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賣國典型,吳伯雄台奸嘴臉  


◎ 廖清山

                                                                                                               
曾經堅持參選台灣省長,甚至說出「就算只剩阿里山,也要選到底」的吳伯雄,日前與胡錦濤見面時,脫口說出「台灣島內」,引發軒然大波。
台灣從「中華民國」、「省」、「地區」,再變成「島內」,也許明日只剩下「阿里山」可稱呼。吳伯雄真是有夠天才,不過這也不算他的發明。「地區」、「島內」也者,一向是中國的政治用語。如今只是由吳伯雄配合演出罷了。

「只剩阿里山」,顧名思義,也就是台灣下沈,只剩下阿里山浮出水面。是則 Ilha Formosa(Beautiful Island)就要成為 Ilha …..抱歉,我不懂Portuguese,實在不知道怎麼說話,但求不要有那麼一天。

但以維持現狀——外來政權最喜歡利用這口號麻醉台灣人——而言,「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中華民國」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統轄(又稱竊佔)地區。這一點,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中華民國」不敢承認,也沒有資格承認。且不說它,單以「台灣島內」而言,「福建省」的金門島、馬祖島被除外,「台灣省」的澎湖島、綠島……悉數被切割。把那麼多「島」硬生生的變沒有了,如此吳伯雄倘若還不算賣國,究竟什麼纔算賣國?

馬英久為了替吳伯雄緩頰,說自己留學時代,也看過海外獨派刊物用「島內」這個字眼。馬英久的說法,的確在台獨聯盟的網站上獲得應證;不過台獨大老蔡同榮澄清,他們當年是不承認國民黨統治的中華民國,才用「島內」取代「國內」,和吳伯雄的用法不同。

蔡同榮說:「(當年)如果說台灣是『國內』,等於接受國民黨(統治)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獨派)這樣講(島內),是因為不願去承認中華民國。這個理由對吳伯雄是不存在。」

先不管彼此的看法和講法,但以馬英九突然重視台獨聯盟的「言論」,在此提供一個自1963年開始就從事獨立運動的本人,一般性「言論」,讓他參考。

 

沒有藍綠,只問是否台灣人

不知從何時開始,台灣突然分成藍綠。整個社會忘了其實還有黑白、是非,論人談事,往往一分為二,不是藍,就是綠,很簡單,很省事。然而這種最原始、最幼稚的二分法,卻把台灣搞得更加紊亂、複雜,剪不斷、理還亂。

當然,從黨旗的顏色看,中國黨有藍白;民進黨有綠白。有人為了便宜談論,乾脆去掉共有的白色,把兩大黨簡單的歸於藍綠兩色。後來始作俑者「突然」想起台灣還有其他政黨,更有所謂「中間選民」的一般人。但是他們不肯面對現實,直接將所有住民都歸類,分為泛藍泛綠,好像沒有顏色就是不可以,難怪大家會活得那麼辛苦。

但最令人感到莫名所以的,他們的分類,實際上非常不科學,很可笑。親民黨是深藍,台聯是深綠,這深淺是如何界定的?而且他們願意承認嗎?像「新黨」那樣,上上下下都把「祖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當成基地的政黨,究竟應該算是紅色,或是繼續讓她忝為藍色一員?若算是藍色,比親民黨的深淺程度又是如何?而台聯一再揚言,民進黨是假本土,非要同其切割不可。言外之意,他們對綠色民進黨相當有意見,那麼他們到底要離開綠色變成藍色,或者將綠旗搶過來据為己有?萬一這種事情發生,民進黨還算不算綠色?要不然,又要成為那種顏色?其他尚有什麼藍皮綠骨,綠皮藍骨,忽藍忽綠,忽綠忽藍,······細細追究下去,只會讓人眼花撩亂,一個頭兩個大。

其實在我看來,一般人也就算了。在台從事公共事務,當然包括(尤其是)政治人在內,那些所謂顏色,只不過外人的附加物,當不得真。要緊的是,看看他們是不是台灣人?算不算台灣人?是台灣人,自然同這一塊土地有關係,有感情,有負擔。若是外來者,他們本來就不屬於這裡,我們又能夠期待他們替台灣做什麼好事?

一定有人會問,誰是台灣人?

基本上,台灣目前屬於「中華民國」這個架構。曾經推翻過蔣政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向認定「中華民國」不是一個國家,台灣只是他們的一部份。他們將所有居住在台灣的人稱為台灣人,自然,這是地區性的分法。可是台灣人卻將這個分別(或分裂),做為當家做主的基調,決心脫離「非台灣人」的控制。偏偏台灣有外來者,堅持他們是中國人(我大都稱之為「中國人」,有別於實際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盡義務、享權利的中國人),完全不承認他們是台灣人,還敵視台灣人,打算把台灣人當成交換品,向他們的祖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邀功。新黨、親民黨和中國黨正是這種人。所以台灣人這三個字,有其存在的意義,而且意義特別重大。
區別台灣人和「中國人」並不困難。

通常台灣人比較老實憨厚,受到欺負,很少反抗;有人壓搾,只要放鬆一點,台灣人恐怕還會頷首言謝。對於台灣,他們就想付出,而且還不嫌多。

「中國人」則不然。他們到台灣來的目的,本來就是要利用這塊地「反攻大陸」,反攻不成,他們反過來對這塊土地的居民剝削壓搾,予取予求。而且理直氣壯的欺負台灣人,連不學無術的藝人,開口閉口就是「台客」、「台客」,尖酸刻薄的公然藐視侮辱台灣人。喧賓奪主,反客為主,正不知人間還有人性,更不要說公義了。胡志強夫婦交通失事,台灣人沒有追究他們違法使用公務車助選,大家替邵曉鈴的受傷禱告祈福;原該受到禮遇和尊重,七百多萬台灣人選出的最高領導人陳水扁的夫人吳淑珍,本想幫助丈夫利用機要費發展外交,只因方法不被「中國人」認同,明明不是公務員,卻被指貪污而起訴。出庭時,体弱昏倒,「中國人」連諷帶刺,指她演戲、假仙,毫無止境的嘲弄譏笑。連法官也多達四次,催迫續審。台灣人和「中國人」的不同,明顯的看出前者高貴,後者低賤輕薄。

除了台灣人和「中國人」,中間還有兩面人。這類人,就是一般所說的台奸。他們為了謀取利益,不惜賣身求榮。必要時,甚至幫助「中國人」欺負台灣人。當然,這是非常不可取。

我們的期望是,「中國人」早點認清現實,老老實實的變成台灣人;台奸都洗心革面,不再為非作歹;台灣人多多体諒、照顧台灣人,有什麼問題,自己解決,一旦外人想要欺負,絕對聯合對外,否則我們只能永遠匍匐在別人腳底下,拖老命。

(2006年12月17日,美洲台灣日報)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