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活到老,學到老

◎廖清山

因為看不慣一些不講原則,只求私利的會員,把大家的「南加州台灣人長輩會」變成少數人的政治舞台。好好的「長輩會」硬生生被一分為二,兩個「會長」、兩群「理事」、兩處集會場所。忍不住說了一些話,很快就發現出面反駁的分離派頭頭,一個姓張的「會長」,原來竟是一個不學無術的草包。說實話,我是相當失望的。

譬如他在提到言論自由時附帶英文為Free of Speak,這句英文的文法有誤,對言論自由的特殊意涵,顯然更是不甚了了。

根據上海外國語大學教授陳生保1996年大作《現代漢語詞彙中80%都來自日語,沒有這些詞彙你將無法說話》,共產黨、幹部、指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些話完全是日語外來語組成的。言論自由自然也包括在內。而這些詞彙本身具有獨特的價值和意涵,你不能因為「言論」類似「談論」,「自由」有「放任」的意思,便把「言論自由」說成「言論放任」或「談論自由」。而使用英文時,言論自由就是Freedom of speech,這是常識,更是知識。

「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我以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常被誤認為是法國人伏爾泰本人所述,其實這句話應該是英國作家伊芙琳‧霍爾(Evelyn B. Hall,筆名Stephen G. Tallentyre,1868-1919)說的,與中國人胡適完全風馬牛不相及。分離派頭頭却指鹿為馬,硬說那句名言出自胡適。當我指出其錯誤時,他說我雞蛋裡挑骨頭,因為誰都知道原作者是誰。這不是很奇怪嗎?他若有此常識,何苦饒個大彎,把人帶到阿比西尼亞(衣索比亞的前身)?他這是好玩還是考驗別人的能耐?

另外,不知吃錯了什麼藥,他竟然說「加州州長布朗給罷免掉」。事實上被罷免的是連任不到一年的戴維斯,繼任的是動作明星阿諾史瓦辛格,罷免和競選過程,戲劇轉折猶如好萊塢的電影,轟動一時。而父子皆曽任州長的布朗,兩人風評甚佳,頗受人民愛戴。特別是Jerry Brown是現任州長,形影時常出現在電視螢幕,說他給罷免「掉」,叫人懷疑分離派頭頭是否長久離開加州,剛從火星歸來?連這種事都會搞錯,不是太過離譜嗎?

就這個人,還透露他寫了一篇「慎終追遠」,可惜有些會員說看不懂。他說,「沒關係,歡迎隨時跟我聯繫,相互砌磋研究。」坦白說,那篇文章我也看得一頭霧水、大惑不解。

原來慎終追遠的重點在一個「孝」字,《論語》學而篇,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曾子是勸告在上位者,要注重喪葬祭禮,人民受感化,百姓的道德自然敦厚起來。後人在清明節都要提醒大家不要忘了先人,簡單明瞭。他却說,人之異於禽獸,乃因人有愛心。繼之他說,「仁」由「人」、「二」組合,亦即二人以上,就有「愛」之存在,而「孝」由此生焉。

他先說人本來就有愛心(人之異於禽獸),後說二人以上才有愛,而這個愛還神奇地生出孝。我就納悶,假定兩個以上的同性在一起,「就有『愛』之存在,而『孝』由此生焉」,那種愛是什麼東西?孝呢?是甲孝乙還是乙孝甲?而使用英文或俄文的人不管怎麼使力,到底湊不出來一個中文的「仁」字,所以他們就沒有愛,不能有孝。是嗎?

