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序 言

接到水泉兄的來函,上面說,「今天寄上以前我給阿扁的公開信,好像過去曾送一份去你府上請你指正。此信肇因阿扁去紐約到蔣婆靈堂拈香,我才予以嚴加批判的。我一直認為他今天有此遭遇,就是在位時不敢清算國民黨的所致!很想聽聽你的意見。」

這幾年,因為堅信阿扁清白,我沒少針對這問題發表文章,提出我的看法。因此對「阿扁」兩個字,特別敏感。有沒有過目,肯定有印象。尤其是這封鏗鏘有聲,言之有物的「公開信」,我不可能輕易「放過」。因此,只能說水泉兄貴人多忘事,不是我不夠朋友,不提意見。但這都不是問題,重要的是,這種空谷足音,一定要給更多台灣人聽到。希望 Taiwanenews 玉成其事。

不過也要做個說明:水泉兄愛國情切,有些語意似乎染深了情緒,可能有些人難以承受。我卻認為有意見,大家不妨提出來討論。真理愈辯愈明,至少,我一向如此堅信。

—— 廖清山 2009-07-09

 

一個政治受難者給現任總統的一封公開信

 

◎ 林水泉

阿扁總統:

你還記得嗎,你初次從政參選北市議員,你的國小老師楊鴻凱先生是我的朋友,他邀我幫忙你助選。松山區正好是我出生長大的地方,藉這次選舉,我也可以向我的鄉親表達感謝他們過去對我的支持。你旗開得勝高票當選,很多友人欣喜欲狂,因此,我自掏腰包席開十八桌為你慶祝。

如今時空變異,當年你來參加美西夏令營,我由聖塔巴布拉接你去柑縣,途中猶相談交換了一些意見。

1986年四月,我邀請謝聰敏及許信良一同闖關回台,以圖突破黨禁,同年五月一日,我們於紐約聯合國廣場,成立台灣民主黨籌備會,獲得全球臺胞熱烈響應支持。面對台灣人民覺醒的壓力,因此國民黨被迫不得不容忍人民公開組黨,民進黨遂得以宣告成立。我們此番努力總算沒有白費,完成了催生婆的責任。

阿扁今日你能夠坐上總統寶座,應不忘歸功是台灣今天及歷史上很多先賢先哲的努力打拚,流血流汗,前仆後繼犧牲寶貴生命換來的,同時,也因民進黨內派系傾軋,你遂漁翁得利,實非你自己雄才大略而得天下。

自古至今,獨裁極權倒臺,必然樹倒猢猻散,為什麼殘暴的國民黨政權失去政權,卻仍繼續躍武揚威?對舊政府過去所有胡作非為,以及殘殺台灣百姓的各種罪証,果真完全無法究辦?這不過証明了你的政治能力有限,甚或你的根本意識存有疑問。

新政府執政四年,政績乏善可陳,你對自已的承諾不僅輕易跳票,所走的基本路線跟國民黨又如出一轍。獨夫蔣介石、黨、政、軍一把抓,利用宋美齡搞外交,你也不讓他專美於前,民進黨以往批判的國民黨腐化無能外交,你全部繼承一成不變,又前後攬用反台灣獨立和向來立場曖昧的國民黨台藉小人執掌外交。至於中南美天主教國家的”邦交”,前實始自于賦主教的穿針引線,扁蓮兩人則不斷發揚此種散財凱子外交,甚至賄送拒款予以政黨領袖個人,勾結腐化政客,此種外交,不僅無益無用,完全是極不道德的敗行,有自我尊嚴的台灣人如何能抬頭昂首?而國內黑金你不掃,連你的「資政:也捲涉入不可告人的金融醜聞。法拉葉艦採購貪汙案及尹清風冤死謀殺嫌案,你曾經誓言不惜動搖國本也要追辦到底,為什麼不多久竟又喊停,原因何在,敬請公佈以釋群疑。你周圍到底有沒有向新瑞都的蘇惠珍拿過錢?也請一拚公佈調查徹辦“國民黨民代貸款呆帳,新政府尚未全面公佈追擊,過去老k拉人落屎坑允予部分反對人士同樣的好處,亦應一拚嚴厲處理。

埋怨媒體都操在別人手中,為何國家元首不舉行談話說明方式直接訴諸全民?本來民進黨大老擁有的一些大眾傳播,為什麼轉賣給統派份子?所得款項退還給了捐款的人了沒有?當年眾人捐款出資電視公司,如今連股票都未到手,對這種政治人物百姓能期待什麼?過去民進黨候選人空降到各地方所開出的政見支票承諾,選舉後有無履行?是不是落選後就一走了之?領導者對此需提出檢討反省,以樹立黨的信譽。

