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馬、楊對「大航海時代史」的誤解


 

蘇明陽(2007-7-2)

 

頃閱臺灣史專家李筱峰教授之「打開馬英九的包裝紙」頭兩篇(一)及(二)(臺灣日報6-23及7-1),他對馬英九新書《原鄉精神》的明晰分析及評語,實在令人痛快!希望李教授繼續以他2006年著《與馬英九論臺灣史》之熱誠及細筆,多寫幾篇「打開….包裝紙」之評論,再次教教馬英九及楊渡這兩個狂徒!

馬、楊兩人不但對臺灣史缺乏正確認知,而且對歐洲航海科技史也是不通,而敢發狂言妄語,這是本短文所要指正,或可助李教授一臂之力。

下引楊渡之導論「新臺灣人,向前行」,第三章「大航海時代」中之兩小段如下:
“關於全球化,理論上有三波。第一波叫做大航海時代,就是靠著航海技術的進步,發現新大陸,發現地球是圓的,從而發展出全球性貿易。”
“西班牙的麥哲倫已經悄悄航行全世界,在尋找環繞全球的航綫。麥哲倫的生命終點就在菲律賓,他死亡在當地的土著内鬥裡。剩下的人分爲東西二路,尋找回到西班牙的航線。最後終於有一艘船回到西班牙,證明了地球是圓的。”

這兩段引文大意表示,因爲十五、六世紀時歐洲(尤其是西班牙及葡萄牙兩國)航海技術之進步及越洋環球大航海壯舉,所以「發現地球是圓的」或「證明了地球是圓的。」這個史論真正是本末倒置,倒因爲果。玆簡釋如下:

(一)「地圓」的概念及證明
歐洲人(有關中國人部份後談)對「地球是圓的,像個大圓球」的觀念與認知,起源於公元前三、四世紀。希臘的數學、地理學及天文學名家伊拉托色尼斯(Erathosthenes, 276-194 BC)是公認第一位計算出地球圓周長的學者。他並創設地球經緯度系統。他的地球圓周之計算合乎幾何原理,其所得值與現代地球精確值相差不到10%。在兩千多年前,此是驚人的成就!

大約兩世紀之後,另一位住在亞力山大城的希臘學者(也是數學、地理、天文學家)托勒密(Ptolemy, 90-168AD)一生收集並編輯近八千多個地名的經緯度,此資料涵括當時所知三大洲(歐、亞、非洲),二大洋(大西洋及印度洋)。利用這些資料,在1410-1460年間,歐洲人繪製最早的世界全圖,即所謂「托勒密世界全圖」。

但是此世界全圖有兩個最根本性的錯誤:其一,歐洲西臨之大海洋,被認爲直連亞洲之東岸。其二,印度洋之東岸,被認爲連接亞洲之南部,而形成一個封閉的大海洋。這兩個錯誤在其後「大航海時代」方得糾正。

(二)歐洲「大航海時代」的貢獻
公元1492年,哥倫布率領西班牙皇帝及皇后所供給的三艘船,向西航行,期望抵達亞洲東岸的中國及印度,但卻在航行中,無意抵達前所未知的新大陸「美洲」,一直到哥氏死前,他都自認已抵達印度之某岸,故稱呼其所見之土著為「印第安人」。

其後,葡萄牙人麥哲倫也利用西班牙國王所贊助之五艘船,向西航行,期望環球一周。此航行證明了由美洲南端可進入太平洋,而印度洋也不是封閉不通的。

在此要特別強調的是,哥倫布及麥哲倫兩位在航行之前(及同時代的知識分子及航海家)都已確信「地圓」之說,方能提出他們航行路線之合理性。所以他們的大航行成就,可以如楊渡所言:「發現(或證明)地球是圓的」說詞嗎?不能!就立體幾何三個最基本之形體:圓球、圓柱及圓錐而言,在其表面上都可以作麥哲倫「環球之旅」,所以楊渡所言大航海時代「發現地球是圓的」,在時間上遲了1700年,而大航行「證明地球是圓的」,則在幾何學上,犯了錯誤之推斷。以上所述不是什麽大學問,而是現代知識份子應有之常識吧了!

(三)中國「天圓地方」及「渾天說」
既然談到歐洲古代「地圓」之觀念形成問題,在此也順便簡述中國古代相應的觀念,以作比較。
幾個周朝之經典裡,已有「天圓地方」之說,一般人觀看天空像個巨大的圓蓋,在夜裡,更見千萬個星斗佈滿天空,故誤認天是圓的,這是容易了解的事,但大地爲什麽是「方」的呢?向來議論紛紛。多數人把此「方」與「東、西、南、北之四方」相聯想,故難以了解大地之有四邊或四角在何處?只有少數人釋此「方」為「平坦之形」。日常用語「地方」很少人探索其辭源,而誤用為「地點」之意。

依本人之淺識,「天圓地方」之方,意為平坦。按「方」字最早出現於殷商時期(約3400年前)之甲骨文。初意指「外族」或「外族之居所」。甲骨文裡出現百來個「X方」之詞,都是指商王所居地外圍的許多「異族、外族」或其居所。在商周之際,此原意被引申為地面上之「方位」,如東、西方、四方等。其後,更引申為「方圓對照」的方形。更後有「方向」、「方法」、「平方」、「藥方」等等,不一而足的用法,甚至轉意為時間上的「方才」等等。在漢字裡,「方」字佔有人、地、時三類之用法,是相當稀有的。

東漢時,張衡在其《渾天儀圖注》裡有言:「天如雞子(蛋),地如雞(蛋)中黃,孤居於天内,天大而地小」,依此,張衡認爲地球是圓形狀的。但是張氏以及此後古中國所有之學者都沒有像希臘學者一般,由此「地圓」之說,進而發展出其他合理的推斷或應用於廣大地域(如全中國)地圖之繪製。這是中西科學思想發展史上,大異其趣之一顯例。

總結本文,對於現代知識分子應有之地球及大航海時代之史觀,哈佛大學法學博士馬英九及其文膽楊渡,竟然如此無知,而發狂言,實在可悲!馬英九當國民黨主席時,特別選楊渡為其文傳會主委,現並請楊渡捉刀,寫就40頁長「新臺灣人,向前行」導論,而列於馬英九於2002至2005年間所發表十六篇舊作之前,可見此導論中之「七波移民論」是馬英九自己的新臺灣史觀。此新史觀在報章雜誌上已有許多嚴厲的評論其誤謬。如此無知、狂妄之徒,竟想競選2008年下屆臺灣總統,真可謂「馬不知臉長」!

 

(作者:蘇明陽,退休海洋學家)