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台灣人支持愛德華參選的大圓盤「美麗島」

台灣人支持愛德華參選的大圓盤「美麗島」      (廖清山設計製作)

 

《清山看台》      台灣人之友愛德華甘迺迪           

 

廖清山

愛德華甘迺迪是第一位長期公開為台灣人發聲的美國重量級政治人物。而80年為支持愛德華參選美國總統,在洛杉磯舉辦的十萬美元募款餐會,則是首次台美人參與主流社會的政治行動。透過這次募款餐會,兩年後的1982在洛杉磯成立FAPA,更是台美人向主流社會進軍的正式組織。

但最初討論甘迺迪(愛德華)募款餐會時,我個人並不感興趣,更不想參與其事。

對於甘迺迪一家男性的印象,在老二約翰甘迺迪喊出「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什麼,你應該要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什麼。(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時,應是心儀的頂峰(老大小約瑟夫在二次世界大戰的一次飛行任務中,墜機身亡)。1963年,他在訪問德州達拉斯,遇襲身亡。當時我人在日本留學,從收音機聽到消息,整天都覺得難過。

1968年6月5日,老三羅伯特甘迺迪(Robert Kennedy)才剛贏得加州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初選,結束後,在洛杉磯國賓飯店(The Ambassador Hotel)舉行記者會。會後離場時遭一名阿拉伯裔的回教激進主義者瑟汗‧瑟汗槍擊重傷,一天之後傷重死亡。

在羅伯特被刺後,馬上被送到Wilshire的Good Samaritan Hospital 急救。第二天一早,住在鄰近正準備上班的我,看到黑壓壓的一片人海。有些在禱告;有些在遠眺,期待發現進進出出的轎車中載著他們熟悉的甘家人;有些甚至還抽抽噎噎的在哭泣。當時我自覺心酸,深為甘家參政受到創傷而不值。

不過他們的父親約瑟夫甘迺迪,我一向沒有好感。他以販賣私酒起家,唸哈佛時,常帶歌舞團小姐出遊;結婚以後,據說從不扯謊,老老實實地告訴其妻羅絲,他和某人上床;至於迷戀好萊塢女星葛洛麗亞史璜生——七十年代,我差一點和朋友租下她的店鋪做生意——的那段期間,幾乎難得想到家裡還有個羅絲。其下流無恥,沒有責任感,實令人難以相信。

至於老四愛德華甘迺迪,1969年7月駕駛一輛汽車從查帕奎迪克島的一座橋上墜入海中。事後他被救上岸,但那名年輕女伴瑪麗喬科佩奇內卻溺水而死。當時以玩女人和酗酒著稱的他,對此事的解釋自相矛盾。隨後他通過廣播對國人做了解釋並道歉,但仍然給他的政治生涯造成巨大的陰影。我更無法認同他的生活方式和道德觀念。

然而在台灣發生美麗島事件後,美國政壇願意替台灣人說話的,為數寥寥。在和愛德華競選人員交談之下,了解愛德華在陳唐山、蔡同榮的遊說後,不但認識台灣問題的本質,他同情並願意為此說話。因此,在台灣獨立聯盟和商人王桂榮的領導之下,我和朋友們全面參與募捐工作。

我個人除了捐出兩個月薪水(兩次餐會,另一次在比華利飯店),因為某些商人願意捐款,但不願出席,我們還要想法邀請經濟尚未獨立的學生參加。另外,我在三個工作天的下班後,設計並製作8呎(約2.44米)直徑,支持愛德華參選的大圓盤,掛在會場正面(之後,他曾在以此為背景的照片上簽名留念)。

也許幾次見面留給他的印象還可以,後來他給我電話皆直喊名字,而不叫某先生。他在法學院讀書時代的室友兼畢生摯友,參議員John Tunney以及影星保羅紐曼也曾因為他的關係給過我電話。

其後愛德華協助推動的法案以民權、勞工權力、健保、教改和助學貸款為主。在1986年5月,更與另外多位對台友善的參議員,共同宣布成立「台灣民主委員會」,愛德華甘迺迪同時身兼榮譽主席。相信當日對愛德華賞識、捐款的台美人,應不致感到懊悔。

而我也從他身上學到一課:道德只是參考別人資料,用以反求諸己的規範。因此,我沒興趣探聽他人的隱私。遇到別人的私生活有不能認同的地方,我也不以道德責任非議,只是要求自己不可犯上同樣的過錯。

愛德華甘迺迪是台灣人的朋友,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如今故人逝世,我們希望他一路好走。同時也要認清,不管有多少人替我們說話,台灣的問題,只有由台灣人自己解決,否則不克為功。

2009-08-27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