美國前尼克森總統出殯時,有人問卡特總統為什麼不參加呢?卡特答謂這是共和黨的家務事,跟他無關。這就是政治人物大是大非的品格。阿扁雖沒去大溪謁陵,可是到過中正廟朝拜,意義無別。

依靠獨裁政權起家的台灣兩大報閥,頭家過去都是國民黨中常委,余紀忠過去更是蔣家中將特務頭子,他們一向打壓台灣人從不手軟,再三醜化台灣人,對民進黨一直無情惡毒中傷哄擊。但對中國卻極盡卑躬屈節奉承。余的葬式,你竟也派行政院長和總統府秘書長加予”滿地紅國旗”覆柩。內政部長則陪資政特別到場哀悼。你對余的喪禮如此重視,正好彰顯你沒有骨氣,丟盡了台灣人的操守風範。另外,現在你身邊最為靠近的男士,不僅親赴余棺前祭悼致哀,於臺北捧球賽場上還身揹”青天白日滿地紅”血般汙旗出現,你們無怪乎真是物以類聚,這樣下去台灣前途將何以堪。

資政與國策顧問雖然都是酬庸職,但能榮任此職的人,在社會上都應有一定的份量與地位。以往凡資政者大多是以五院卸任的正副院長,及對國家有大功勞或在學術上有崇高成就者,才能獲聘。國策顧問則差不多都是部長級和著名教授及從大企業中加予選任。可是你所派任的人,有向國民黨投降輸誠者,有長久遊走藍營騎牆人物,即連患有性侵害被媒體披露的竟也能受到延聘,還有一些國策顧問,素質參差不齊,語無倫次荒謬可笑,更有資政大言不慚自已當行政院長綽綽有餘,大概夢想自我推薦做政府首長想狂了,才會毫無遮羞的大吹大擂,其實這也是今日台灣完全不知謙卑的可悲政治文化。因為以上怪現象,難怪現在總統府的資政、國策顧問被人喻為動物園。

你用人標準似乎不問品格能力,只要能唯唯諾諾,聽話就好,會奉承阿諛的則更能上一層樓。許信良手下甚至用錢買官的屑小,你居然能加重用,而富稱俱有台灣意識的部長,竟然在紐約記者會上天方夜譚(中美聯合抗日光榮友誼);(台灣非獨裁後已無需獨立運動);(台灣民主化是中國五千年歷史上偉大成就);(台灣是唯一反映美國基本價值的中國社會),這種部長未被糾彈,實反映國家領導人的見識水準不過與之一般而已。當今官僚系統,窩藏不少國民黨統派份子,原非君之過,但你所任命政務官中,卻有多位原公開反對台灣獨立的台奸。你不僅起用大中國主義國民黨文化打手,且你更與一度巴結逢迎蔣經國的佞人形影不離。你運用囊括了台灣人熱情的票源,為什麼偏又喜歡尊奉「中華思想」的投機主義者。蔣介石一批人是主張反攻大陸的中華民國派,那麼你豈不是成為「新中華民國派」,歷史充滿諷刺,原本追隨蔣氏父子口口聲聲要反攻大陸的極右派份子,不乏與「共匪」握手言歡,親密異常,而受盡中華民國慘害的台灣人竟願做此亡命政權的末朝孤臣為它守終。

蔣婆在美逝世,民進黨藉駐美副代表在她相前鞠躬並稱美齡有功歷史,陳總統體制使然亦親自到紐約宋宅致哀,吊文中居然竟荒腔走板,謂宋參加開羅會議有功於保存國土完整,此是否即指(台灣歸還中國)而言?這種違背台灣人立場的言辭,不知出於那位GAU人才子的手筆,以上是否應予以嚴厲追究。

而你當初中意動輒「喜愛拜公祭祖甚至去中國」的呂秀蓮為副手的目的,主要不在於她有婦女票,或她真是才女充滿才華,扁夫婦深知呂剛愎自用成性,人緣極差又無班底,不會他日構成威脅,又無能力像其他派系實力人物勾心鬥角,對你虎視耽耽禍患無窮。至於說是想借重呂的外交能力,補充你國際知識上的缺陷,也是極幼稚的錯誤假設“呂英文外交詞令的水準修養,此次在西雅圖波音挫折上已表露無遺。

