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對麥可傑克森的「誤判」

◎ 廖清山

看到曹長青大作《天才這樣隕落——有感於邁克‧傑克遜的驟逝(麥可傑克森,以下悉用此譯名)的驟逝 》,感覺他對麥可的印象與我很不相同,這是一種言論自由,本來沒有什麼好說。但他因而輕信白人媒体的的說法,對麥可的評價,作出超難度要求,我便難以苟同。

曹長青說,當他看到歐普拉溫芙瑞1993年對麥可傑克森的採訪時,因為之前已在電視宣傳中看過麥可的音樂會片段,對這個大明星激情的歌聲和既強勁有力、又流線分明的舞姿已經有很深的印象,「現在忽然面對這個羞澀、操著比一般女性都更柔和、緩慢,且細聲細氣的女聲的傑克森,著實吃驚不小。當時就有一個強烈的感覺,這是一個很不健康、很不正常,也很可憐的巨星。」

藝人在舞台上與平常生活中,常會出現不同的面目。中國女旦和日本女形在台上楚楚動人,嬌嫩欲滴;在現實中虎虎生風,娶妻生子。這都不奇怪,就是「著實吃驚不小」,也不一定令人感覺「很不健康、很不正常,也很可憐」。事實上同一節目,麥可傑克森給我的印象,卻是善良、純真、謙遜,對世界充滿期待的人。

曹長青又說,奧普拉的關鍵問題集中在麥可傑克森是否漂白皮膚,是否面部整容,是否對自己出身的黑人種族有偏見等等。「他對這些問題的辯解實在尷尬。他何苦要讓自己陷入那種尷尬?作為一個藝術家、一個全球最著名的歌星,他為什麼不活得瀟灑一點,對人們的議論聳聳肩:請去關心那個舞台上的我吧。遺憾的是,他太在意人們的議論,更沒有得罪大眾的勇氣。結果是越解釋越一團糟,越解釋越讓人質疑。」

一般名人多少都有點「死穴」,邱毅的假髮被扯掉,參加節目時坦言,他最大的弱點就是頭髮,「我有我的心結,我很難……,很難丟掉我那個自戀的情結,我很難丟掉我對我過去青春時期的眷戀,我本來就是很多情的人。」邱毅眼眶泛紅地說,「有時候(我)不像個男人,例如說,我的情感很容易衝動,我愛我自己。」可見「解釋」不易,甚至對一個政客而言。

麥可傑克森不是外交家、演說家,更非政客,「解釋」更不是他的強項。做為藝術家,他用black or white這首歌向全世界宣揚種族平等;用Heal the world這首歌為世界小孩祈禱。他一直在歌中呼籲和平,宣傳環保,傳達博愛,關注社會,抨擊不公。除了發聲,他更以實際行動孜孜不倦的從事慈善事業,支持世界上39個慈善救助基金會(據說捐獻幾達美金三億元)當中,包括黑人議員委員會、少數民族艾滋病援助計畫、全美有色人種協進會、改變非洲組織、聯合黑人學院基金會、聯合黑人學院之「希望的階梯」基金會……。這一些,還不夠說明他沒有黑人種族偏見嗎?

至於是否漂白皮膚的問題,他解釋道:他膚色的改變是因為患了「白癜風」,而且這個病早在70年代就開始了。他還提到,他的膚色很不勻稱,必須要用濃妝來掩飾。換句話說,麥可傑克森沒有漂白,也不可能漂白。如果這世界有黑人「漂白」這個技術,那麼絕不可能全世界只有他一個漂白。可是除了他就再沒有見過或聽說過其他黑人「漂白」的例子,因為當今世界根本就沒有如此徹底的「漂白」技術。

曹長青特別指出,麥可的不成熟,也導致他雖然巨額收入,卻又巨額負債,從來都是入不敷出。

報載,麥可雖然負債四億,遺產估計超過十億美元。「從來都是入不敷出」云云,似非事實。而為此說他「不成熟」,更嫌言重。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善於理財,但購買並擁有披頭士和貓王的唱片版權的人,頭腦一定有過人之處。

曹長青終結說,麥可「幾乎一生都是在眾星捧月的環境中度過。在如此盛名之下,他能有正常心態的話,那就真的是一個超人了。可惜他不是。」

他不是?不是什麼?曹長青說,麥可不是「一個超人」,因為在如此盛名之下,他不能有正常心態。

麥可身邊的朋友們都說,他只是一個心理年齡滯留在12歲的大男孩。而在狗仔隊眼中,麥可傑克森的態度算是相當溫和,即使有攝影記者故意趁著麥可替歌迷簽名時,偷拍麥可面罩下的真面目,麥可依舊不會動怒,保持風度幫歌迷簽完名,再請保鑣處理,麥可生前的高EQ,讓美國娛樂記者印象深刻。因為生前幾乎一踏出家門,就暴露在鎂光燈下的麥可傑克森,雖然和狗仔記者處於不得已的對立關係,但出道將近半個世紀,深諳與媒體的相處之道,即使在大街上和狗仔隊撞個正著,麥可即使不是有問必答,也絕對按捺住脾氣,不會動怒。如此還說沒有正常心態,什麼纔叫「有正常心態」?

麥可的母親說:「麥可和我曾經坐在一起看電視,看到了非洲垂死的兒童,蒼蠅在他們的臉上飛,頓時麥克的眼淚從臉上滑落,我也跟他一起哭,就像兩個傻子般。然後麥克對我說『媽媽,有一天我一定要做些事,我知道我無法拯救整個世界,但我可以盡力幫忙』,因此他一直持續在做這樣的事並捐出上百萬(美金)來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兒童。」

麥可傑克森的愛心,可見一斑。事實上全世界有許多歌迷喜歡麥克的歌和人,偏偏在美國這個麥克的出生地,看他告別式電視轉播的人比戴安娜的還少。這說明什麼?麥可傑克森要不是黑人,沒有人會栽贓與陷害他背叛種族(除了被污蔑的「外形」,毫無可疑的背叛種族証據);麥可傑克森要不是黑人,他不會一再被戀童案羞辱(2003年,英國記者馬丁巴舍爾騙取麥可傑克森的信任,在追蹤傑克森長達八個月後,製作了一部記錄片《與麥可傑克森一起生活》並在全球播出。之後,聖芭芭拉市檢察官湯姆斯奈登據此記錄片,迫害麥可傑克森,最終還他清白)。可見麥可傑克森的罪過,只因生為黑人。黑人,也就是他的原罪,僅此而巳。

2009-07-18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