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兩位 “受委屈” 的 “臺灣罪人” ?

 

 蘇明陽 (2006-12-4)

 

近日兩位臺灣政治界及教育界最著名人物 – 李登輝前總統與李遠哲前院長,先後發出奇言怪語,再次顯露了自視太高,目空一切,不能自省的心態,故本文合起來討論。他們兩位真是“受委屈”了嗎?他們兩位是不是“臺灣罪人”呢?先談李前總統,再説李前院長。

臺灣時報之綜合報導(12-12-06),引如下:

“北高選舉落幕,民進黨在高雄市險勝,朝野政治
形勢又有新的整盤。前總統李登輝昨天在翠山莊接見台聯
中執委,據轉述,李登輝表示,許多本土社團人士和獨派   
大老都勸他要替陳總統說好話,但他是有信仰的人,他不
可能和陳總統的貪腐政權站在一起,‘我不要當臺灣罪人。’
‘他們要我幫阿扁説好話,我都不買帳!’
李登輝說,本土政權並非爛政權,必須要有清廉
道德和公義,他就是因爲不挺扁,民進黨就策動地下電臺
和媒體名嘴罵他,但這是是非的問題,‘難道我這樣的路
線不對嗎?’”

 


由上引文,可見李前總統明顯的又犯其十分強烈的“政教不分”的毛病。因爲“他是有(基督教)信仰的人”,所以他無法與“腐敗”的陳水扁總統站在一起!拙文“李登輝前總統政教觀的分析”(臺灣日報,12 – 8, 9, 10 – 2006)對其荒謬的政教觀已經著墨許多,在此不再贅述。只補充說,“新約”裡記載,耶穌自天上下凡,為的是要拯救世上的罪人,最後他捨身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贖人類之罪惡。李前總統自稱是虔誠基督徒,不知他從耶穌的身教,學到什麽訓誡呢?

近日北高市長選舉,作爲臺聯精神領袖的李先生,堅持臺聯臺北市周玉蔲及高雄市羅志明參選。選舉開票結果,前者只得3,159票,後者得6,599票,都不到各市選民之百分之一。而高雄市民進黨陳菊只以1,220票,險勝國民黨黃俊英。假若臺聯放棄羅志明完全沒有希望之參選,就不會有如此險勝之情況。李前總統明知陳、黃兩人五五波之勢,而故意要羅志明“打死都不退”,意要使民進黨的候選人落選。這種存心頑劣的政治作爲,高雄市本土派人士及選民,會認爲李前總統,還是陳總統纔是“臺灣的罪人”呢?

 

        李前總統再三強調“陳總統的貪腐政權”。  回憶在六年之前,李前總統連當了十二年之國民黨主席,造就臺灣黑金政治,並且利用近千億台幣非法取得的龐大黨產,施行多次買票選舉,以鞏固國民黨長期的專制政權。上個月(十一月), 在李前總統親自簽名的一張周玉蔲競選文宣中,竟顛倒是非,說民進黨貪腐比國民黨政權,有過之而無不及!在民衆強烈的反彈下,李前總統推説是因眼疾,誤簽所致!臺聯以外的人士,哪個相信?

臺灣時報(12-11-06) 報導,題為“李遠哲面子,六諾貝爾獎得主來臺 – 傳中研院砸錢祝壽。李遠哲:我受的委屈還不夠嗎?”現引文如下:

“連前中研院長李遠哲在内,這次總共有六位諾貝爾獎
得主參加研討會,堪稱科學界難得一見的場面,如果光就他們
拿到的諾貝爾獎金算,他們的身價總值就超過一億五千萬,當
中化學獎得主賀西巴赫就坦白地說,花錢還未必能請到他們,
會到臺灣,完全是衝著李遠哲的面子而來。

介紹諾貝爾獎得主出場,李遠哲還不忘幽默一下,六位
世界級的諾貝爾獎得主齊聚一堂,這樣的陣仗不只臺灣首見,
就連在國外都很難得。專程來替李遠哲慶生,第三次來到臺灣
的諾貝爾化學獎得主賀西巴赫,還是李遠哲的老師,他說每一
次來臺,都是衝著李遠哲的面子。”

 

中研院砸下新臺幣550萬,讓與會者住在五星級老爺酒店,光是在酒店之開銷就花了500多萬。中研院之大手筆為李遠哲祝70大壽的舉動,引來諸多爭議。臺灣研究機構經費向來困難,中研院應該珍惜臺灣人民的血汗錢才對;何能只爲了祝李前院長70大壽,就如此浪費呢?李前院長不知謙卑,竟回應說“難道我受的委屈不夠多嗎?”他真是個被臺灣民衆公婆責駡不休、不敢反嘴的小媳婦嗎?

李先生說六位諾貝爾獎得主齊聚一堂,在國外也少見。試問若不花費五百萬元,有幾位會到臺灣來呢?李先生的老師,美國來的賀西巴赫先生更言,花錢還未必能請到他們,這完全是為李先生的面子而來的。若是,除了李先生外,臺灣學術界就不值得賀先生一顧?太欺負人了!這種高傲自大的人,真能給臺灣學子有益明訓嗎?是否有其師,必有其徒?臺灣日報(12-13-06)報導,賀先生建議臺灣學生想從事科學,一定要有好奇心,此為科學家的老生常談,何奇之有?

近半年來,李先生之作爲的確受到諸多爭議。首先是在七月初,中研院組織章程之修改,竟然為李院長量身訂作“優遇條款”。雖是經由屬下十位所長提案並表決通過,李遠哲先生竟不顧建立民主法規之基本精神,應該迴避“自肥自利”的疑雲,但他就簽字通過了。難怪臺灣諸多報章責難。這些合理的評論“委屈”了李院長嗎?

上個月初(11月9日),李前院長在巴黎開會,過後兩天就要返台,卻情不自禁的發表一封長約1300餘言的公開聲明,提議陳水扁總統應考慮去留問題。返台後又迴避記者之追問,結果十之八九的臺灣報章上反應,認爲他犯“未審先判”之錯,是不合情理的。這些合理評議又“委屈”了李前院長嗎?請參考拙文“李遠哲前院長公開信的分析”(臺灣日報,11 – 23, 24, 25 – 06 )

李遠哲先生所作所爲之上述三例,很明顯都是他對不起臺灣人民,多多少少傷害了臺灣,應該受民衆的責備。但他尚有臉說“他所受委屈還不夠多嗎?”此句話,意謂錯在他人,而不是他自己,他有自省的能耐嗎?幾個月前,為陳總統女婿趙建銘弊案,李前院長公開信中對陳總統有“止謗莫如自修”之勸言,對自己的胡作非爲,又該如何呢?

綜觀李登輝前總統及李遠哲前院長近來許多怪事,令人感慨萬分。他們本都是絕頂聰明的政治家或科學家,爲什麽突然會變得如此糊塗呢?客氣一點的說,他們是“老糊塗”了!一位70嵗,一位83嵗,相距13嵗,但其糊塗之程度,則不相上下。
換言之,掌握政教大權過久,受左右、下屬、學生等不斷的阿諛、奉承、讚美,連最聰明、相當誠實的人,年老終就也易變爲狂妄自大、不可一世,似是一個歷史上不易的真理!

 

(作者:蘇明陽   退休美國海軍研究所海洋科學家,曾任臺灣客座教授)
email: mingsu3@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