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吳伯雄知道「去中國化」是什麼東西嗎?

廖清山

吳伯雄在南京大學的演講提到,中國文化大革命讓他們付出慘痛的代價。因此以意識型態做民粹式的政治運動,在過去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就已經讓他們在很多事情方面倒退。所以他認為,台灣「去中國化」很難成功。

好像突然之間,他竟變成這方面的專家。

想起近兩年前發表過這方面的文章。諒必吳某人不曾拜讀,怪不得會講出沒有營養的話。
再次推出兩文,希望他清清頭腦。庶幾以後不必在中國人面前,讓他們笑掉大牙。

☆★☆★☆★☆★☆★☆★☆★☆★☆★☆★☆★☆★☆★☆★☆★☆★☆

 

台灣所謂「去中國化」,只是一種政治語言

在台灣,為了本土化、正常化,反對者不分青紅皂白地橫加阻撓。其中最狠毒的一招,便是拋出「去中國化」的帽子,製造族群問題。讓不肯認同本土的所謂「中國人」跳腳(還想再說明一次,全世界都認定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在台「中國人」從不向中華人民共和國盡義務,卻敢大面神的自稱中國人,真不要臉。其實說穿了,他們不過是假中國人);也叫腦筋轉不過來的台灣人窮緊張。

改革,自然免不了出現不適應的人。面對這些人,只能確定改革有沒有必要?方法做得對不對?而不是妥協,甚至於停止改革。
目前在台灣,被指「去中國化」最突出的本土化和正常化,其實非常必要,而且非做不可。

譬如將軍隊內部的刊物、軍人服飾和重要裝備上長期使用的「中國」字樣全部換掉。「中國」,全世界既然認定她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幹嘛要做無謂的爭奪和混淆?本土化只是誠實的面對現實,尊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地位,而非淺薄的「去中國化」,其理甚明。

而將陸軍防空飛彈與海軍岸置反艦飛彈彈箱外原先漆有「中國陸軍」與「中國海軍」的字樣全部抹去,以迷彩替代。這是權宜之計,理由則與上述相同。
至於修改歷史教科書內容,將中國史和台灣史分開,並不再稱孫中山為「國父」。中華民國成立時,並沒有包括台灣,而且尊稱孫中山為「國父」的「中華人民國」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不承認孫中山為「國父」。改變稱謂才是合理。

其餘,諸如「我國」、「本國」、「大陸」改稱「中國」;「武昌起義」改稱「武昌起事」;漢朝「征伐」或「征討」匈奴,改為「攻擊」匈奴;「秦始皇併滅六國,統一天下」中的「統一天下」被刪除。這一些,只是向歷史交待,也讓後代了解定位的原則。

你很少聽到美國人說「我國」、「本國」什麼的。美國就是美國,中國就是中國。只有中國人和戰前的日本人最愛說我國,我國。弄到最後,連人在美國都會指著美國人說,我們中國人,他們外國人。至於英語是英語,中國話卻成「國語」。聽起來,就覺得好笑,也使人明白本位主義的不可取。

過去有使用漢字(不是今日簡體化的中文)的幾個國家,越南已全面停止使用;韓國除了一般不再使用漢字(國名、地名、人名等部份保留),也要求外國改用某些漢字稱謂,譬如漢城改為首爾等;至於日本,曾經進行一次文字改革,規定了1850個「當用漢字」。過去還創造和簡化了一些漢字,如「辻」(十字路口)、「峠」(山路)和「広」(廣)。有些漢字,也與本來的意義不同,如「怪我」(受傷)和「立腹」(生氣)等。這一些,都是他們考量本土化、正常化的必要措施,自然也得到期待的成就。

中國的漢字改革,除了簡化的部份(還包括由左向右的橫寫),文化大革命時期,很多歷史文物、私人古玩,甚至祖輩遺物在「破四舊」的口號下被紅衛兵砸爛;一部分科學工作者被迫下鄉,研究工作因而停頓。文革後期的「批林批孔」,直接對準了中國文化自漢朝後的主流儒家文化。這就不知道要從何說起了!可憐的是,在台「中國人」絕對不肯或不敢正視這個歷史缺口。

