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白身前輩停權,顧問信良兄怎麼辦?

◎廖清山

吵了將近一個月的范振宗、許榮淑登陸開鍘案,到了中評會最後一刻,出現大逆轉。民進黨中評會主委陳金德說,「兩位先進同志,違反黨的決議,情節非常嚴重。本來應該予以除名處分,但是兩位是黨內的創黨黨員,所以經過討論,認為予以停權三年。」

由於原本外傳黨內將開除兩人黨籍,如今卻只停權三年,遭到外界質疑民進黨「雷聲大雨點小」。對此,民進黨中評會主委陳金德解釋說,「雷聲是雷聲,雨點是雨點」。他強調,停權三年的處分對范許兩人來說並不算輕,不過陳金德也建議黨中央,未來對黨員參加兩岸活動規範應該更加清楚。

他附帶說明,范許兩人在中評會中,誠懇的表達對造成黨傷害的歉意,「兩位當事人都語氣相當低沉,看起來相當懊惱,眼眶有點泛紅,誠懇表達對黨的困擾,有點捨不得離開民進黨的感覺」,因此讓部分的中評委希望能留住兩人。

對此,兩當事人強調這次參加的是兩岸經貿文化論壇,不是國共論壇,不應遭到懲處。范振宗說,「錯誤的決策,傷害的還是台灣人民。」許榮淑說,「台灣政治權利的核心,是台灣人民。」她更倚老賣老地加上一句,「對民進黨應該有信心,都是老朋友,都是我們的晚輩!」這句話的真意如何,不得而知。但訓人的味道,又濃又厚,十足前輩的架勢,真是有模有樣,叫人不欽佩也難。至於她的名言「中國大陸對待台灣同胞像骨肉」突然消音,不知是先前中國說謊,或是她沒有擔當,不敢承認,誰都沒有交待。恐怕以後也不會水落石出,可惜之至。

而在中評會開會前夕,呂秀蓮說,她當初也不贊成他們兩位去中國參加,不過希望顧及程序正義,讓他們有一個說明的機會。而懲處也不一定要開除黨籍,過重過輕都不好。

如今對兩位沒有黨職、公職的白身前輩,決定停權三年的懲處,是過重或過輕,每個人的感受,當然不同。但好歹有個「結果」,大家總算可以拍拍屁股,回家睡安穩覺。

好死不死,中國時報的記者王銘義,突然自中國陝西延安發出一則消息說,在法院近期即將做出陳水扁一審判決之際,正在延安參訪的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強調,為擺脫舊包袱,確立黨的發展路線,民進黨應借鏡中共處理毛澤東歷史定位問題的經驗,明快處理陳水扁的問題。

咦?范許兩人「被統戰」的問題,在台灣鬧得熱烘烘,烘烘熱剛要「靜止」的時候,民進黨的前主席,現「顧問」許信良怎麼會出現在中國陝西延安?

中國時報的記者報導說,第三度造訪被中共視為「革命根據地」延安的許信良近日應邀在西安、延安等地進行「情繫長安:兩岸文化聯誼行」參訪活動,參與這項兩岸交流活動者還有前外交部長程建人、前海基會秘書長焦仁和等人。

乖乖,原來許信良不是第一度,也不是第二度,而是隆重的「第三度造訪被中共視為『革命根據地』」進行「情繫長安:兩岸文化聯誼行」的「活動」,實在出人意表。

民進黨規定黨員可以到中國做生意,其他活動不可以。參加國共論壇不可以,參加「情繫長安:兩岸文化聯誼行」就可以嗎?文化聯誼,到底聯誼那種文化?政治,金錢包不包括?

許信良一生最感興趣的,好像不是文化,而是政治,其次正是金錢。

政治就不說了,關於金錢,2000年大選,扁、宋、連之外還有退出民進黨而參選的許信良。1999年5月初,當時民進黨主席林義雄突然在記者會講了一句:「信良兄,連戰的錢不能拿!」然後一時沒下文。許信良夫婦馬上矢口否認,聲明沒拿連戰半毛錢。可是後來連戰為新瑞都案出庭作證,証實連戰確曾援助許信良1000萬元,由許信良的妹夫陳席康收受,陳席康也沒有否認,可見一斑。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要的是,國共論壇是統戰,「情繫長安:兩岸文化聯誼行」算不算統戰?白身前輩范許停權三年;顧問,林義雄口中的信良兄要不要懲處?民進黨的頭兄頭姊恐怕又要頭大了。

2009-07-23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