阿扁對王昇及郝柏村兩個外來政權的劊子手,都極盡禮遇,親自到他們府上邀聘恭請他們出任資政,同時向郝道歉過去在立法院的不敬求其原諒,結果仍受到人家辭謝,阿扁對敵人如此卑聲低氣,是否有其必要?反觀你對待台藉資政及國策顧問之道,根本未徵詢敬邀竟然先行唐突公佈名單,無異在位施捨官爵毫無尊重之意,其違反常規程式更自不在言。

又阿拉斯加前參議員穆考斯基上次訪問台灣時,阿扁親自對穆說將重用其好友某先生,穆回美即電告其友人關於此消息,最近有人向穆的這位友人提起此事發展,他稱從未收到台灣政府任何通知。一國元首應知君無戲言。市長時代脫口而出「阿婆生子」、「本尊:(宋七力)自更不容再犯,此種語言既傷人又損已。

無私的林義雄先生使你能夠坐上總統寶座,功勞最大,你答應他停建核四,雖然一度停工,可是旋即恢復,事後又答應改以公投由人民決定是否續建,結果卻又一拖兩三年,將此計劃束之高閣。林最近放話說言而無信者不值得支持連任,你才匆忙急促提出公投應付。前立委簡錫堦先生,一向對你忠心耿耿感心盡力,可是你當選後對他迴若兩人,因此,他基於本來的社會理想,只好聯合弱勢團體發起平民自救運動。

一位黨外時代就自動出錢出力,幫忙凡對台灣前途付出者的人,為你阿扁尤其效力,他為人四海交遊廣闊,募集捐款無人能出其右,競選募款不足時他甚至變賣財產,許多人都以為此人富有,事實上他並不如外人想像中的那麼有錢,只是他性情慷慨好義。無奈其親戚才托人相勸,年事已高應積存老本。阿扁以麻雀心腸度君子之量之德,竟然懷疑人家暗中侵吞部分捐款。得天下當權之後(政權變替),往往是小人得志,對於忠良卻不知報恩,自古歷史如此,而且不停的在多次重演。

張維邦教授生前數十年致力台灣獨立運動,他放棄國外教職回台準備回饋鄉土,竟遭到各部會流傳的黑函攻擊,誣衊他夫婦無業返鄉謀官並濫用公款。張教授已猝死巴黎旅途上,遺留下他台灣現代國家的理想與對故鄉的愛。悲痛於他的逝世,卻更令人思索為什麼台灣人執政後,國民黨的黑函文化竟仍能暢行無阻逞兇,此黑函跟當時那位台灣人部長有關?國家元首及行政首長對此有無下令徹查?一個新政府的最高領導人,能對此種「消極不為不負政治責任和政治道德?放縱排斥陷害台灣獨立運動者,豈非偶然?台灣人執政下發生如此不白之冤如何解釋?

阿扁總統,你個人政治地位已達頂峰,應該多做實質表現留名歷史。然而因為你太在意連任,又趨向與以往既成勢力採取妥協,一直遊走中問路線,白白浪費四年光陰。如果就職之初,主動乘勝追擊,一舉把舊政府見不得日光的一切所作所為全部公告全民,徹底瓦解禍國殃民一向雙手沾滿殺人鮮血的反動殘餘並將他們全部移送法辦,以向人民交代,今天國民黨集團一定靡微不堪。

不過,我深瞭解你不會做也不要做,以你的個性與歷史見識,你絕不敢鬥爭國民黨審判國民黨。俗語說得好,蛇打不死反被蛇咬,所以你上臺馬上惹來險被罷免的醜事,使你銳氣盡失,而留下無窮的禍患。政治攻防戰略上你與你的短視權謀親信只得自食其果。以致現在某政黨發言人為典型的男盜及一批女娼,猖獗大舉紀念頌揚昔日特務頭子。會拚才會贏,但你會拚選舉而已,並無真正政治魄力。

水扁總統學習法律出身,自知依法治程式執行革新政策,首應從掌握國會下手。今日立法院惡質昭彰良莠不齊,充斥犯罪份子且証據顯然,政府如初始立刻決心予以總清緝拿歸案,為社會掃除「官害」曉以大義,民進黨本身也許亦會有所損失,但國親及無黨籍聯盟席次相對減低,這樣不但樹立執政當局對本黨無私的威嚴,而且國家根本改革水到渠成,大有為的政治人物不以全面整頓國家政治為最高優先,所為何事?至於清理國民黨不當得利的黨產歸還於民的迫切問題,更是一再遲誤拖延未至著手處理,豈非自毀民主志氣且壯大了人民公敵?