相互砌磋研究云云,完全是緣木求魚,不會有結果的。

這個分離派頭頭自承曽是越南僑生,傳說中的僑生可以加分入學,加分轉學。是否能够加分畢業,不得而知。但可能一切可以便宜行事,讀書這種重頭戲,乾脆交給別人,一生悠哉悠哉的過日子。到頭來一事無成,想必悔之莫及。

談到僑生,很容易連想到英屬九龍出生的馬英九。他竟一本正經的把雄鹿的角「鹿茸」解釋為「鹿耳朵裡面的毛」,結果慘遭網友噓爆。網友痛批,「馬英九連鹿茸是什麼都分不清,真是常識不足!」、「被罵Bumbler不是沒有道理的。」

其實不止常識不足,連學問都有問題。

2007年9月9日台灣聯合報報導,馬英九赴詩人余光中寓所拜會。余光中憂心,在其位者「去中華文化」,這不僅是不關心文化,還是損害文化;馬英九感嘆,台灣再讓民進黨這樣亂搞下去,「吾其披髮左衽矣」。

披髮左衽,語出《論語·憲問》:

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

翻成白話,這一段是這麼說的:

子貢說:「管仲不是仁人吧?齊桓公殺公子糾時,管仲不能為公子糾殉死,反做了齊桓公的宰相。」孔子說:「管仲做齊桓公的宰相,稱霸諸侯,匡正天下,老百姓現在都還享受到他的照顧得以安居樂業。沒有管仲,恐怕我們還要受到侵擾,變成沒有開化的野蠻民族,披散頭髮,穿着奇裝異服。我們豈能拘泥於凡夫庸婦的小小節操,在小山溝裏上吊自殺,而不被人所知道。」

子貢平時聽老師的教導,以為「忠」很重要。沒想到孔子回說,忠字不過是X,吃飯要緊。

馬英九認為政治安定不重要,吃飯要緊,拼經濟要緊,原來是師承孔子。殊不知孔子的聖人是被封的,並非說的話都是金科玉律,有些還錯得離譜,甚至錯到烏魯木齊去了。

他向子貢說那些話,最主要的,就想讓學生知道,老師永遠是對的(頗合馬英九口味,他也是永遠不會錯,錯的都是別人)。就是瞎掰,也有道理在。但事實如何?

根據歷史,蚩尤被黃帝打敗,整個部族逃到長江以南,變成所謂的南蠻。數百年後,這些南蠻整合成幾個國家,例如吳(早期主要範圍在今天江蘇省中南部南京、揚州一帶)、越(前期核心統治區域主要在今浙江省諸暨、東陽、義烏和紹興周邊地區)、楚(全盛時的最大轄地大致為現在的湖北、湖南、浙江、上海、江蘇、江西、重慶、貴州、山東、廣東部分地方)等,這些人在「中原人」的心目中就是蠻夷(廣東孫中山、浙江蔣介石、以及馬英九的老爸湖南馬鶴凌等的先人都算在內,他們全部都是如假包換的蠻夷、沒有開化的野蠻民族)。特別要指出,管仲的尊王攘夷,主要目標就是楚國,披髮左衽指的就是楚國。後來有所謂「楚雖三戶,亡秦必楚」,楚漢爭霸,劉邦和項羽兩人都是楚人,最後楚人入主中原。他們的後人却跟着把不順眼的人看成披散頭髮,穿着奇裝異服,沒有開化的野蠻民族。

孔子一個井底之蛙,沒有先見之明也就算了(僅僅是風俗習慣不一樣,怎麼就界定人家是野蠻民族)。到美國唸過書的馬英九,竟然不知道洋服、西裝頭都和披髮左衽有異曲同工之妙,說白了,在某些人的心目中都是沒有開化的野蠻民族。而且曾經統治中國的蒙古(元朝)和女真(清朝),都是異民族。用不著民進黨,中國人幾百年,甚至數千年來,早就披髮左衽,馬英九還要「其」(「其」在此作「恐怕」解)什麼「其」?

重點是,馬英九讀書不求甚解。倘若他知道孔子口中的披髮左衽駡的正是馬家老祖宗,開口之前,也許會稍頓一下,不那麼理直氣壯。可惜年輕時讀不好書,上了年紀更不想讀書,一邊還喜歡信口開河。怪不得那麼多人討厭他,之所以成為九趴的最差勁總統,不會沒有理由;Bumbler的國際認證,大概很難消去。

讀書,讀書,一定得活到老,學到老。這就是人生,一環扣一環的人生。日本人說,「馬鹿は死ななきゃ治らない(once a fool, always a fool)」。其實書本就是藥,多讀書還是能够把人變聰明的。

2015-04-07

 

清山看台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