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麥可傑克森和陳水扁的「手銬」

◎ 廖清山

2008年,世人看到陳水扁被戴上手銬。步出特偵組時,高舉被銬上手銬的雙手,高呼「政治迫害」、「台灣加油」。隨即被法警請入內,帶往台北地方法院。

在事發之前,聯合報社論便曾預告,「(法官)可能不斷提訊,國人就可看到上了手銬的陳水扁,在特偵組不斷進進出出。 苦了攝影記者,卻飽了國人的眼福。 因為,那是民主法制史上轟動全球的歷史鏡頭!」

類似的鏡頭,2003年世人看到電視畫面,出現麥可傑克森雙手放在身後,銬上手銬,走進加州的聖塔芭芭拉監獄。當時他沒有發出聲音,卻極力擺動不自由的雙手,表達他的抗議。因為他確信自己沒有犯罪,卻被蠻橫地戴上手銬。

但聖芭芭拉市檢查官湯姆斯奈登卻不作如是想。

原來在1993年,麥可傑克森發生第一次「孌童案」。當時原告沒有報告警方,而直接向麥可傑克森尋求民事求償。但湯姆斯奈登卻以檢查證據為由,強迫傑克遜接受極具羞辱性的全裸檢查,不但錄影拍照,還派法醫去檢查他的身體每個部位。如果傑克遜不配合,則按認罪處理。

可能考慮警方過份的大動作(聖芭芭拉的警方以及法院在此之前都有過偽造証據,威脅証人的記錄);聖芭芭拉居民以白人為主,將來陪審團恐有先入之見,對傑克森不利;媒体一面倒的煽風點火,在媒体的誤導下,當時的民意調查,80%的人相信他做過那些事(正如台灣媒体媒模糊焦點,未審先判,製造了刻板的貪污印象影響扁案),個性懦弱的傑克森亟思早日脫離苦海;加上原告、被告的律師都想嬴得勝訴,暗示本案可能拖上很多年。結果該案以庭外和解告終,原告再也不肯指證傑克遜。這使斯奈登十分失望,為此他特意提議修改了當地的一個法律條文,即「兒童性案件」不得庭外和解,只能按刑事案件審理。

對於一個藝術家,能夠表達不滿的方式只能依賴創作。麥可傑克森寫了History專集,在其中的那首DS,他說,湯姆斯奈登是個冷酷的人,他只想抓住我,不管死活.....我想他媽媽當初沒有把他教育好...。後來他覺得情形恐怕更為嚴重,這不是某一「個人」的問題,而是他生為黑人而受到的際遇,也就是黑人的原罪。

2002年7月9日,他說:

我已經厭倦了被人操縱的感覺,這種壓迫是真實存在的。他們是撒謊者,歷史書也是謊言滿佈。你必須知道,所有的流行音樂,從爵士、搖滾到hip-hop,然後到舞曲,都是黑人創造的。但這都被逼到了史書的角落裡去,你從來没見過一個黑人出現在它的封面上。你只會看到猫王,看到滾石樂隊,可誰才是真正的先驅呢?

自從我打破唱片紀錄開始——我打破了猫王的紀錄,我打破了披頭士的紀錄——然後呢?他們叫我畸形人,同性戀者,性騷擾小孩的怪胎!他們說我漂白了自己的皮膚,做一切可做的來詆毁我,這些都是陰謀!當我站在鏡前時看着自己,我知道,我是個黑人!

湯姆斯奈登看到這一些,是否暴跳如雷,不得而知。但2003年麥可傑克森再一次「落入」他手中,他欣喜若狂,立刻準備叫麥可傑克森「好看」。

在傑克遜的新精選集《Number Ones》發行日,他下令對傑克遜的莊園實行大搜查並下達通緝令。

而在搜查邁克爾莊園的第二天,湯姆斯奈登還特意招開了一個盛大的記者招待會。會上止不住的洋洋得意,不停地發笑,甚至在稱呼傑克遜時,直呼狗仔隊給他取的外號「怪人傑克」。他這些舉動,引起群眾的不滿,後來不得不公開道歉。

兩天後,傑克遜回應通輯令,前來自首,被帶上手銬送進監獄。當然,他有保釋的權利。但,湯姆斯奈登給傑克遜開出的保釋費是多少?三百萬美元!這是美國有史以來最高的保釋金額。在美國,一般「兒童性案件」被告的保釋金大約七萬美元左右,就算是連環殺手嫌疑犯的保金,通常也不超過一百萬。美國《憲法》第八條修正規定:不得對被告課以「過重的保釋金」,這條,在傑克遜案上,檢方明顯違反了!

隨著案子的審理,越來越令人懷疑:這麼一個漏洞百出,不堪一擊的案子,如果沒有檢控官湯姆斯奈登的過度炒作,為什麼會被擺上檯面?這完全是公報私仇,更是司法腐敗。

有了十年前的教訓,麥可傑克森決定正面起而防衛。經過激烈的攻防,終於,傑克遜被證清白。由十二人組成的陪審團一致裁定,麥可傑克森十項罪名全部不成立。

傑克遜清白,正義回歸,歌迷滿足的狂歡,傑克遜卻平靜得出人意料。或許,身心俱疲的他早就明白,就算法律按公正還他清白,但媒體與世人早就將他定罪了。但他,又能如何改變這一切?

昨天麥可傑克森去世,不知檢查官湯姆斯奈登是否感到愧疚?惋惜不已的歌迷,過去是否無形中也曾充當幫兇,讓麥可傑克森增加壓力,提早死亡?

而台灣人陳水扁的案子,被政治力強行介入,整個司法程序不公不義,違法違憲。陳水扁一向為台灣人說話,為台灣人做事。而他非常明白,今天他遭受的災難,也正是他背負「台灣人」的原罪。尤其是他又寫了「台灣的十字架」和「關不住的聲音」,把他的信念清清楚楚地表達。自然會觸動「非台灣人」的神經,他們想要讓他「好看」的報復心理勢必不能免。

問題是,台灣人容許他們在我們的土地上胡作非為,侮辱我們的兄弟,讓他們冷酷卑劣地一再「飽享眼福」嗎?

(洛杉磯,2009-06-26)

 

相關報導:承認當年撒謊 「孌童案」主角向麥可道歉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