從你阿扁的從政過程,可窺見你行事只求目的不擇手段,甚至只求快感就好,所以才演出核四停工旋即又復工的兒戲,白白使台灣國庫損失一兩百億。過去你在市長任內,為求繼續連任,暗中佈樁賄賂里長,大幅增加里長待遇和辦公費用,外又另附加建設費,使市庫每年增加浪費好幾千萬,而且造成里長尾大不掉,結果你還是連任不成。鄰里制度源自日本殖民時代以便近側控制社區的保正制度,國民黨加以承襲(中國共產黨控制下也有類似制度),這種違反民主的措施,你無原則的作風卻更加予以發揚光大。又過去老 k為賄賂收買軍、公、教人員的忠誠,實施退休金給予最優厚破天荒的18% 利息,你現在為了連任竟然又答應繼續維持不變,置國家財政掏空的不可避免危機於不顧,這種作風令人驚駭!再者,為取歡國民黨膚淺西洋文化下成長的新生代,你不惜輕浮的將政治人物的親民變成為扭舞戲仔,這是你開創的政術發明,就此方面,連什麼是直接投票定義都不清楚的哈佛法學博士馬臉白麵小生也緊跟你學習倣仿,你們兩人的政治水準相當接近。

外來政權國民黨政府亡命台灣後,為便利監控和分贓,將日據時代原本五州的行政區域劃分(李氏國民黨後期已有恢復此行政改革腹案),大幅度擴充為二十幾個縣市及數百個鄉鎮市區,更不斷增加縣市議員及鄉鎮市代表名額,使他們疊架環環相扣,上下左右相互監視。另又成立荒唐至極的院轄市以取消市長民選(今天卻又在搞升格院轄市的滑稽劇),造成每年兆億元公幣損失(行政三級制甚至四級制,縣市議會巨廈有如宮殿,又設有房間可供休息打牌)。金錢浪費事小,現在經濟不景氣,正好可以大刀闊斧改革,廢除重疊冗繁機關,減少人事編制,重新劃分規劃國土。至於國會也應除掉三分之二立委,這樣一年可節省兆億支出,又能將選舉產生的亂源縮免至最底範圍,從量變為質,台灣國泰民安始可預期到來。反對黨如對此作梗,真正的領導者應有魄力以全民為後盾帶領國家邁進入新的時代階段。

阿扁一批人以為只談「公共政策」就可不要「意識型態」,自認就不是國民黨中國人眼中的「極端」和「大逆不道」,無形中迷隨著敵人的魅曲,被動的自投羅網式陷入國民黨規定主題上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談論的界限,雙方交鋒前,扁營在戰場的選擇上已為「體制維護者」牢牢牽制,反體制主力未戰先竭,而今想力挽扳回一局,卻顯前後矛盾,戰綾紊亂。

藝術文化和國家社會政策均與「意識型態」無法分離,意識型態就是思想,阿扁卻常自打嘴吧向國民黨中國人坦白他並無思想一一不大有台灣人的反抗意識,無異莫明其妙自我解除了台灣人的精神武裝。

國民黨統治階級以勿提「族群對立」來否認消彌反映台灣社會現實(國民黨中國人統治一一台灣人被統治)的尖銳矛盾狀況。站在統治者立場,當然首先務要消滅被統者的自我認同,再根除其反抗意識。反之,國民黨統治台灣人步步為營,固守其大中國意思想觀念,從不絲毫放鬆為其統治基礎的意識型態,並且不斷加強向台灣人灌輸洗腦。國民黨深深瞭解絕不能讓台灣人意識上「發見自已」的重要性,處心積慮先發制人,約束禁防台灣人政治層次上發出尋求自主獨立的聲音。扁營為國民黨此種魔杖所馴服,自始即空殼無力應戰無方。台灣政治發展,事實上一直在大中國前提的影響下,台灣人在戰略態勢上自陷於不利的位置,扁周圍要人還謂稱以在中國制定的憲法統治台灣的體制,已非外來政權。欠缺歷史感的無知領導者,只知語曰:「溫和理性」,貽誤了台灣人掙脫桎梏追求獨立自由的契機。

