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清山看台》      《聯合早報》有個沈冠英             

 

廖清山

八八水災重創南台灣,國民黨大官顯然缺乏警覺。

八日晚間八點,屏東三地門累積雨量已破二千毫米,高屏多處河川潰堤。此時行政院長劉兆玄在新竹老家,以「熱線」指揮災情;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則在福華飯店「陪岳父吃蕃薯粥」;十日中午,尹啟銘在「鈺善閣」享用一客980元的素食懷石料理大餐,完全不知屏東三萬災民受困。

屏縣長曹啟鴻竟日求援後,第一天僅動員740人次的軍方,卻在晚間忙開記者會澄清救災未延遲。而求助受挫的曹啟鴻在電視台call out時,廖了以上演「空中互call」的場面,更讓台灣人看傻了眼。

就在馬英九政權面臨政治生命的土石流時,新加坡《聯合早報》駐台北特派員沈澤瑋在「自由席」專欄,以「有些事,在家裡做就好」為題說,(台灣)「在國際上,能走出去的地方少之又少,一不小心就迷航。在內部,得面對無窮盡的藍綠博弈、中央與地方的不搭調。在海峽對岸,得和一個佈局綿密、高深莫測的中國大陸交手;在美日中之間,這個擁有絕佳戰略位置的寶島,又得做好微妙平衡。」尤其是「台灣媒體自由奔放,其主導輿論走向的能力,大概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甚至可以無限上綱。政府救災不力,台灣媒體一面倒站在政府的對立面,同樣沒有太大意外。」因此,沈澤瑋指出「中華民國的總統真不好當。」

對於馬英九這次的名言「得到教訓」,文章也嘲諷,「要強制撤離的,一定要強制撤離,要發動的軍力就要發動,要凶就得凶,還有染髮,在家裡染就好了,番薯粥,在家裡煮來吃就好了。」

該文最經典的還有兩句。

其一,「或許讓當局措手不及的是,這次連外媒也成了《小林村報》。」

其二,「第一個為風災提出辭呈的,竟是和在前線救災沒有直接關係的外交部政務次長夏立言,台灣真是怪事連連。」

不知新加坡《聯合早報》是否屬於外媒的《小林村報》?或者只是更小規模的獨立《馬家報》?怎麼談救災,卻「甚至可以無限上綱」,企圖模糊焦點,將它變成「得面對無窮盡的藍綠博弈、中央與地方的不搭調」的「內部問題」,甚至「在海峽對岸,得和一個佈局綿密、高深莫測的中國大陸交手;在美日中之間,這個擁有絕佳戰略位置的寶島,又得做好微妙平衡。」的「國際問題」?

至於將外交部拒絕外援,說成「和在前線救災沒有直接關係」,沈澤瑋「背後的企圖心昭然若揭」(2006年沈澤瑋指控陳水扁用語)。因此,他將夏立言提出辭呈說成「台灣真是怪事連連」,就沒有什麼好奇怪了。不過要是有人要求馬英九為「拒絕外援」下台,不知他是否會感到「台灣真是怪事連連」?

沈澤瑋一向站在台灣人的對立面。2006年3月5日他在新加坡《聯合早報》發表「是台灣之子還是敗家子?」一文,指控「這個『荒誕時代的荒誕產物』(『國統會』和『國統綱領』 )既然早已名存實亡,阿扁還如此勞師動眾地往死尸上踩一腳,背後的企圖心昭然若揭。」

「是」文中,他除了說「一再以民主之名把台灣推向火坑邊緣的阿扁」,還指「陳文茜說,阿扁因小時家窮,所以他比一般人更能體會人性的貪,也領會人性的膽怯,經常能第一時間就狠抓住人性的弱點。」沈澤瑋心狠手辣,可見一斑。

2006年11月20日,沈澤瑋發表的「濁水原來是清流」,在罵扁和民進黨(「絕妙反諷的是,民主進步黨其實並沒有進步,而濁水原來方是清流。」)之餘,更肉麻當有趣地揭人隱私,說,「蓄著絡腮胡的林濁水,骨子裡據說其實佈滿浪漫與感性。年輕時,他和名嘴陳文茜有過一段情,還曾帶著比他小11歲的陳文茜到鄉下生活,種花、砍柴、打野味,處處流露其藝術氣質的浪漫風采。無奈兩人最後以分手告終,對于這樣的結局,陳文茜曾淡淡地說︰『或許他太不快樂,而我太快樂吧!』」言外之意,台灣人真不敢領教。(女人說一段情「太快樂」,能聽嗎?)

在沈澤瑋拼命替馬英九抹粉時,無獨有偶,「消失」一時的郭冠英,又粉墨登場。

根據《東森新聞》的消息,郭冠英除了大力讚揚馬政府救災表現完全沒有錯,還說政府官員慶祝父親節、理髮是正常的事情。「災情發生時我和太太也照樣做愛、吃飯」,更不忘重批CNN干涉內政,並強調大陸的援助不是外援而是內援。

他說,「政府救災不可能面面俱到,若是我來做,也是一樣,不論是劉揆,還是薛香川都沒有錯,夏立言做很對,要美國直升機來支援,就算發公文立刻要他們來,也是7、8天後,我們還能對水災做什麼?只能運屍體,我們自己的直升機難道不行嗎?政府一點都沒錯,根本不該改組。」

不僅如此,他更痛批,「CNN根本是帝國主義的工具,……站在帝國主義方面,這次又做到台灣縣來了,很可惡,至於大陸的援助是內援。」

郭冠英除了發明「台灣縣」(《東森新聞》原文,存疑。若郭言,郭該打屁股。若東森造謠,則聯中媒体乘機吃大家豆腐,其心可誅,應鳴鼓而攻之)以外,罵外媒,談房事(郭冠英的「災情發生時我和太太也照樣做愛、吃飯」,沈澤瑋的「染髮,在家裡染就好了,番薯粥,在家裡煮來吃就好了。」以及「陳文茜太快樂」,有異曲同工之妙),竟然何其相似。

突然意會,原來郭冠英不是東西,沈澤瑋的下半身也不是東西。是則沈澤瑋易名沈冠英,豈不更合乎實情?

2009-08-23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