是台灣人的公平正義。

陳水扁被中選會判出局,是不是斷了立委之路?也不盡然。扁立刻透過錄影向支持者喊話:只要一邊一國達到門檻,就能成立黨團,到時候扁就能充當國會助理云云。陳水扁能不能進國會,不在蔡英文、不在中選會,而在挺扁的選票能不能極大化。陳水扁屈就國會助理,正像《孟子》所說的「重作馮婦」;《蓬萊島》政治案出獄之後,即充任扁嫂吳淑珍國會助理,一如西諺所說「History repeats itself」。扁回鍋國會不過區區助理,卻有《世說新語》「捉刀人」的架式,「此乃英雄也」。阿扁回來了,台灣政治絕對有看頭。

一百分的台北市長,又是為民進黨打下執政基礎的兩任總統,成為超級助理,不只是動見觀瞻,也將有一言定乾坤的力道,更重要的是,陳水扁的傳奇將繼續寫下去。

最近龍應台在臉書上貼了她發表於《柏林脈動》的文章〈兩千三百萬人在獨木舟上〉,她的許多論斷都大有問題,比如拿台灣民主成就作為打破「儒家文化和民主制度無法相容」論述的反證,其實全錯,台灣民主化的推手是儒家對立面的自由主義,正足以證成儒家開不出民主。她又認為台灣「今天變成一個民主國家……沒有流血……。一九八七年解嚴以後,政權的交替基本上公平而有序地進行了三十年。」然而打破一黨獨裁、完成政黨輪替的陳水扁,二○○八年在總統府交卸政權幾小時後就以「莫須有」的國務機要費案「限制出境」,在馬英九指揮下,特偵組與法官們赤裸裸穿上黨國鷹犬的制服,要治「竊國者」扁於死地。哪裡合乎龍應台所說的「政權交替基本上公平而有序」?

陳水扁起伏跌宕的政治生涯正見證台灣民主化的艱困;陳水扁重出國會,勢必讓保守、反動力量剉咧等。更可以浮一大白的是,氣死中國及其同路人、哈巴狗。親快讎痛,不亦快哉。

集中投出選票給「一邊一國」,陳水扁進入國會猶如帶入千軍萬馬;陳水扁時代的光榮可以再現。給陳水扁再造傳奇的機會,可讓台灣早點完成「正名制憲」的歷史。就那麼簡單。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9-12-26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