可惜阿扁及其中間路線計策軍師,不具推進歷史的政治家眼光,也根本沒有強烈的台灣意識,不能深記台灣人歷史上所受的屈辱痛苦,更欠乏社會正義的心胸,一與權力結合,不幸便告與台灣的基本利益違反脫節!現在提倡「一邊一國」、「制憲修憲」,口號多於內容,不過是臨時抱佛腳,正面具體紮實步驟不為,難怪原本意欲推翻國民黨暴政劣政的決心認同與高昂士氣,在你任內耗傷泛成群體的悒悴、失望、喪氣,只能在較不爛與較會不利台灣前途上選擇國家領導人。台灣之子,別把這個台灣島嶼變成怪獸政治投機的競技場,不要引進金主政客污染了台灣人追求新時代的視野,避免將台灣的形象洗禮成無光無彩暗淡昏晦。

我愛我的故鄉,但名嘴赤稞庸俗無遮無掩的自我崇拜,與政場無限的貪婪鑽營佔取,已對台灣人民未來福祉與文明構成威脅,對此威脅閉眼不視的話,不知不覺中向國民黨模仿學來的邪惡無恥,將會侵蝕台灣的公共事務與社會靈性,最後在風暴中本來的繁榮安康遲早會告結束。千辛萬苦爭取到的政治自由得來不易,台灣人不能不提防政治玩弄毀滅了台灣民主前途。

做偽、謊言與政治臭蟲無恥登場,普通小民唯求生存並自求多福,但瞞詐選票的人自私且肥。各國歷史教訓的精髓是不能輕易相信政治中人,唯有人民判斷力的提升才可確保民主內涵。

一丘之貉的國親聯合重返掌握權力時,台灣必告烏有,現有執政現象繼續,則台灣人斷無前途。台灣獨立的正當性,需要轟轟烈烈發揮開創時局。否認自已「沒說過台灣共和國」是否意在証明未犯過錯?或此及這個人的真正立場?而伊始總統你身邊一批術士,又幻想圖以五十年與中國交換保持現狀互不侵犯,此種一貫的搖擺性,至為危險且甚有害於台灣。國民黨挾持中國的強大來壓制恐嚇台灣人,但我們不能不當心,最後出賣台灣的恐怕也許是自己台灣人。

八年前,第一次總統大選,李彭林三個候選人均有問題。一個友人寫過:(總統大選來到的這個時候,希望覺醒中的台灣人,不要珍惜智慧區區限於黑白正反的傳統思維方式與範圍,大膽面對人性與正義這些更廣闊的議題,作更深入的探討,歷史的荒唐是表裹虛實真真假假,政治演作與政治人物更當別論,歷史一直在殘酷的愚弄民眾,民眾亦不知不覺的一再踴躍欣然配合參與時代的戲劇,支持悲喜混合似是而非的詼諧矛盾。台灣人在狹義的現前政治鬥爭裹需要更廣義的眼光與瞭解,把握從此較廣義的觀點來看短期狹義政治,才能不至於落入只見一時的陷阱)。他深深道出了作為一個台灣獨立運動者內心的苦楚與哀傷。

因國民黨暴政亡命海外的台灣人志士,本來可以在理想之夢碎散之餘,祗顧自已的世界,置產花園洋房,鳥語花香沉醉于青翠草茵上舞蹈的意象。但九死一生活過來的人究竟內心對於故鄉的熱望不甘被宣告死亡,即使昔日的火種瀕滅,卻仍在淹蓋過來的浪濤中掙扎,即使臨最後的一口氣,也不會停止台灣人自救的呼喊。

我在此不顧被指控攪局煽惑或製造麻煩,在穿越走過政治欺騙幽谷之餘,愈覺有責任透視揭露本質真相,薄情寡義個人可以承受,但西元二千年以來的政局,就長觀點,需要歷史的客觀見証,(國民黨)和(後國民黨)台灣政界存在的嚴重弊病,不要以為不去看見這種真實,真實就會告不存在而自然消失。

推翻滿清外來統治的中華民國,自始從其上層最高領導敗壞自爛,西班牙佛朗哥獨裁結束後,取得政權的社民黨,因為權力與金錢內部迅速腐化。國民黨已註定滅亡,誠如芝山岩附近的一位老人所說的它氣數已盡。然而,當今台灣政治的普遍素質與品格,實令人對台灣民主前途堪以為憂。

迥避正視不愉快的真實無補於事,深信只有當人民有勇氣決心去面對問題時,我們才能有希望扭轉乾坤,全盤改變國家發展的方向。我謹以此與全民共勉“台灣人聯合起來,覺醒團結,為正義獨立,迎接勝利!

林水泉於南加州桔縣旅所 2003/10/30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