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偽教徒的真面目

 

◎廖清山

扁案最大的看頭,有文戲,有武戲。正是黑白道一起來,活跳跳一部外來政權的治台縮影。

硬把周占春拉下來,換上認定「馬英九在特別費事件後才捐出『貪贓』,而且不少是捐給他妻子名下的基金會」這一舉動,足以除罪化的蔡守訓,令人見識到什麼叫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這種最醜陋、骯髒的殖民地強壓、欺騙体制。假如蔡守訓的的判決可以成立,以後但凡被抓到的強盜說,把錢還給你還不行嗎?你就不得不把他放行。哼,天下有這等便宜事嗎?所以說,在台灣人真正的法院中,貪汙犯馬英九絕對有罪,這一點,大家要牢牢記住,不可或忘。對於外來政權不斷演出的武戲(二二八最大齣),更要唾棄,早日設法鏟除。

至於北檢公訴主任檢察官林勤綱論告時,開場沒多久就突然語帶哽咽,表示要和扁「心靈對話」。而且講到激動處,淚流滿面,頻以衛生紙拭淚。

也會啼,也會哭,打算以淚賺取觀眾的同情心(認同),林勤綱算是學到哭調仔,歌仔戲的真髓。這場文戲,表面上看來還像那麼一回事,其實因為過份入戲,演著演著,突然竹篙搭菜刀,磨刀霍霍。苦旦變成青面獠牙,不倫不類,怎麼叫人看得下去?

幾份不同立場的報紙同時報導「林勤綱與陳水扁淵源匪淺,最早他們讀台大法律系時是同居室友」。在阿扁真正的室友吳文清出面反駁後,林勤綱才改口稱,話不是他說的。其實檢調單位慣常放話,這一次當然沒有例外。台灣媒体捏造新聞,早有定評,但要一起偽造,顯非易事。林勤綱最好承認他說謊。

報紙又說,林勤綱表示自己早年和扁參與過黨外民主運動,畢業後還是美麗島辯護戰友。這不過是他自我膨脹,往自己臉上貼金。阿扁在美麗島以前,並不曾「參與」黨外民主運動,更不用說是林勤綱。一張15位美麗島辯護律師的照片,硬是找不到林勤綱的尊臉,這又是他說謊的另一証據。什麼戰友?不過是胡說八道。

但最經典的一頁,莫過於林勤綱啜泣地說:「親愛的朋友,請原諒我,必須釘死你(在十字架),才不至於讓你之前的貢獻,只是如王莽般虛假」。

一下子中(古王莽),一下子外(古猶太),就是不肯老老實實的面對今日台灣。可見主任檢察官林勤綱完全找不到証據,只好以有的沒有的五四三,打算矇混過去。但他忘了真正的基督徒絕不會認定耶穌有罪,更不能「再一次」把耶穌釘死在十字架(甚至只是影射)。報紙說,56歲的他篤信基督教,有「司法傳教士」的封號。其實,他不過是一個偽基督徒,蓄意一再製造「輿論」,之後據以控訴、定罪陳水扁。從他拉近的表面關係,「親愛的朋友,請原諒我」,這句實在有夠肉麻,但也可見他內心的狠毒可鄙。

無獨有偶,被媒體稱為「扁家帳房」的前「總統府」專員陳鎮慧,因昔日老闆陳水扁指稱和她有「恩怨」,日前在扁案言詞辯論庭上,「不禁悲從中來」。步出法庭後,向來不接受媒體採訪的她,哽咽的向媒體吐露心中委屈:「我忠心耿耿跟他二十幾年,他這樣說,我很心痛……。」

據說陳鎮慧是第一代基督徒,1986年5月受洗,對信仰認真學習受造就。因待人真誠,服事熱心,於2004年被選認為執事,2008連任。

一方面,特偵組一再以前陳水扁辦公室主任林德訓和陳鎮慧兩人與陳水扁有僱用關係,指稱三人有串證、滅證之虞,並以此為由要求繼續羈押陳水扁。因此,扁辦與陳鎮慧家人聯繫,請陳鎮慧暫時離職,並依服務於凱達格蘭基金會2個月的年資,支付1萬3000元的離職金。但她家人曾希望除離職金外能給予遣散費,扁辦卻認為沒有法律依據且擔心被特偵組強加上「封口費」、「串證費」等罪名,因此向陳鎮慧家人轉達目前不宜有任何額外金錢的交付,請他們諒解。可是陳鎮慧一直耿耿於懷,無法釋念。

阿扁一家都到這一步田地,政治生命處在生死關頭。陳鎮慧只為自己的利益和感受打算,完全不考慮別人動輒得咎的立場。說她「待人真誠,服事熱心」,這種溢美之詞,令人懷疑。做為一個基督徒,她該學習的,還有很多。

阿扁一案,呈現中國黨人的醜陋,也讓人看到人性的虛浮拙劣。

2009-08-04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