說實話,台灣的問題若一味在「中國來中國去」之間糾纏不清,永遠也無法得到解決。

廖清山 2007-08-08

 

 

「去中國化」的今日中國

我有很多來自中國的朋友,他們是醫生、教授、學者或工程師。這些人都很敬業,做人也相當忠厚。雖然意見不一定都會相同,彼此還能尊重對方。所以交談起來,覺得相當愉快。

有一次,一個北京來的學者,問我說,台灣人贊成獨立的人,多麼?我說數字我不知道,但肯定不少,起碼和我來往的台灣人,抱持的都是這種態度。他好奇的問我說,為什麼要獨立?

閒聊嘛,大家輕鬆一點比較好。我就撇開理論(其實我也只懂一點皮毛),舉他為例,問他,假如有一天他覺得美國好,想留下來,而他父親一定要他回中國去就職、結婚、生孩子。特別是職業經由他父親安排,結婚對象也早經選定,甚至明言一年後一定要生個孩子。他能答應嗎?

他想了一下,頷首說,他了解我的意思。

過去的中國社會,父母命,不敢違。但這是什麼時代了,還有人要求離家獨立生活多年的下輩,遵從家長的命令,接受不願意過的生活方式嗎?

我不敢肯定這位學者,到底了解我的意思多少。但起碼他沒有面紅耳赤,與我爭論不休(我不喜歡爭論,假如發現意見絕對相左,我一句也不多說)。我在他身上,看到文質彬彬,古中國人的特質。

除了欣賞這些人,過去我也非常喜歡中國文學。在接觸日本和西洋文學以前,看了不少中國文學作品。

有個祕密,現在可以說了。中學我念的是台南長榮中學,當時管理圖書館的周秀錦小姐,常常違禁的讓我進入禁書室看禁書(很感謝她)。我在那裡認識魯迅、茅盾、老舍、丁玲、巴金、曹禺······等作家。多年後,我雖然看三島由紀夫、川端康成、傑克倫敦、福克納等人的東西。但有機會還是會看余秋雨、蘇童等中國作家的作品。甚至年輕一代的韓寒、郭敬明的也看。

不管那些作品寫得如何,是不是真的喜歡,我常會在那些作品中間,看到中國人喜怒哀樂,有血有肉的人性。這是寶貴的活之條件,也是我可以肯定中國的地方。

曾幾何時,最近聽到的,多年以來,假冒僞劣産品,先在中國國內的流行,如今更擴展到世界各國。他們仿冒名牌産品,盜版文化産品,以及質量低劣、以次充好的商品,比比皆是。尤其是有毒的飲食商品,假烟、假酒、假藥、假油、假醋;毒米、毒肉、毒菜、毒茶、毒鹽,在市場上大行其道。

消費者接二連三地、成批成批地成爲受害者。輕則中毒,上吐下泄;重則昏迷,致殘致癱,以至于喪失性命。

在中國國內,不知一般人如何看待,政府則是避重就輕,甚至加以否認。

但中國假冒僞劣産品在俄羅斯泛濫成災,引起俄羅斯媒體的驚呼:「新一輪可怕的『黃禍』正滾滾而來!」在新加坡和日本,因服用「禦芝堂」的減肥産品,導致許多人肝功能衰竭。新加坡查收了市場上的全部中國减肥藥品;日本則展開全面的調查和管制;同時,兩國都正對中國假藥害人事件展開相關的法律行動。美國和歐洲對假冒僞劣産品,也非常重視,開始全面調查和管制。

過去的中國,大官人就不說了。一般人大致講求禮義廉恥。「禮是規規矩矩的態度,義是正正當當的行為,廉是清清白白的辨別,恥是切切實實的覺悟」,「共同校訓」這樣教過。

不管有多少中國人真正遵守實行。至少在書上和朋友身上也曾看到,也曾感受過。

今日中國,卻是那個樣子。這不是一種「去中國化」嗎?

外國人可以不吃、不用中國貨,可是中國人呢?我替他們感到悲哀和忿怒。

廖清山 2007-08-1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